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十三回 闹象州捣甘王庙 战恶奴会杨秀清

  人间天上无神,

  何必以假当真?

  痴对偶像献诚心,

  才子变成愚人!

  削偶砸庙挺身,

  一举震醒万民。

  反对神权第一人,

  大义凛然可钦!

  洪秀全、冯云山、钱江、萧朝贵等人,共聚祠堂,商讨传教大事。钱江提出应去广西,还说那里有他几位朋友,可请他们协助。秀全听了大喜,忙问:“是谁?”钱江道:“在广西贵县有一人姓石名达开,家资巨富,文武双全,素有大志。在当地,光石姓家族就有一千余人。石达开虽然青春年少,却非常受人尊重,在石姓家族之中很有号召力。我会如得此人,何愁大事不成?”钱江接着说:“还有一人姓胡名以晃,广西平南人,与我是生死之交。此人武艺出众,胆量过人,对满清恨之入骨。如得此人,真乃以一当十矣!”洪秀全等人听了,俱都鼓掌称善。钱江道:“决准备笔墨,容小弟修书。”秀全忙问道:“你我同去广西,何必写信?”钱江道:“福州是我的家乡,人地熟悉,便于发展会众,弟有意走上一遭。”萧朝贵摇摇头说:“你我大家刚刚聚在一起,早晚还要商讨大事,你怎能走呢?”钱江笑道:“兄言差矣!我们不能只在广西一地发展会众,多到几个地方有何不好?各省都有拜上帝会,将来才能‘遍地黄金甲,江山一把拿’呀!广西有各位兄弟主持足矣!”冯云山说:“钱贤弟说得有理,我看可行。”洪秀全也就同意了。钱江这才提笔在手,给石达开和胡以晃各修书一封,交给了洪秀全。第二天,钱江便与众人告别。秀全拉着他的手问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方能见面?”钱江道:“最迟一二年,自然会见面的,教主哥哥保重了。”钱江说罢,奔福州去了。

  且说洪秀全,他安排了一下家里的事情,留下仁发、仁达、宣娇看家,于一八四四年四月的一天,带着冯云山、萧朝贵前去广西。

  书要简短。他们以教书为名,一路上广泛接触穷苦百姓,利用一切机会传播拜上帝会的教义,不到半年时间,就吸收了会众六百余人。这一天,他们来到广西桂平县的金田村附近。他们发现,这里真是个理想的地方:群山突起,层峦迭嶂,形势险要,易于出没,既可以进攻,又可以退守。金田村北的紫荆山、平隘山乃是矿区,盛产白银,当时产量居全国首位,有矿工六千多人,还有两千多名烧炭工人。他们受着矿主和官府的剥削和压迫,过着非人的生活,胸中积怨很多,对现实强烈不满,对发展会众、壮大反清力量非常有利。

  洪秀全掌握了这些情况,非常高兴。他们首先结识了一位名叫芦六的老烧炭工人,把他发展成为拜上帝会的会众。他们三人就住在芦六的家里,洪秀全和冯云山经芦六引见,找了个地方教书。闲时参加矿工和烧炭工人劳动,接触学童家长,传播教义。芦六也到处替洪秀全说:“咱们矿上来了一位洪先生,学问很大,心地善良,通晓人间事理,能为百姓排忧解愁。谁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找洪先生一问就知道了。”消息传开,不少矿工来找洪秀全,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请他解答。洪秀全利用这个机会,向工人们宣讲拜上帝会的教义。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听讲的人越来越多,轰动了整个矿区。

