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十回 何玉成血洒刘府 萧朝贵巧遇云山

  久旱逢雨雨宜适,

  他乡遇故岂真知?

  遇事静思莫移志,

  切忌过痴或过实。

  广州知府刘浔,暗定一条毒计,差萧朝贵去请钱江与何玉成前来赴宴。萧朝贵走后,刘浔就把贴身的捕快头张大发唤来。张大发是刘浔的爪牙,早在潮州任上,就跟着刘浔当差。这个人心狠手黑,精明强干,武艺也不错,就像忠于主人的一条猎狗。刘浔对他特别信任,故此,一直把他带在身边。刘浔附耳说:“今晚本府在后院花厅宴请钱江、何玉成,你马上挑选二十个眼明手快、武艺高强的差人,埋伏在花厅四周,看我离座出了花厅,你就领人冲进去,把钱、何二人干掉!”张大发睁大眼睛看着刘浔,没有说话。他被这件事惊呆了。刘浔见他这个样子,大怒:“难道你没有听懂我的话?”张大发这才回答:“听懂了,都要死口的吗?”“废话!都把脑袋砍下来!记住,要做得干净利落,千万不可声张出去。万一被穷小子们知道了,可就捅了马蜂窝啦。更不能让姓钱的和姓何的跑掉。否则,我就拿你算账!”张大发不住地点头:“小人知道了。”“快准备去吧!”张大发一听,急忙转身而去。然后,刘浔就命家人准备酒宴,这且不提。

  且说萧朝贵。他来到升平社学,可巧钱江、何玉成俱在。萧朝贵就把刘浔的意思说了一遍。何王成听了,说道:“咱与这个狗官素不通融,无故宴请,所为何故?”萧朝贵说:“刘浔说,久慕二位兄长的大名,十分钦佩。他又说早就想请你们吃饭,可惜没有时间。今天可有了机会,才让我来送信儿。他还说有些事情要与二位商讨。”钱江说:“近来形势很紧,要防官府耍什么花招啊!”萧朝贵说:“刘浔和我谈话时,态度很正常。没有看出什么破绽。”何玉成说:“我们杜学设在城内,官府要想找麻烦,可以随时采取行动,何必要宴请呢?我看并非恶意。”钱江不同意这种看法,他说:“刘浔为人狡猾,老谋深算。且官府中人,皆是反复无常之辈,我看不去为好。”何王成想了想说:“二弟说得不无道理。但我考虑,我们社学有许多事情还要依靠官府,倘若拒之不去,对刘知府的脸面也不好看。再说,万一真有什么事情要与你我商讨,我们不去,岂不误了大事!”钱江听了没有言语。何玉成一看钱江还在犹豫,便果断地说:“我看这样吧,我去赴宴,看个究竟。钱二弟留在社学,以防万一。”钱江严肃地说:“大哥乃社学首领,应该留下。要去的话,还是我去合适。”

  萧朝贵一看,钱江、何玉成都坚持要去,而且互不让步,便说:“这是何苦来呀!又不是去赴鸿门宴,何必如此谨慎;再说,有小弟在,还怕他们不成?”萧朝贵这么一说,两个人都不争了,最后决定两个人一同前去,萧朝贵回去回禀刘浔不提。

  钱江与何玉成把升平社学的事情安排了一下,各自回去更换衣帽,然后一同步行,前去府衙。

  狗官刘浔听说钱、何二人准时前来,非常得意,忙去花厅门口迎接。他一见客人面就大笑道:“二位义士如此赏脸,本府深感荣幸!”何玉成抱拳说:“蒙大人厚赐,实不敢当!”钱江也拱手见了礼。三个人寒暄已毕,边说边笑,走进花厅。钱江、何玉成一看,这花厅修盖得玲珑华丽,很是宽敞。只见里边:

  方砖铺地亮粉墙,

  名人字画挂四方。

  天花板上明灯挂,

  红木桌椅闪亮光。

  奇花异草相争艳,

  阵阵芳气扑鼻香。

  此乃上宾饮宴处,

  怎叫俗民登雅堂?

