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十回 守官村披荆斩棘 进永安建制封王

  历史车轮前进,

  世界弃旧迎新。

  螳臂挡车枉费心,

  空留千古遗恨!

  洪秀全率领五军主将和大小头领,亲自迎接洪大全,使洪大全深受感动。洪大全提出,他的人马可受洪秀全的指挥,但不能加入拜上帝会。待将来推倒满清政府,论功行赏,平分江山。洪秀全本不愿意这么做,但为了顾全大局,口头上也答应了,并封洪大全为天德军师,地位仅次于自己,和他共掌军政大权。于是,兵合一处,将归一家。而后,设宴隆重祝贺。

  宴罢,洪秀全发布了撤离金田、向永安州进军的命令,并授权杨秀清分兵派将。杨秀清命石达开和洪大全各率自己的人马,绕走三里圩,攻打永安州。二人听了,领命而去。杨秀清又派萧朝贵、冯云山各率本部人马为先锋;洪仁发、洪仁达随军听令;林凤祥、李开芳为后合,总督粮草,从正面攻打永安州。余者皆随中军递次出发。

  且说萧朝贵和冯云山,他俩率本部人马五千多人,从金田出发,经风门坳、新虚、平南,正向官村进军,忽接到探马禀报:“向荣、乌兰泰的清军,已经抢占了官村,堵截我军。”萧朝贵听了一怔,对冯云山说:“向荣这条老狐狸为什么来得这样快呀?”冯云山说:“向荣领兵多年,颇有用兵经验,败而不衰,乃天国之死敌,你我切莫大意!”萧朝贵说:“你不是常说‘兵贵神速’吗?我看,何不乘我军锐气正盛的时候,一鼓作气把官村拿下来?”冯云山点了点头,萧朝贵当即传令,把人马排开,冯云山在左,洪仁发、洪仁达在右,分三路直扑官村。

  再表清军。前文书说过,向荣兵败骆驼山,几乎全军覆没,一口气逃回了永安州。次日乌兰泰也败回城内。二人见面,万分羞愧,各自查点了一下军兵,加在一起也不足三千人了。向荣急忙派人去桂林求救。乌兰泰也派人到广州求援。一个月后,援兵开到了。其中有广西绿营兵三千,桂林旗兵一千五,广州旗兵两千名。向荣算计了一下,还感兵力不足,又招募乡勇四千名,归乌兰泰统帅。乌兰泰有了兵力,腰杆儿硬了起来,对向荣说:“我乌兰泰一直想打胜仗,没料到竟败在无名小辈之手!我愿引兵再战。”向荣听了,很有同感;“将军之言是也。你我二人虽然败在发逆之手,也不能坐守城池,任贼滋蔓。倘若朝廷怪罪下来,落个纵匪作乱的罪名,如何担当得起?依我之见,你我合兵一处,再攻金田,把逆匪一举殓灭在巢里,再奏朝廷请功受赏,何乐而不为之?”乌兰泰听了,眉开眼笑。经过商量,决定留下总兵李大成,率兵两千镇守永安城,第二天,向荣和乌兰泰统率清军一万余人,出了永安城,浩浩荡荡赶奔金田。

  他二人催动人马,匆忙而行。这一日来到官村附近,接着探马禀报:洪秀全派萧朝贵、冯云山为前部先锋,奔永安城杀来。向荣勒住战马,展开地图,查看了一遍。他发现前面的官村是通往永安的咽喉要地,只要把这儿卡住,就可确保永安。为争取时间,他传令连夜赶路,于次旧中午,就抢先把官村占领了。

  向荣和乌兰泰在官村扎下了连环大营,营前挖下了三道防护沟,宽深各三丈,把大同江的江水引入沟内,还在沟外设下重重鹿角。又在官村的外围修了一道十几里长的石墙,每隔五丈留一个炮眼。向荣又拿出他的绝招,选拔了一千名清兵,组成一支督战队,由伊克但布统领。乌兰泰的劲头儿也很足,自请担任先锋官,负责指挥前军。