  洪秀全见听讲的人多了,便设立了三个会场,由他和冯云山、萧朝贵分头宣讲。洪秀全主持的那个会场,听讲的人数以千计,鸦雀无声,听得都入了迷。洪秀全兴奋地说:“咱们都是天父上主皇上帝的子女,理应享受天父的慈爱,有饭大家吃,有衣大家穿,有福同享,有祸同遭,男女平等,谁也不准欺负谁。可是咱们人间出了个阎罗妖,领着一群妖魔鬼怪与天父做对,与俺们为敌,把大家弄得缺吃少穿,吃苦受罪,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矿工们听了,都点头称是,洪秀全接着说道:“我们应该崇拜上帝,不信邪神,把阎罗妖和那些魔鬼统统消灭了,我们就有好日子过了。到那时候,活着的人有吃有穿,无忧无苦;死了以后,还可以登上天国,享受天堂的快乐。”洪秀全讲得绘声绘色,亲切动人,矿工们听了,又惊又喜。

  这时,有个工人问道:“洪先生,听说皇上才是天子。您说咱们都是天父的子女,难道咱们也是天子吗?”“当然是了。咱们才是名副其实的天子呢!”又有一位工人说:“洪先生,您说的这话,叫官府知道了,是要杀头的!”“哈哈哈哈!”洪秀全朗声大笑着说:“对,他们是要砍我们脑袋的。因为他们都是妖魔鬼怪,是我们的死敌。有他们存在,就没有咱们的活路!”“这可怎么办呢?”人们焦急地议论着。洪秀全目光炯炯,扫视了一下全场,坚定地回答说:“这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大家抱成一个团儿,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魔鬼就不敢欺负我们了。这就叫‘众人一条心,黄土变成金’哪!”“对,说得对!”全场又活跃起来了。又有人问洪秀全:“洪先生,人哪,都是一个人一个心眼儿,怎么才能把这么多的心眼儿归拢到一块儿,做到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呢?”洪秀全说:“正因为这是一个难题,所以,天父上主皇上帝才叫我们加入拜上帝会。入了会,都是天父的子女,受天父的保护,有饭同吃,有水同饮,一家有难,众人相帮。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事情就好办了。”众人听了,又活跃起来,纷纷举手,要求加入拜上帝会。

  对于这些苦大仇深、饥寒交迫、心灵空虚的人来说,拜上帝会还是有很大吸引力的。洪秀全等三人来到这儿不到一百天,就发展会众三千多人。这些人分布在金田周围和紫荆山区,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潜在力量。

  洪秀全深知:要想叫他们公开起来反抗压迫,反抗官府和神权,条件尚不成熟。为什么?自己所宣讲的拜上帝会的教义,都是一些很有说服力的道理,但是,只能起到吸引民众加入拜上帝会的作用,还不可能达到让他们采取反抗行动的目的。只有用实际行动,叫会众亲眼看到一切邪神和妖魔鬼怪都可以打倒,天父上主皇上帝在会众心里才能成为有威又有德的真神,才能鼓起会众的信心和勇气。

  洪秀全听说,在象州有座甘王庙,香火很盛,对当地民众的精神压迫很重。传说甘王爷是一个凶神,曾经活吃了自己的母亲,还到处奸淫妇女,无恶不作,给山区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人们怕这位甘王爷降灾降祸,就筹款给他修建了一座甘王庙,并规定每年三月二十八日为甘王庙会。到了这天,山区人民都爬山涉水到象州甘王庙焚香上供,乞求甘王爷大发慈悲。洪秀全就利用民众的这种心理,决定先拿神权开刀。

  三月二十八日这天到了。洪秀全把冯云山留下处理教务,他和萧朝贵带领二十名有胆量又有武艺的会众,直奔象州,来到甘王庙前。这座庙字建在一个山坡之上,群山环抱,苍松翠柏,风景极其秀丽壮观。洪秀全站在庙前放眼四望,就见漫山遍野都是人流,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推车,有的担担,从四面八方拥来。在庙前有个广场,不少商贩搭起凉棚,摆上货物,开起饭摊,高声叫卖。卖香的、卖供的、卖水的、卖饭的、卖糖果糕点的、卖衣服鞋帽的,应有尽有。

  洪秀全看罢,感叹一声,率领大家转身进了山门。但见这座山门,是用石头砌成,非常宏伟壮观。穿过山门,就是庙门了。庙门左右放着一对石雕的“望天吼”,庙门上高挂金匾,上写“甘王神殿”四个大字。洪秀全率领众人穿过人流,挤进了头层院子。院内香烟缭绕,钟磐齐鸣,很多的善男信女手举高香,闭着眼睛,跪在院中祷告,也不知嘴里嘟嚷些什么!