  再看桌上摆的酒菜,可也太丰盛了:

  大八件,小八件,

  什锦八件样样鲜;

  香蕉葡萄山东枣,

  菠萝椰子好广柑;

  贵州茅台贵州窖,

  山西汾酒香又甜;

  英国香槟威士忌,

  中外名酒摆得全。

  钱江边看边想:刘浔与我二人没有交往,为何不借破费这么多的钱财,盛宴相待呢?刘浔连连让座,钱江迟迟不入。刘浔又让一番,何玉成才说:“我们已经来了,就不必客气了!”钱江这才谦逊一下,分宾主坐定。刘浔吩咐开宴,仆人们赶紧忙碌一番,摆上了名菜。但只见——

  猴头燕窝鲨鱼翅,

  熊掌鸭脯龙虾鲜,

  烧鸡肥蟹牛羊肉,

  酥酪驼珍野味全。

  刘浔擎怀在手,站起来说:“本府今日能与二位义士共饮同餐,足慰平生。请二位干了这杯吧!”何玉成和钱江也站了起来。何玉成说:“承蒙府台大人如此惠顾,小人感恩不尽。”说罢,三个人都干了,同时坐下,仆人又把酒满上。接着,刘浔就打开了话匣子,从羡慕钱、何二人谈到吃喝玩乐,从中国各地特产又谈到各族风俗人情。真是漫无边际,想啥说啥。钱江听了,好不耐烦,恨不得赶快离开这里,他乘刘浔言语当中的一个空隙,忙插话说:“听说府台大人把我们请来,要商讨一些事情。小人斗胆问一句,不知大人有何见谕?”刘浔听了,稍微一怔,接着嘿嘿笑了两声,说道:“是啊,本府是有些事要与二位共商。不过……夜长得很,先用酒吗,等一会儿再说也不为晚。来,干杯!”钱江无奈,只好耐着性子又喝了几杯。

  这时已交亥时,何玉成再也忍不住了,忙欠身说:“大人公务繁忙,小人不敢再打搅了。”说着,站起身来,想要告辞,刘浔一看,眼睛都红了,急忙阻拦:“时间还早呢,何必如此性急!再说,咱们还没说到正题上呢。请坐,请坐!”何玉成没办法,又重新坐下。刘浔给他夹了一块龙虾,说道:“二位稍候片刻,本府去去就来。”说着,刘浔欠身离座,走出花厅,他的几个仆人也跟了出去。

  此刻,花厅中只剩下何、钱二人。钱江发现刘浔的举止有些反常,突然又离席而去,引起了疑心。他低声对何玉成说:“大哥,我看此地不宜久呆,还是离开为妙!”何玉成也觉察到了,点点头说:“容我向他们告辞……”他二人刚说到这里,就听从花厅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响,听来不止一个人。钱江、何玉成知道不好,刚离开座,就从门外闯进一人,手中提刀,高声喝道:“尔等目无法纪,图谋不轨。我奉上宪明谕,要尔的狗命!”说罢,抡刀奔何玉成便砍。紧接着,又有数人冲进花厅。

  首先进来的这个人就是刘浔的心腹张大发。原来,张大发根据刘浔的部署,挑了二十名手黑心狠、武艺出众的差官,还请了几名教师,都拿着应手的家什,埋伏在后花园里等候。刘浔在酒席宴上假托小解,和钱、何二人告了方便、走出花厅,一拐弯,来到月亮门,见张大发正在这儿等着呢,刘浔问道:“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赶紧下手!”“是!”张大发答应一声,向后边一挥手,就见从花丛中跳出二十几条黑影,跟着他闯进花厅。

  到了现在,何玉成和钱江一切都明白了,尤其是何玉成,恨自己不听钱江之言,果然发生了意外。但事已至此,后悔也无用了,只好和他们拼。因为是赴宴来的,身边没带武器,仗着何玉成久经大敌,本领过人,他一看刀到了,急忙闪身躲开,随手把自己坐的椅子举起来,奔张大发便打。

  这时,后闯进来的那几个家伙也一齐扑到何玉成跟前,把他围住,你一刀、我一剑地下着死手。钱江一看不好,忙把桌上的酒瓶子操起来,朝着他们打去。接着,又把餐桌踢翻,当做障碍。说时迟,那时快,又有几个家伙闯进屋中,把钱江围住。钱江顺手操起一条红木凳子做为武器,抵挡众人。一霎时,花厅可就乱了,只见桌椅横飞,刀剑乱舞,杯盘破碎,酒汤四溅,叮叮当当,稀里哗啦……什么声音都有。

  何玉成虽然有武艺,怎奈没有应手的武器,加上对方人多势众,打着打着就有些抵不住了,被张大发一刀砍在肩上,顿时鲜血迸溅。何玉成的身子一晃,手中的椅子就举不起来了。张大发乘势又是一刀,刺中了何玉成的胸部。何玉成大叫一声,翻身倒地。可叹何玉成,不听钱江相劝,竟中了刘浔的毒计,死于敌手。

  何玉成一死,只剩钱江一个人了。他被众差官挤到了墙角。钱江抡条长凳,拼命抵挡,心中想道:这算完了!