  清军刚把阵地修好,萧朝贵和冯云山就领兵到来了,当天中午就发起了首次进攻。太平军分三路杀奔官村。清军凭着有利的地形,以逸待劳。经过一场炮战,太平军失利退回。萧朝贵大怒,要亲自出战,被冯云山拦住。冯云山说:“我军无险可守,一发起进攻,都暴露在地面上,对作战极为不利;可是那些清妖,不但占了有利地形,又修了长墙、设了鹿角,还有大炮配合,易守易攻。我军如果莽撞行事,岂不白白送了弟兄们的性命!”萧朝贵说:“难道这个仗就不打了吗?”“怎么不打?”冯云山指着斜对面,对朝贵说:“你没看见那儿有座山吗?”萧朝贵顺着冯云山手指的方向一看,但见在官村的东北方向有一座不太高的小山,活像一个木桩竖在那里,四外都是悬崖峭壁,无路可攀。冯云山说:“这座山名石柱峰,离官村不足一里,正在大炮射程之内。我意派出一支精兵,占据石柱峰,把大炮架在峰顶,我们即可居高临下猛轰官村。等砸开一个缺口,冲杀进去,管叫清妖倒霉。”萧朝贵咧开大嘴笑了:“对、对、对,用大炮掩护冲锋。没错,没错。”说到这儿,他突然止住了笑声,双眉拧在一起,若有所思。冯云山猜透了他在想什么,忙问道:“你担心攀不上去吗?”萧朝贵说:“是啊!清妖也不都是白吃饭的。难道他们就看不出石柱峰的地势险要吗?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占据呢?依我看,就是因为这座山无路可攀哪!清妖都爬不上去,难道我们就能爬上去吗?”冯云山笑着说:“他们办不到的事情,我们都能办到!太平军比他们高就高在这里。”“请问高见?”萧朝贵疑惑地问。冯云山说:“咱们到山下看看再说吧!”

  冯云山和萧朝贵,当即催马奔石柱峰,一会儿就来到山下。他们绕着石柱峰转了几圈儿,翻身下马,走到一块山石前坐下。萧朝贵摇摇头说:“这个山头虽不算高,也有十六八丈。四壁像刀削的一样,又光又滑,我们怎能飞上去?”冯云山说:“人多出韩信嘛!难道我们弟兄当中,就没有能攀山的,何不回去问问!”萧朝贵点头称是,二人立即上马,回到营帐,下令把大小头领找来。冯云山当众说明自己的想法,然后问大家说:“请弟兄们想想,谁会攀山?”他的话音还没落地,就听有人喊道:“这有何难,我就能上去!”这声音又粗又洪亮。萧朝贵一看,说话的正是洪秀全的大哥洪仁发。

  萧朝贵与洪仁发早就相识,知道他会几趟粗拳笨脚,也有股猛劲儿,可不知道他还有攀登悬崖的本领。所以,吃惊地问道:“大哥,你能上去?”洪仁发笑了笑说:“我可不是吹牛,别说十几丈的小山头,再高它个百八十丈的,也难不住我!”洪仁达接着说:“我哥哥向来不说大话。他说能上去,就能上去。我们哥俩自幼生在山村,常以攀山为戏。别说是他,我也能上去!”冯云山又问洪仁发:“你有办法把大炮也吊上去吗?”洪仁发笑着说:“你就放心吧,我全包了。”冯云山和萧朝贵听了,特别高兴。萧朝贵立即下令,埋锅造饭。又派出骑巡,监视官兵的行动。并命令洪仁发和洪仁达,挑选身强力大,能攀山的弟兄一百多名,备好一切攀山用具,再带上四尊大炮,晚饭后开始行动。洪仁发和洪仁达听了,高高兴兴地准备去了。

  吃完晚饭,萧朝贵来到洪仁发的营帐,问他哥俩准备得怎样。洪仁发说:“早准备好了,你就下令吧!”

  萧朝贵一看洪氏兄弟:都是短衣短裤,腰中都扎了一巴掌宽的水牛皮带,转圈儿有三个铁环子;又准备了五六条有鸡蛋粗细、长约数十丈的大棕绳子,还有五爪登山鞋、抓石钩、利斧、手镐等物,都摆在了地上。四尊大炮排在帐前,挑选的一百名弟兄也都到齐了。萧朝贵特别满意,立即下令:“马上出发!”