  洪秀全转过香火池和一座七级石塔,迈步走进大殿,见大殿正中的神龛内,塑着一尊有一丈五尺多高的甘王像。这位甘王爷,上身赤背,腰扎围裙,露着毛茸茸的前心和双腿,左脚下踏着一名裸体少女,右脚下蹬着一个小男孩儿,怀中还抱着一名少妇。这位甘王爷,圆睁环眼,盯着这位少妇,张着血盆似的大嘴,露着钢锥一样的獠牙,谁看了都要吓一跳。也不知是谁出的点子,把甘王爷塑造成这个样子。

  在甘王爷的像前,放着一张供桌,桌上摆着一对锡制大蜡台,一对嵌着金字的大红蜡烛正在燃烧,鼎足而立的大香炉上插着无数高香,供桌上还摆满了各种供果。供桌前跪满了焚香许愿的老百姓。在供桌旁还放着一个大竹盘子,不少人往里扔钱。洪秀全想,崇拜偶像真是坑人不浅哪!虽然他们生活那么困难,还勒紧裤带,把钱献给神佛。洪秀全略停片刻,“噌”一声跳上供桌,面对人群高声喊道:“众人听着!”他清了清嗓子,便唱起歌来。他唱道:

  神天之外更无神,

  何故愚顽假做真?

  只为本心浑天阀,

  焉能超生在凡尘!

  此时,将近中午,正是人多的时候。洪秀全这一嗓子,把跪在地上念佛许愿的人都吓呆了,有好几位被吓得趴在地上。心里说:这位是干什么的,莫非是个疯子?

  大家正在发愣,就见洪秀全手指甘王像高声说道:“父老乡亲们,兄弟姐妹们!这个甘王是什么东西?假如真有此人的话,他就是妖魔鬼怪,对这种人就应该斩尽杀绝!他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如此惨无人道,我们为什么还要烧香祭他?请问,他能为我们降福兔祸吗?大家不要再上当受骗了。要想真正过好日子,得由我们自己起来争取,我们应把这种骗人的偶像砸烂、毁掉!”洪秀全说罢,“刷”的一声,从腰中抽出明晃晃的斩妖剑,挥手就把甘王的脑袋砍掉了。接着,又“喊里喀嚓”几剑砍掉了甘王的手足。这一来,把那些上庙进香的老百姓吓得膛目结舌,苶呆呆发愣。

  这时,萧朝贵也跳上神龛,一顿拳脚就把甘王爷的泥胎砸烂了,土块子和烂稻草撒了满地。那二十名会众,也鼓起了勇气,七手八脚,砸碎了神龛,扔掉了香炉,踢翻了供桌,撒了钱盘子。这半盘子铜钱,一桌子供果,“唏里哗啦”滚了一地,把甘王庙弄了个乱七八槽。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啦,人群一阵大乱,四处奔逃,有些妇女都吓哭了。诸位看看,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人们应当拍手称快,可是在当时,大多数的人接受不了,要想叫他们不信鬼神,真比登天还难。由此可见,当时人们的思想叫神权控制得多么严重!

  洪秀全和萧朝贵,正在领人砸庙,忽听庙外有人高声喊道:“哪里来的逆贼?竟敢如此造孽!”随着声音,有一伙人冲进大殿。只见为首的这个人:四十七八岁,头顶缎子帽垫,顶门安着一颗红珊瑚的帽正,身穿月白色绸子长衫,脚穿紫缎子蹬山鞋,面皮青黄,颧骨高耸,一对黄眼珠子,看样子是个居官为宦之人。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小鼻子,小眼,尖嘴巴,猴腮帮,穿件天蓝色的长衫,好像一名阔少。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十几个保镖的。

