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一五回 铁观音问罪金斗寨 白眼眉大战彭芝花

  白眉大侠徐良在客店之中义救康殿臣,康殿臣把他骗到了小孤山金斗寨,设盛宴热情款待。金斗寨的人对徐良非常尊重,以老寨主为首,频频举杯,向徐良敬酒。双方感情融洽,无话不谈。徐良向康殿臣说明了到三仙观的使命,康殿臣告诉他,夏遂良等人确实在三仙观,但是那儿步步机关,处处关头,劝徐良不可义气用事,应该回中原请高人,再来破三仙观,免得在这儿吃大亏。

  徐良非常谦恭随和,以他多年的阅历,深知世事维艰,夏遂良和肖道成若真在三仙观,别说人家有埋伏了,就是凭实力争斗,自己和白芸瑞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啊!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呀,还是转回中原得了:“多谢老剑客的指点,我一定听您的话,今天就返回中原,搬请高人。等破了三仙观,我一定带着开封府的人来这儿拜谢老剑客。”“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能说谢我二字呢。三将军,你也不必性急,先在这儿歇歇脚,我派人去找小达摩,只要他没进三仙观,就一定把他请到这儿,你们弟兄一道往回走,那有多好。”“如此多有拜托了。老剑客,我那个兄弟艺高人胆大,有点不服输,就怕他一听说夏遂良确实在三仙观,便要孤身前去打探,倘若闹出点事情,就不好办了。”“三将军,你的心意我已明白,我这就派人前去打探。”康殿臣当即传下令箭,派人到望海镇、三仙岛前去打探白芸瑞的消息。

  当天席散,徐良就住在了小孤山。一连两天,也没听到白芸瑞的下落。其实白芸瑞已经到了三仙岛集贤村,并且在虎头岩会过了万里追魂夺命叟韩士佩等人。因为来打探消息的人,估计着白芸瑞不可能公开住在招商店,因而未能找到。

  徐良在小孤山等人三天,没收到关于白芸瑞的消息,就有点沉不住气了:是不是我兄弟到三仙岛之后,也探听到三仙观防守森严,没敢贸然行动,同我的想法一样,转回中原请人去了?要那么我还在这儿等个啥!干脆,我也回去得了。他把这个想法对康殿臣讲了,康殿臣觉得也有道理,于是摆下酒席,请来小孤山的大小头领,为徐良饯行。

  酒席刚刚进行了一半,有人进来,对康殿臣说道:“大寨主,事情不妙哇。”康殿臣道:“什么事?说吧。”“这……这个……”

  报事的看了看徐良,吞吞吐吐,不肯直说。徐良一看,见此人面带惊恐之色,眼角不断瞟着自己,就知道此事与己有关,而且不是什么好事,徐良起身就想回避。康殿臣一把把他给拉住了,转身对报事的道:“三将军又非外人,有什么话不能说呢?快讲!”“是。回大寨主,门外来了九个人,说是要来拜望老当家的。这几个人气势汹汹,看样子都不好惹,请大寨主早拿主意。”报事人说着话,递过来一张片子。康殿臣看了一眼,立时颜色更变,沉默不语。

  徐良马上猜到:来人肯定与自己有关,而且武功高强,插翅虎有点惧怕。徐良心想:我不能让康殿臣为我受连累呀!他开口说道:“老剑客,来人是不是与我有关,果真这样,您不必作难,由我出面得了,决不能让金斗寨受到牵连。”“哎呀三将军,这是说哪里话,我并不是怕受牵连,只是这几个人有点不好对付。你看看这张拜贴!”