  当晚,冯云山在大营坐镇,萧朝贵亲自率领洪氏兄弟等一百多人来到石柱峰下。洪仁发问萧朝贵:“主将兄弟,何时上去呀?”“准备好了就上。”只见洪氏兄弟,蹬上五爪登山鞋,手腕上套上抓石钩,身后背上利斧和手镐,腰部都带着一盘绳子。他们收拾利落紧衬,来到萧朝贵的面前。洪仁发说:“我们哥俩这就上去!”萧朝贵很细心地检查了他们的腰带和绳子,说道:“千万要多加小心”“你就放心吧!”洪氏弟兄说罢,在地上抓把沙上,把手汗擦净,来到石柱峰下,把东西两面都看了一下,最后从东面往上攀登。

  书中代言:都说石柱峰“刀削如镜”,这不过是形容它陡峭罢了。细看看,在石壁上仍有许多凹凸不平之处,在石缝中还长了不少小树。尤其它的东西两面,突起部分较多,石缝中的树木粗壮,很适合攀登。只见洪仁发往上一蹿,用手中的抓钩,搭住一处凸起的石头,双手往上一拽,两脚一蹬,就登上去一磴。他遇石抓石,遇树抓树,就这样,一橙一瞪地登上去了。洪仁达也用这种办法,攀上去。萧朝贵等人站在下面仰头看着,不住地暗暗喝彩。

  洪氏弟兄在石柱峰顶稍微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把绳子解开,把两条绳子的一端,拴在两棵又粗又壮的槐树上,把两条绳子的另一端扔到山下。萧朝贵命人把大棕绳子接到扔下来的绳头上。洪氏弟兄就像提水那样,把大棕绳子一条一条提到峰顶。最后,把五六条大棕绳子都牢固地拴在槐树上,把另一头都顺着石壁垂下来,供下面的人登攀。

  萧朝贵命令地上的弟兄,留二十人拆卸大炮,准备往山上吊,其余都上峰顶。他头一个攀绳而上,其他人也依此法登山,很顺利地来到山上。萧朝贵俯瞰山下,清军连营尽收眼底,心中暗自高兴:天父保佑,赐此宝山,清军失败的命运已注定了。想到此处,他马上传令往山上运炮。山下的弟兄们把大炮的零件拴到绳端,由山上的弟兄往上拽。就这样,把大炮零件全拽上来了,由山上的弟兄安装。山顶地势不宽,只能安放三尊大炮。直到三更过后,才把一切部署完毕。

  萧朝贵派洪氏弟兄带领这一百人守石柱峰,他当即赶回大营,对冯云山说明了一切。云山听罢大喜。两个人又把如何攻打官村商谈了一阵,这才休息。

  次日拂晓,萧朝贵披挂整齐,提枪上马,率领三千弟兄向清军猛攻。洪氏弟兄开炮配合,只听“咚!咚!咚!咚——”炮弹落处,木石横飞,硝烟四起,轰开了鹿角,炸塌了石墙,把清军炸得血肉横飞,伤亡惨重。萧朝贵一马当先,杀到头道壕沟岸边,传令搭浮桥越沟。太平军士气大振,从沟沿溜下去,泅水到对面,又搭起人梯子,攀上对岸,用绳索搭起浮桥数座,萧朝贵领兵通过。就这样,把清军的第一道防线攻破了。

  向荣闻听太平军攻破头道防线,吓得魂不附体,急忙出帐观看。恰好,一发发炮弹在他头上横飞过去,好像从天而降。向荣趴到地上,仔细观看:原来是石柱峰上打下来的。把他气得眼珠子险些冒了出来。他后悔自己忽视了石柱峰,佩服太平军有大智大勇的人,立即传令炮手,集中炮火,对准石柱峰猛轰。同时知会乌兰泰,命他一定要把第二道防线守住。

  乌兰泰知道:倘被敌人攻破第二道防线,自己的脑袋就保不住了。他也豁出来了,提刀上马,冒着炮火,亲自到第二道沟边指挥。只见这里火光闪闪,炮声隆隆,喊声阵阵,杀气腾腾。太平军已经冲过二道防护沟,正要架设浮桥。此时,清军立即赶到,经过拼命厮杀,好不容易才把太平军赶到沟内。刹那间,太平军又攻了上来,杀退了官兵,再一次架上浮桥。乌兰泰一看大怒,亲自催马杀来,一顿大刀,把太平军赶散。同时命令清军,再把浮桥毁掉。