  书中代言:首先进来的那个人姓周名信义,家住桂平县城,是这一带有名的周举人。他与桂平知县张慎修是换帖的把兄弟,交情很厚。他就仗着官府的势力,在桂平县横行霸道。他身后那个年轻的阔少,就是他的儿子周三儿。今天,周举人领着周三儿和一群家奴前来象州甘王庙进香,正赶上洪秀全砸甘王像。周举人刚要进大殿,就听“呜”的一声,一只香炉飞了出来,好悬,差点砸到他的脸上。周举人大怒,一步蹿进殿内,用手指着洪秀全和萧朝贵,大声喝道:“这座甘王庙乃是极乐善地,靠圣神造福于万民。上至天子,下至庶民,无不虔诚朝拜。尔等何人,狗胆包天,竟敢如此妄为?来人,把他们捆了!”

  周举人一声令下,那些保镖的如狼似虎,往上就闯,萧朝贵怕秀全吃亏,赶紧过来,把周举人的家奴迎住,大声喝道:“什么圣神造福万民,纯粹是满嘴胡说,欺骗百姓。老子非砸不可,看你们这群妖魔敢把我们怎样!”说罢,举起拳头与十多个家奴战在一处。洪秀全和那二十名会众也冲了上去,与众人厮打起来。洪秀全不会什么武艺,转眼之间,被人打得口鼻流血。周举人的儿子周三儿指挥家奴把洪秀全抓住,往外便拖。

  正在这时,就听有人喊了一声:“住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尔等何故随便抓人?”此人声似巨钟,嗓音清脆,把众人都镇住了。洪秀全从几个家奴手中挣脱出来,大口喘着气,抬头观看:

  见此人,好相貌,

  凛凛身材六尺高。

  头上戴,软便帽,

  一条大辫身后飘。

  白面皮,长得俏,

  剑眉虎目鼻梁高。

  方海口,嘴唇薄,

  二目如灯放光毫。

  蓝布裤褂多可体,

  白布袖头高挽着。

  虎体彪躯多威武,

  恰似鸡群现仙鹤。

  这个人的年纪有二十七八岁,长得做骨英风,盛气凌人,不怒而自咸。秀全看了,暗中称赞。周举人的小眼睛翻了翻,咧着嘴说:“你是什么人?仨鼻子眼儿——多出这口气儿!难道你和他们都是同党吗?来人,把他也给我抓起来!”“哈哈哈哈!”此人一阵冷笑,说道:“姓周的,放聪明点儿,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个世道。不要把自己的路走绝了,你可是有名有姓的,到桂平县找你可不费劲儿。老实说,我可什么都不怕!”接着把胸脯一挺,“抓吧!我看你们谁敢动手!”不知道为什么,周举人的家奴一个也没敢上,殿内鸦雀无声。

  此人扫视了周举人、周三儿和他们的家奴几眼,继续说道:“不客气地说一句,你周举人要敢碰我一下,我就抄了你的狗窝!”这句话真灵,把周举人和他的家奴都唬住了。周举人一看这个人很有来头,深恐在这大山沟里吃了亏,便用手指着此人说道:“好,好,好,咱们将军不下马,各自奔前程。你可敢报个名吗?”“哈哈哈哈!大丈夫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我就住在紫荆山里的新村,以种山烧炭为业,姓杨叫杨秀清!”

  杨秀清是近百年史上一位著名的民族英雄。家住桂平新村,祖祖辈辈以烧炭为业,家境贫苦。五岁失父,九岁丧母,是叔父把他拉扯大的。他的叔父是个贫苦农民,杨秀清从小就跟叔父吃苦受罪,给财主家放过羊,在当铺当过学徒,他还当过矿工,保过镖,护过院。后来,他为生活所迫,到处颠沛流离,足迹踏过两湖、两广,什么行当都干过。因为他走得地方多,结识了不少各行各业的人物,开扩了眼界,丰富了头脑,增长了不少知识。他没有念过书,但他聪明好学,有丰富的社会经验。他不但精通历史、懂得军事,而且对《五经》、《四书》、名人轶事也无不通晓,真是多才多艺。有人说他是“绿林状元”,这话并不过分。