  徐良拿过来一看,见上面一行金字:南海飞仙铁观音彭芝花。徐良不由得浑身一震:彭芝花怎么到这儿来了!此人可不好惹呀!徐良曾经听老师说过,南海有个飞仙铁观音,不知道为什么,年轻的时候和恋人失散,寻找多年,没有下落,脾气变得越来越坏,稍不如意,便下绝情,武林中的高人,也怕她三分。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了这个女魔头。她到这儿来要干什么?此人与康殿臣是什么关系?看来情况有点不妙啊。徐良稳了下心神,把拜贴还给了康殿臣,十分自然地说道:“老剑客,您见了铁观音的拜贴,为何如此犯难呢?”“唉!将军,实不相瞒,这个铁观音不好惹呀!我们南海有十大帮派,其中最孤立最难惹的,就是一仙,这一仙指的就是南海飞仙铁观音。称她飞仙,可知此人轻功绝伦,蹿房越脊,如履平地;叫她铁观音,说明她人样子漂亮,但手段毒辣,翻脸不认人哪!她还有两位师兄,就是著名的南海二圣,一个是南圣人,绰号天不怕,名叫方世奎;一个是北圣人,绰号鬼难拿,叫方世标。这一仙二圣勾搭起来,谁惹得起呀!别说是我,就是肖道成也惧她三分。夏遂良来到三仙岛,遍邀南海各派,听说一仙二圣都去过三仙观,可能他们已经接受了夏遂良的邀请,愿意为三仙观出力卖命。彭芝花平时很少到这儿来,今日到此,会不会是知道三将军在这儿,受三仙观之托,特来找你的麻烦?故此我在为你担心哪。”

  康殿臣话没说完,报事的又进来了!“大寨主,彭老剑客等得有点不耐烦啦,她口出怨言,要往里闯,被我们劝住了。大寨主,请您早作准备。”“你让她少候一时,我马上就去。”

  报事的快步走了。康殿臣道:“三将军,我有个请求,想让您屈尊大驾,到里间暂避一时,等她走了,你再出来。”“这合适吗?”“合适。你避她并不说明怕她,只是为了少惹麻烦,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徐良看着康殿臣近乎乞求的样子,不便推托,转身进了里屋。这儿急忙撤去宴席,打扫屋子。还没等康殿臣出门呢,院中就是一阵大乱,接着脚步声响,一女八男来到厅前,康殿臣急忙出门相迎。

  前边这位老太婆,就是南海飞仙铁观音彭芝花。看年龄约有六十岁上下,虽然面皮松弛,但五官相貌,长得还算端正,看得出年轻的时候也称得起是个美人。虽然人才不错,但有一副冷酷无情的脸,让人一见,就觉得毛发皆奓。她的身后背着一对特殊的兵刃——仙鹤掌,乃是五金打造,长约四尺,鹤掌的爪尖,锋利无比,还带着钩,一般兵刃,都不好对付。再看彭芝花身后,站着八个随从,这八人全都穿青挂皂,佩刀悬剑,一脸杀气。

  彭芝花没等康殿臣开口,便冷笑道:“嘿嘿,插翅虎的架子可不小哇,让我们在门外干等大半天。没得到你的允许,就闯进了贵府,彭某多有冒犯,你还得海涵哪。”“彭老剑客驾临,康某礼应远迎。因为这儿正在聊天饮酒,故此有些怠慢,还望老剑客原谅,真是罪过。老剑客,请吧!”