  对面的萧朝贵看了大怒,从马上跳下来,一手提刀,一手提盾牌,将身一纵,跳到沟中,冒着矢石向对岸泅渡。接着,有几百人跳进沟内,把朝贵送到对岸。两名清军端着枪刺来,朝贵用盾牌挡住,大吼一声,把一名清兵砍倒。另一名转身要跑,被太平军一箭射死。萧朝贵杀性大起,好似虎人羊群,冲进官军大队,手起刀落,死尸翻滚。战了片刻,清兵狼狈败逃。太平军一鼓作气,占领了第二道防护沟。

  乌兰泰一看不好,飞马奔萧朝贵杀来。他欺负萧朝贵无马无甲,抡刀就吹。萧朝贵忙用盾牌抵挡,“当啷”一声,乌兰泰的大刀正好砍在盾牌上。这面盾牌是用竹子编的,正面包着铁皮,涂着油漆,本来很坚固。可是,乌兰泰刀沉力猛,一刀就把盾牌砍成了两半。幸亏萧朝贵眼疾手快,将身一闪,才没有被砍中。乌兰泰接着又砍来一刀,萧朝贵扔了盾牌,将身一闪,又把这一刀躲过。朝贵转身回来,双手紧握刀把,使了个“秋风扫落叶”,奔着乌兰泰的马腿扫去,只听“喀嚓”一声,把马的前腿砍断。这匹马“咴儿”一声惨叫,扑倒在地,乌兰泰也跟着大头朝下栽了下来。萧朝贵疾步蹿到乌兰泰跟前,抡刀就砍。乌兰泰双手抱头,使了个“大蟒翻身”,把刀躲过。他也是急了,伸出双手就来夺刀,一下子把刀攥住了。萧朝贵握的是刀把,乌兰泰握的是刀刃。“你给我!”萧朝贵用力袖刀:“你给我!”乌兰泰拼命夺刀。这下,乌兰泰可倒霉了,十个手指头被削去四个,鲜血直流。乌兰泰痛入骨髓,眼前发黑,摔倒在地,“嗷嗷”直叫。萧朝贵把刀抽回,再抡刀奔乌兰泰砍去,只听“当啷”一声,有人把自己的刀架住了。他抬头一看:来人原来是伊克坦布。

  伊克坦布把萧朝贵抵住,乌兰泰的亲兵乘机往上一闯,把他救走了。

  萧朝贵没有想到,刚到嘴的肥肉竟又溜掉了。他又急又恼,把一肚子气都泄到伊克坦布身上了,挥刀就奔伊克坦布扑去。

  这时,太平军已经冲过第三道防护沟,搭起数座浮桥,早有人把萧朝贵的战马送到,就在萧朝贵上马的时候,伊克坦布逃之夭夭了。萧朝贵乘势猛攻,清军节节败退,太平军一下子冲到向荣的中军大营。向荣狗急跳墙,提剑亲自参战,命督战队阻截逃兵。

  这时,萧朝贵赶到了,他像一头雄狮,催马闯进官兵队内,勇不可当。弟兄们见了,也跟着他冲了进来,把向荣的督战队杀得东倒西歪,哭爹叫娘。这阵儿,冯云山率领援军赶到,太平军的军威更壮了。官军阻挡不住,好像开了闸的洪水,全线溃退。向荣慌了手脚,骑在马上,挥着宝剑大喊大叫,妄图挽回败局。可巧,一颗炮弹在他的身后爆炸了,弹片穿伤了他的右臂,“锵锒鎯”一声,宝剑落地。他顾不得疼痛,赶紧拨转马头,踏着自己军兵的死尸,狼狈地逃了狗命。

  太平军这一仗打得非常漂亮,消灭清军四千余人,缴获的战利品堆积如山。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占领了官村,打通了去永安的大道。萧朝贵一面命人去中军报捷,一面养精蓄锐,在此待命。

  且说向荣与乌兰泰,他俩好似丧家之犬,逃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才收住脚步。两个人骑在马上,你看看我,包扎着左手;我看看你,裹着右臂。二人相对无言,又羞又愧,真是一对难兄难弟呀!两个人相视半天,然后翻身下马。向荣叹息道:“唉!向某领兵数十年,转战南北,身经数百战,从未见过如此凶悍的顽匪!今一败再败,怎对得起皇上?”说罢,顿足大哭,乌兰泰也不说话,只是咬牙瞪目,不住叹息。