  另外,杨秀清对国家政局的变化非常关心,对国内外出现的一些重大事件也略晓一二。由于他是穷苦人出身,对普天下的受苦人十分同情和怜悯,无论是否相识,凡有求于他,无不解囊相助;穷哥们儿要是受了欺负,他总是尽力相帮,甚至不惜生命。因此,杨秀清在紫荆山一带威望极高,都说他像“夏天的凉伞,冬天的火盆”。

  由于近些年时局动荡,在外不易谋生,杨秀清在头几年就回到新村烧炭了。丽些日于,他的叔父在海南岛病故,秀清赴去吊丧,好长时间没有在家。昨天,他才从海南归来,有不少朋友去看望他,在闲谈之中,就提到了洪秀全。他们说洪秀全为人正直,和蔼可亲,通晓古今,学问很高,专替穷人说话,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还说洪秀全创立拜上帝会,广收教徒,有很多人都入了会。杨秀清听了之后,就知道这三个人必有来历,很想见洪秀全一面。他今日天还没亮就起身奔金田村,一打听,不巧,洪秀全领人去象州甘王庙了。杨秀清急切想见到洪秀全,随后又赶到象州甘王庙,正遇上了周举人狗仗人势,要抓洪秀全。杨秀清这才大吼一声,当众解围。周举人心中不服,可又怕吃眼前亏,便领着儿子周三儿和众家奴,灰溜溜地逃回桂平去了。

  且说洪秀全向前一步,拱手道:“若非杨兄相助,俺二人必遭毒手。洪某这厢谢礼了。”杨秀清也拱手说:“久闻洪先生大名,本应早日拜会。因家叔病故,某去海南治丧,故而来迟,还望洪先生海涵。”洪秀全又把萧朝贵引见给杨秀清,三个人又寒暄了一番。杨秀清把洪秀全和萧朝贵接到家中,盛情款待。还让妻子把上房腾出来,请秀全等人在此下榻。洪秀全见秀清出于至诚,却之不恭,也就同意了。同时,又叫萧朝贵去芦六家接来冯云山。从此,兄弟三人就住在杨秀清家里了。之后,四位英雄朝夕相处,食则同桌,卧则同榻,左右不离,越处感情越近,越觉着志同道合。洪秀全向杨秀清述说了拜上帝会的教义,杨秀清欣然接受,并表示愿尽全力支持洪秀全,共建大业。洪秀全为杨秀清洗了礼,接受他加入拜上帝会,地位在萧朝贵前,成了拜上帝会的四把手。

  书要简短,自从杨秀清加入了拜上帝会,会务进展得非常顺利。他的全家人都加入了拜上帝会,光杨秀清一个人就发展会众两千多人。紫荆山的会众遍布四方,星罗棋布,力量越来越壮大了。

  这一天,兄弟四人正在屋中闲谈,洪秀全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秀清说:“四弟,我从花县起身来桂平时,你三兄钱江曾写了两封信,向我荐举了两位兄弟,一位叫石达开,一位叫胡以晃。你可了解这两位吗?”杨秀清说:“石达开住在贵县,广有良田,家资巨富。此人文武兼备,品格端庄,确是一位英雄。我会若得此人,何患大业不成?当初我在贵县时,曾与此人见过几回面,不过没有什么深交。至于胡以晃这个人,我也听说过,可没见过面。”洪秀全说:“目前我们正在用人之际,愚兄打算亲自去拜会这二位义士,你看如何?”杨秀清思索片刻,说道:“哥哥乃是教主,应主持会中大事,另差能事之人就可以了。”洪秀全说:“我不去贵县倒可,四弟可差人去和石达开联系。只是桂平,我确想亲自去一次,一为察访民情,二为发展会众。会中之事,有劳四弟代为主持了。”众人见洪秀全执意要去,不便强阻,只好同意了。洪秀全把钱江给石达开写的信交给杨秀清,又把斩妖剑交给冯云山掌管,这才告辞起程。