  正在这紧要关头,就听花厅外“噔噔噔噔”传来脚步声响,霎时间,有一人手抡钢刀,杀了进来。此人不亚如下山猛虎,刀到之处,死尸横倒,把官差杀得四处奔逃。来者并非旁人,正是英雄萧朝贵。

  萧朝贵本是个实在的人,并没有发觉刘浔的诡计。他奉命把何玉成、钱江请来,刘浔就摆手叫他回去休息。萧朝贵独自回到住处,躺在床上,心里很不平静。他很替钱江、何玉成担心,又猜不透刘浔请客的目的。他左躺也不是,右躺也不是,就起身来到院内凉快了一阵儿,他估摸着后院快吃完了,想去看个究竟。刚刚走到院门,突然发现几条黑影进了月亮门,奔后院去了。萧朝贵看了,心头一缩,预感到这是出了意外。他马上回屋,把周身上下拾掇了个干净利落,伸手从墙上把钢刀摘下来,就奔后院跑去。谁知通往后院的门都被关死了,这就更引起萧朝贵的怀疑。他一着急,“噌”的一声,从墙上翻越过去,直奔花厅。

  这阵儿,屋里打得正激烈,在花厅门外还站着几个人,可能是由于花厅小,打不开,站在外边设防的。萧朝贵一看就明白了,暗中骂道:刘浔哪,好一个狗官!你真是人面兽心、吃人不吐骨头的妖怪!他手提钢刀,就往里闯。站在花厅外的差人见了,急忙阻拦。他们怎能拦得住呢?萧朝贵把刀一抡,就砍翻了两个。接着,直冲进厅内。不幸的是,他晚来了一步,何玉成已被张大发杀死了。萧朝贵二目充血,左右开弓,又砍倒了两个差人。张大发一看不好,丢下钱江,就奔朝贵扑来,高声喝道:“姓萧的,你吃皇上的饭,怎么反向着匪类?”萧朝贵骂道:“你们才是匪类!老子早把你们看透了!”说着,抡刀奔张大发砍来。张大发接架相还,二人战在一处。这时,钱江从死尸中拾起一把宝剑,协助萧朝贵拼杀。钱江边打边对萧朝贵说:“三弟,你赶快逃走吧,人家的人越战越多,你何必送死?”萧朝贵没有言语,心中暗想:对呀,还是走为上策。若再迟误一时,就走不了啦。想到这里,他把掌中刀舞动如飞,突然来了个猛虎下山之式,把张大发等众差人赶出花厅。随后把花厅里的灯光扑灭,刹那问,花厅一片漆黑。他们利用这个机会,把后窗踢开,兄弟二人纵身跳到院内,朝贵在前,钱江在后,直奔后墙逃去。

  且说刘浔。他躲在月亮门后督战,心乱如麻,头上冒着冷汗。怎么?他就怕杀不了钱、何二人,反而引起更大的麻烦。想到这里,急忙跳到花厅门前,正好和张大发等差人撞了个满怀。他抬头一看,花厅里的灯也灭了,便问张大发:“干掉了吗?”张大发上气儿不接下气儿地回答:“回大人,我们把姓何的杀死之后,萧朝贵就反了。他,他把我们赶出来了!”刘浔一听:“废物!还不回去给我杀!”

  刘浔把张大发逼进花厅一看,厅内空无一人,后窗户也开了,就知钱江和萧朝贵已经逃走。急得刘浔直跺双脚,扯开嗓子喊道:“还不决给我追,一定追上杀掉!”当张大发等人追到后墙,钱、萧二人早已越墙逃出了知府衙门。

  刘浔见钱江和萧朝贵越墙逃走,眼珠子都冒血了,马上命令张大发:“快调骑巡!”张大发立即跑去给巡捕房送信儿,调来三十名骑巡,配合知府衙门的三班人役追了下去。

  萧朝贵和钱江逃出府衙,顺着后院墙向西逃去。他们原想回社学,可是刚一拐弯儿,突然发现有黑影晃动,知道前面有人堵截,就不敢回社学了,又拐回来,往东边跑。跑着跑着,迎面又碰上了骑巡。萧朝贵眼疾手快,拉着钱江钻进了胡同。