  伊克但布盔歪甲斜,踉踉跄跄走过来,哭丧着脸对向荣说:“经东乡、骆驼山和官村三次交锋看出,发逆势大,非一两省的兵力能够平灭,应赶快申奏朝廷,发来重兵,才能挽回败局啊!”幕僚们也来规劝:“望二位大人保重虎体,杀敌立功的日子还在后头呢!”向荣收住眼泪,不住地点头。忽然,他想起一件大事,忙对乌兰泰说:“永安城内兵微将寡,实力空虚。倘若发逆乘虚而入,我们就没有安身之地了!”乌兰泰说:“大帅也太多虑了。发逆远在官村,怎能从我们头上飞过?”向荣说:“这些妖人诡计多端,还是谨慎一些为好。我等不能在此再停留了。来呀,快些退回永安!”清军怕太平军追来再挨打,几天征战,又困又乏,巴不得回去休息。听说退回永安,立刻精神起来,人人加快了脚步,于次日平明,就来到永安城下。

  这时,一片薄雾笼罩着城头。开路的官兵往城头上一看,那儿空无一人,只有一些炮口,影影绰绰对着城外,一面清军大旗孤独地竖在城头,任意随风飘摆。城外的清军还以为守城的清兵睡着了呢,便冲着城头大声喊叫:“他妈的,把你们留下享清福了,老子们就命里注定出去挨打?开门,快开门!向帅和乌将军回来了!”此时,就听见城头上有人高声答道:“永安已被太平军攻占多时了!”向荣虽距城下较远,但对这句话却听得真真切切,把他吓得差点儿从马上掉下来。这时,城内一通战鼓响过,城头上竖起刀枪,挑起太平天国大旗。紧接着,城门大开,飞出一匹战马,上坐一将,但见此人:银甲素袍,红马大刀!谁呀?虎将石达开。

  前文书交代过:石达开、洪大全奉中军主将杨秀清的命令,绕路赶奔永安州。他们飞越双髻山、横跨大惶江,神不知、鬼不晓,突然出现在永安城下。石达开让洪大全引兵屯于山上,向城里发炮,以作声援。他又从本队人马中挑选马队一千五百人,在马尾上皆捆树枝一束,趁黑夜绕城呐喊,在城外四周布下军兵,每人提鞭炮一挂,同时点燃,边放边喊:“杀呀!杀呀!杀入永安,投降免死!”这样一来,又是马队,又是步兵,枪声阵阵,烟尘滚滚,城里的官兵本来就被太平军吓破了胆,再听到这种声音,更吓得屁滚尿流,躲的躲,藏的藏,毫无反抗能力了。

  石达开用这种办法,把永安城内的官兵慑服以后,便率兵架起云梯,登上东城,把城门打开,太平军就像潮水一般涌进城来。次日破晓,洪大全也引兵进城,暗中佩服石达开智勇双全。城里的官兵有一半投降,一半逃走。总兵李大鹏死于乱军之中。这是太平军建国以来,在公元一八五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攻克的头一座城市。

  太平军进城以后,石达开把行辕设在原提督衙门。同时,出榜安民,并宣布天款十条,严厉约束太平军。因此,秋毫无犯,阖城百姓无不欢欣鼓舞,城内秩序井然,安定如常。石达开与洪大全分兵把守永安,并派出探马了解官村战况。得知向荣和乌兰泰大败之后,石达开料到他们必将逃回永安,便将计就计,又做了一番部署。不出所料,向荣和乌兰泰果然在今日平明回来了。

  话休絮烦。鼓声一响,石达开引兵杀出城来。向荣和乌兰泰早已变成惊弓之鸟,怎敢与石达开对敌?他们转身就跑,结果被太平军冲散。向荣败走平南,害了一场惊吓病,足有一个月没起床。乌兰泰逃进城东龙寮岭,躲进深山,不敢露面,暗中差人禀报两广总督徐广缙,请求发兵增援。

  在公元一八五一年十月一日,洪秀全和杨秀清率太平军,在万众欢呼声中开进永安。

  洪秀全和杨秀清率太平军向永安进军途中,行至大湟江,活动在大湟江一带的三合会首领罗大纲,经苏三娘的劝说,也主动提出接受洪秀全的领导,与拜上帝会合作,并把两千人马交出来,编入太平军。秀全大喜,命罗大纲和苏三娘建立水军。