  紫荆山的新村,离桂平仅五六十里。洪秀全走了不到两天,就进了桂平县城。他见这座县城虽不太大,倒也十分热闹。贯穿东西和南北的十字大街,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卖什么的都有,是仅次于广州的热闹城镇。洪秀全无心观看街景,按照信上的地址,寻找胡以晃的住处。将近中午,果然找到了。

  原来,胡以晃住在东城的一条僻静胡同里,名叫顺城街孝感巷。洪秀全找到这里,一打听老胡家,无不知晓,有人指出第三个黑门便是。洪秀全手打门环,时间不长,就听院中响起了脚步声,接着有人说道:“来了,请等一等。”说罢,“咣当”一声,两扇门一开,从里边走出一人:身高足有六尺,身体魁梧,刚健有力,面如铸铁,粗眉阔目,看年纪有四十岁了。洪秀全迎上前去,笑着问道:“请问,这可是胡以晃胡先生的宝宅吗?”此人还礼道:“在下正是胡以晃,您是……”洪秀全大喜道:“敝人姓洪。有位钱江钱先生,托我给您捎来一封信。”秀全说罢,从怀中把信取出递给他。胡以晃大笑着说:“这么说,都是自己人了,快请到屋中坐吧!”说罢,洪秀全跟他走进院内。

  洪秀全边走边看,只见小院不大,倒也干净,对面两间上房,都是砖瓦结构。胡以晃把洪秀全让进屋中,分宾主落座。

  此时,胡以晃把钱江的信展开观看。看完之后,喜形于色,抓住洪秀全的双手道:“唉呀,失敬,失敬。原来是洪教主驾到,适才不晓,死罪,死罪!”洪秀全也客气了一番。当下,胡以晃准备了酒饭,二人边吃边谈。胡以晃道:“我与钱先生是莫逆的好朋友,他说话比圣旨都灵验,您有什么事,就只管吩咐好了。凡是我能办到的,一定竭尽全力。”洪秀全说明了来意,胡以晃皱眉说:“桂平县受苦的人是不少,要想叫他们加入拜上帝会,可也不容易。这些人私心重,顾虑多,胆子又小,很难说服。再说,官府在桂平县驻有重兵,对百姓看管得很严,一般人不敢轻举妄动。这儿的知县张慎修又是个有名的酷吏,提起他来,没有不害怕的。我想,教主在此传教,恐怕不会顺利的!”洪秀全点了点头。谈到拜上帝会,洪秀全向胡以晃详细地做了解释,喜得胡以晃手舞足蹈,表示愿意加入此会。饭后,洪秀全为胡以晃洗了礼,正式收他为会众。因为是钱江引见的,秀全对他格外器重,按教会的等级,把他排在第十三个位子上。胡以晃非常高兴,愿替洪秀全在桂平城内发展会众。

  当天晚间,二人宿在一处。洪秀全奇怪地问:“你的妻小住在何处,因何一直未见?”胡以晃苦笑着说:“老婆早就死了,没有留下儿女,我只身度日已经二十余年了。”秀全问道:“为何不续娶一房?”胡以晃摇了摇头:“咳,家境不好,娶个老婆也难养活呀!再说,我还想干一番事业,不想被人拖后腿!”洪秀全大笑着说:“哈哈哈哈,真英雄也!”

  两个人正在说话呢,突然听见有人砸门,“砰”,“砰砰砰砰”,声音一阵比一阵紧。还没等他俩穿上衣服,大门就被砸开了,“呼啦啦”,一群公差破门而入,各拿刀枪绳索,冲进屋内,大声喝道:“都不许动!你们的官司犯了。奉知县大人之命,拿你二人前去伏法!”说着上来两个公差,各拿绳索,往洪秀全和胡以晃的脖子上就套。吓得二人脸色变更,齐声问道:“你们何故捉人?”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