  这时,钱江已跑的上气儿不接下气儿了,对萧朝贵说:“三弟,你赶快走吧,愚兄走不动了。”萧朝贵板起脸说:“我怎能把你扔下不管?你我弟兄,活要活在一起,死要死在一块儿。来,我背着你走!钱江怎能叫他背呢?两个人争了半天,最后朝贵拖着钱江就往前跑。说也倒霉,他俩走进一条死胡同,二人磨身又往回返。哪知转身一看,骑巡和衙役已把胡同口堵住,再也跑不出去了。萧朝贵急中生智,抬头看看两边的院墙,有一丈多高,他纵身跳上墙头,忙把腰带解开,往下一扔,三下五去二,就把钱江拽了上去。官差刚刚追到墙下,两个人已经跳进院内。官差们站在墙下,瞪着眼睛大喊:“上墙了!”“逃到这个院里去了。”张大发擦擦头上的汗,马上派人把四外守住,自己领几个人来到这家的大门口。他光顾抓人了,也没抬头看看这是谁家,上了台阶就“砰砰”地砸门:“开门!开门!”把大门几乎砸裂。

  时间不长,就听院中有人说话:“来了,来了,什么事儿呀,这么着急!”接着,有人把门打开,张大发迈步就往里闯。那个开门的人一伸手,把张大发拦住:“慢着!你们是干什么的?没经我家主人允许,怎敢进来?”张大发拧眉瞪眼地喝道:“我们是知府衙门的,奉知府大人堂谕,前来捉拿逃犯。你还敢拦吗?”开门的人听了一笑:“嘿嘿!我不管你是哪儿的,没有我家主人的吩咐,就不能放你进来!”张大发还想发作,旁边有个差人用手一拉他的衣襟:“张头儿,您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张大发愣了片刻,然后晃着脑袋,先往门外看看,但见起脊门楼下面,是九瞪青石的台阶,左右还有一对石鼓,黑油漆的大门,兽面狮子叼着铜环;再往门框上看看,在一人多高的地方,挂着一面铜牌,牌上镌着铜字,左面是几溜拐弯儿的英文,右边是一行中国字,上写“神甫梁宅”。张大发情不自禁地一缩脖子:“哟!怎么是他家?”

  原来这家主人姓梁,名叫梁发,字俊臣,绰号“学善居士”。梁发是广东省肇庆府高明人,从小就学会一手雕刻工艺。基督教传入中国之后,专给外国传教士雕刻,印刷《圣经》。他虽是雕刻工人出身,却善于自学,五经八典,无一不精,满肚子都是学问。后来,他接受了基督教的洗礼,入了基督教会。二十几岁的时候,还到英国首都伦敦去过一次,认识了许多英国教会的高层人物。他现在是广东的传教士,直接受英国教会的领导。在当时社会,凡和“洋”字沾上点边儿,就很打腰。尤其他是英国的传教士,又是神甫,更无人敢惹了。自从他当上了英国的传教士,就把家搬到广州城内,不仅享受着特殊待遇,也受着官府的特殊保护,每逢年节,广州的督抚大员都要前来祝贺。张大发早就知道他的大名,只怪自己光顾追钱江和萧朝贵了,没想到竟会稀里糊涂追到他的住宅!

  正在这时,只见从院内走出一人,轻声问道:“什么事呀?”张大发抬头一看,此人身材高大,鬓发皆白,脖子上挂着一个明晃晃的镀金十字架,穿着一身青衣服,庄严古朴,盛气凌人。张大发瞅着瞅着,头上就冒汗了,赶紧上前搭话:“嗯……老先生,我请问一声,您是梁神甫吗?”“嗯,就是我。深更半夜,你们到我这儿闹腾什么?”“唉,神甫,请您原谅!回您的话,有两个杀人凶犯逃跑了,我们奉府台大人所差前来追捕。没想到凶手竟跳进您的院里。我们只好进院搜查搜查,好捉拿归案哪!”一噢,是这么回事儿。那么,就请进来吧!”“是,是。”张大发刚要迈步进院,没想到梁发把手一举,“啪!”给他来了个满脸花。张大发身子一侧歪,说道:“你打谁?”梁发把脸一沉,怒道:“混帐东西,我的家也是你们随便搜查的吗?别说是你,就是你们府台、道台,甚至巡抚、总督,要想到我这儿来,起码也要经过我和教会的允许才行。哼,你们都给我滚!”张大发听了这话,真不敢进了。但他不甘心就这样走,他和差官们交头接耳合计了一番,还由张大发出头,满脸赔笑地说:“神甫,您别生气,怪我们太鲁莽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您住的这地方属于广州城里,在我们管辖范围之内,杀人凶犯的确跑到您这儿来了。假如我们不闻不问,他们要是把您伤了,我们可担当不起呀!神甫,这也是为您着想啊!实话对您说,这两个家伙杀人可不眨眼哪!要是真不用我们管的话。往后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可不负责任了!”