  在太平军开进永安之时,清兵早已逃散。向荣和乌兰泰的援兵又尚未到来,永安城暂时成了太平世界。洪秀全与众人商议,决定整军经武,建制封王。众人一致同意。

  在十二月十七日,洪秀全颁发了《天命诏旨书》,自立为天王。又分封:杨秀清为左辅正军师东王;萧朝贵为右弼正军师西王;冯云山为前导副军师南王;韦昌辉为后护又副军师北王;石达开为翼王。《天命诏旨书》说:

  ……太平军中至贫者莫如东王,至苦者也莫如东王。自幼生长深山之中,五岁失怙,九岁失恃,零丁孤苦,因厄艰难。天父上主皇上帝将大任于东王,使之佐辅真主。此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乃天之穷厄东王,也玉成东王也……

  《天命诏旨书》又说:

  ……东王代天父言,掌五军,所封各王俱受东王节制。……

  从此,杨秀清正式奉命,掌握了太平天国的军政大权。

  洪秀全还加封秦日纲为天官丞相,胡以晃为地官丞相,李开芳为殿前左一指挥,林凤祥为殿前右二指挥;黄文金为将军;石祥祯、石凤奎、洪仁发、洪仁达、杨辅清、杨佑清等为国宗;又加封洪宣娇为女军师,统领女营,地位与丞相同。并指派洪宣娇与西王萧朝贵成亲,为西王妃。其余有功将士,皆晋升官职。

  在永安期间,东王诏令:天王以下设十二级官制。也就是:军师、丞相、检点、指挥、将军、总制、监军、军帅、师帅、旅帅、卒长和两司马。丞相分春、夏、秋、冬、正正、副副。总之,这些宫名既新颖,又繁琐,古不古,洋不洋,使人很难记住。

  洪大全是天地会的领袖,也出过不少力。洪秀全加封他为天德王,与洪秀全同掌军政。

  南王冯云山名为前导副军师,其实,他很少掌管军事。他请翼王石达开代他指挥前导,抽出时间整理、制订太平天国的各种典章制度。洪秀全颁发的《天命诏旨书》上规定的各种制度,如“凡一切杀妖取城所得金宝、绸帛、宝物等物项,不得私藏,尽缴为天朝圣库,逆者议罪……”;告诫全军弟兄遵守“十项天条”,服从“天命”,不准接受满妖的诱惑,“立志顶天,真忠报国到底”;打仗“升天”的是太平天国的功臣,违犯天条的斩首示众;废除满清沿用的封建历法——阴历,采用阳历历法编制了天历等等,都是冯云山根据太平军的实际情况和将来的需要制订的。

  在永安期间,当地百姓对太平天国的看法不尽相同。多数劳苦大众分了田地,减了租子,摆脱了苛捐杂税,减轻了负担,对太平天国感到由衷热爱;还有些人虽然看到太平天国比满清朝廷强,但由于信奉拜上帝会,就诬为“洋教”“邪教”,加以反对。还有极少数人认为太平天国是“乌合之众”,不会长久,因此敬而远之,盼望回到“正统的天子脚下”。太平天国的众位领袖们,像爱护眼珠一样,来爱护已取得的革命成果,想方设法扩充太平军。在永安期间,太平军已增加到五万多人。还利用这个战斗间隙,在环山靠水、易守难攻的永安城周围,修筑了防御工事,加紧训练太平军,太平军的实力更加雄厚了。他们加紧了防御,派出探马刺探敌情,时刻准备迎敌。

  且说两广总督徐广缙和广西巡抚周天爵。他们原以为太平天国与其他“乱匪”一样,官兵一到,就会土崩瓦解。谁知,他们接二连三得到的都是官军惨败的消息。更没想到,名震四海的铁公鸡向荣和骁勇善战的“巴吐鲁”乌兰泰,竟一败再败,伤兵损将达万余人,最后成了光杆儿将军。又听说洪秀全攻占了永安,大封诸王。他们预感到,大清的江山不稳了。

  徐广缙和周天爵都是胆小怕事、欺上瞒下的昏官,自己治内出了什么坏事,怕担罪名,都不敢据实上奏,而是一级瞒一级,竭尽互相欺骗之能事。可是现在,形势闹得这么严重,如再不上奏,叫皇上知道,不仅会丢官,而且连脑袋也难以保住。两广总督徐广缙只好给新登基的咸丰皇帝写了奏章,用六百里加急送到北京。这才又引出一场更激烈的大战。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