  俗话说:“好人架不住三脬屎,坏人架不住用米汤灌。”叫张大发这么一说,梁发的心就软了:“嗯,你们的话,可信也不可信。这么办吧,你们先在外面等一等,待我领人亲自查看一番、倘若需要你们,再请你们进来帮忙。”“哎,遵命!”张大发答应一声,领着大家像狗一样,在梁发的大门口蹲了下来。

  神甫梁发让家人把大门关好,转身往里边走。他心里也纳闷儿:真有杀人凶犯跑进我家来了?这可不是儿戏呀!他走进上房,唤来二十多个佣人,叫他们都拿着家什,把灯点着,到院内各处检查,梁发亲自在后面跟着。他们查了前院,再查左院,右院,最后来到后院。刚到花园跟前,一个家人突然大喊:“树下有两个人!”

  书中暗表:这两个人就是钱江和萧朝贵。前文书说过,钱江和萧朝贵越墙跳进院内,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俩并不晓得。明知道躲在这里不保险,可也不敢出去。萧朝贵就让钱江坐在树下歇着,他手提钢刀,立在钱江身旁,想寻个机会逃脱。过了一会儿,先是听见有人砸门,后来又没动静了。萧朝贵刚想拽起钱江越墙逃走,就被梁发的家人发现了。

  梁发一听家人说“树下有两个人”,他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前边大喊:“你们是干什么的?快给我抓住!”佣人们“呼啦”一下,往前就闯。萧朝贵一看,欲逃不能,也只好和他们拼了。他便举起掌中刀,拉开架势,圆睁虎目,准备拼命。

  正在这时,忽听有人大喊:“朝贵贤弟住手,愚兄在此。神甫,都是自己人,千万不要误会!”萧朝贵听了一愣,心里说:这个人是谁?语声怎么这么熟悉?他踮步跳出圈外,一手压刀,借着灯光闪目观瞧:见此人身高五尺挂零,四方大脸,白净面皮,浓眉阔目,鼻直口方,看年纪有三十左右;头戴软包中,身穿宝蓝色长衫,腰中系着布带,挽着白袖头,二目放光,好一副英雄气概!萧朝贵这才看出,原来此人是自己磕头的把兄弟——二哥冯云山。

  冯云山是广东花县人,塾师出身。自幼聪明,读了不少诗书,有人说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并不过分。他博览群书,有过目成诵之才。他不但通晓天文地理,而且精通兵法战策。讲起道理,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还能写一手好字。冯云山为人忠厚,有长者风度,看事颇有远见。他和洪秀全是同窗好友。后来,又结识了萧朝贵。他们三个人亲密往来,成为莫逆之交。以后,三个人又叩头结拜,成为把兄弟了。洪秀全居长,冯云山居次,萧朝贵行三。萧朝贵和冯云山,有二年没见面了,没想到今日在此巧遇。

  萧朝贵大吃一惊,心想:我二哥为何来到此地?他和这院主人有什么关系?急忙上前,抓住云山的双手,说道:“二哥,一向可好?小弟有礼了。”“老三,自家人何必客气!来来来,二哥给你引见引见。”说罢,把朝贵领到神甫梁发面前:“神甫,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这位是我的好友萧朝贵。三弟,这位是神甫梁先生。”萧朝贵忙给梁发施礼。梁发把大胡子捋了一捋,仔细瞅了片刻,说道:“啊!他就是你的好友萧朝贵呀!”“对。昨天晚上你我还谈到了他呢!”“他不是杀人凶犯?”“唉呀!神甫,他怎能无故杀人呢?贤弟,快把经过对神甫讲讲!”冯云山说着,直向萧朝贵递眼色。萧朝贵会意,便说官府向百姓逼捐要税、宫欺民反、双方发生冲突之事,详细述说了一遍。梁发相信了,手指钱江问道:“那么,那位是谁呢?”萧朝贵说:“他是我的好友,叫钱江钱东平。”萧朝贵边说边把钱江扶起,给冯云山和梁发做了引见。梁发点点头说:“这样吧,你们都到我的屋里休息,我到外边把他们打发走算了。”梁发命家人散去,把冯云山等三人送进屋内,然后来到门口,把脸往下一沉:“你们听着,我方才检查了宅院,并没有发现可疑之人。也许杀人凶犯又越墙逃到别处去了,你们快到别处追吧!”“这……这……”张大发还想说话,梁发便命家人“咣当”一声,把大门关上了。张大发瞅着大门,摇了摇头,心里说:算了,当官的都不敢惹他,我们这些当差的又能把他怎么着!只好回去禀报知府大人定夺了。

  再说梁发。他转身回到屋内,命家人准备酒宴,为萧朝贵和钱江压惊。

  那么,冯云山和梁发到底有何关系呢?原来,冯云山和梁发是互相利用,各有各的打算。前几年,洪秀全和冯云山赴广州应试,结果试而不第,多少年的心愿都落空了。二人垂头丧气,苦闷得不得了。有一天,洪秀全和冯云山走到教堂附近,只见许多市民百姓,聚在教堂门前。人群当中站着一个人正在传教,正是神甫梁发。他当众宣讲基督教的教义,还散发他的著作《劝世良言》,洪秀全和冯云山便顺手接过一本。洪秀全、冯云山觉得这位神甫讲得词句新颖,内容颇有新意。他们回去仔细看了那本《劝世良言》,觉得叙说的道理很合他们二人的心情。他们把看不懂的地方记下来,第二天前去请教梁发。洪秀全、冯云山就这样和梁发认识了,还逐步弄明白了基督教的教义,并对此教发生了很大兴趣。为了深入探讨基督的奥妙,他俩天天去听讲,碰到问题,马上请教梁发。梁发见这两个读书人很有诚心,特别高兴,便想发展他两个成为教徒。

  书中代言:在当时中国社会,人们在封建传统思想束缚下,只信道教、佛教,对基督教不感兴趣。梁发是传教士,传播教义、发展教徒是他的职责。他到广州,费了不少力,结果,收得教徒很少。为这件事,他还受过英国教会的批评。可巧,他遇上了洪秀全和冯云山,真是如获至宝,就把这两个人盯住不放了,所以,也尽量和他二人接近。一来二去,他们三人成了好朋友。洪秀全和冯云山每次到广州来,都住在梁发家里。冯云山这次到广州办事,当然也不例外。这才在梁发家里遇上了萧朝贵。

  萧朝贵这个名字,也是冯云山介绍给梁发的,梁发和冯云山在闲谈当中,提到发展教徒,冯云山就说我有个好友叫萧朝贵,我说什么,他听什么;他听了我的话,也会加入基督教。从此,梁发对萧朝贵就有了印象。他设酒宴款待萧朝贵等人,除了给他们压惊,还为了在宴席之上传播教义,发展教徒。

  酒宴摆上,分宾主落座之后,真是各揣心腹事,尽在不言中啊!梁发在酒宴上,说了几句客套话,就把传教的话匣子打开了。可是,萧朝贵和钱江哪有心思听他传教,恨不得一下子逃出这龙潭虎穴!冯云山也急于了解萧朝贵和钱江的情况,心中也很烦乱。眼珠子一转,就想出一个办法:“神甫,我看这样吧,我这两个兄弟闯了祸啦,官府正在追捕,住在贵宅虽然不会出差错,也免不了给您增加麻烦。依我之见,还是想个办法将他二人送出广州为好!至于传教之事,他二人我包下了,事情过了之后,我定把他二人带来,再请神甫替他两个洗礼,您看怎样?”“啊!你说得很有道理。我看这么办吧,明天我到教堂处理教务,就委屈二位,扮成我的轿夫,抬着我去教堂,官府一定不会阻拦。到了教堂,他二人便可脱险了。倘若有什么变化,可再回我家躲避。”“多谢神甫,多谢神甫!”

  到了第二天,他们三个人就按梁发的主意,萧朝贵和钱江化装成轿夫,冯云山假装梁发的随从,抬着梁发,走出梁宅,直奔教堂。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