  彭芝花也没客气,随着康殿臣进了大厅。落座之后,有人献茶,彭芝花也不喝,瞪着眼把大厅察看了一遍,目光盯着正面的帐幔,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康殿臣显得极不自然,干咳了两声问道:“请问老剑客,您从哪儿来?”“三仙观!”“到小孤山有何见教?”“无事不登三宝殿。康老剑客,你接没接到金灯剑客的请帖?”“拜读过了。”“你是怎么考虑的?”“我打算到三仙观帮兵助阵。常言道亲不亲故乡邻吗,在这种时候我还能不向着三仙观?只是岛上有点杂事没料理完,等我处理完了,马上就去。”“嘿嘿,康殿臣,你真会做戏呀!”康殿臣脸色一变,显得有点紧张:“老剑客,您这是什么意思?”“康殿臣,你不用耍花招,什么要料理杂事,小孤山有多少事情料理不完?实际上你根本没打算去!行了,去不去由你,别人不好勉强。我再问你一件事,听说白眼眉徐良到了南海,你知道不?”康殿臣故作惊愕:“徐良到了南海?不知道。”“不但到了南海,而且到了你的小孤山!”“不可能吧!他来这儿干什么?再说他要来了,我还能不知道?老剑客,您大概是听的传闻,请不要信以为真啊。”“康殿臣,你啥时候学会了这一套,瞪眼说瞎话?徐良不但在小孤山,而且住进了金斗寨!你不但知道,还天天在这儿请他吃酒!大丈夫怕了不做,做了不怕,你在称插翅虎,怎么敢做不敢承当呢!真叫人可发一笑!”

  康殿臣一看,人家什么都知道,再来软的也不行了,于是把脸一沉,袖一甩,说道:“彭老剑客,这儿是小孤山金斗寨,并不是三仙观的领地、下院,我愿干什么就干什么,夏遂良还能管得着吗?即使徐良到了我这儿,我也招待了他,你又能如何?”彭芝花眼眉一立,拍案而起:“康殿臣,别觉着你们南海五虎多了不起,我铁观音根本没拿你当一回事。我们都是南海人,应该荣辱与共,不应该向着外人哪!可你倒好,甘愿与南海各派为仇作对,投靠开封府!仅凭这一点,我就该把你们给废了!但我不愿这样做,因为咱们两个过去并无恩怨。老实告诉你,我到这儿来并非个人高兴,而是受金灯剑客所托,找你弄明情况的,这八位全是三仙观的人,按照金灯剑客的意思,要让叶秋生来,向你兴师问罪,是我念及咱们都是南海人,才挡住了他,亲自到这儿来了。虽然你态度蛮横,我不计较,只要你把徐良交出来,再随我三仙观走一趟,向金灯剑客赔礼认错,我再为你美言几句,你才能保住这条命,保住金斗寨。如若不然,只怕肖道成不会允许三仙岛附近有他的仇敌吧!到那时只怕你家破人亡,悔之晚矣!何去何从,你要速作决断!”

  康殿臣听罢,沉思不语。他的四个儿子压不住火气了,每人手提双锤,跳到当厅。康勇喊道:“爹,她是个什么东西,竟敢跑到这里来大话吓人!您赶快发话,让我们把她砸死在这儿得了!”

  大厅内外的头目、喽兵,早都有点窝火,见四位少寨主领头闹事,也都仗着人多,拽出了刀剑:“大寨主,您发话吧,把这个老妖婆废这儿得了!”

  铁观音看着这些人,脸上露出不屑一顾的神色,坐在那儿动也没动。她身边那八个随从,也都手按剑把,没显出丝毫惊惧之色。

  康殿臣心里明白,别看他们人多,一齐上也打不过铁观音,何况她背后还有二圣、三仙观和夏遂良!康殿臣不怒装怒,跳到康勇面前,“啪”就是一个嘴巴:“大胆!放肆!彭老剑客是自家人,又是你们的前辈,你们这些畜牲咋能如此无理!还不退下!”康勇、康猛等哥儿四个噘着嘴退到了一旁,其余的人也都退回原地。康殿臣赔着笑脸,向铁观音解释,并一再说明徐良确实不在小孤山。

  彭芝花对康殿臣的行动和解释,根本不予理睬,仍然以傲慢的口吻说道:“康殿臣,你不必在我面前耍这一套,彭某的为人,你是知道的,你如果真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就休怪我铁观音不讲义气!来呀,进内给我搜,先搜这大厅的里间!”“是。”八个随从各拽佩剑,就要进里间搜查。

  徐良躲在里间,把外边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他早就有点沉不住气了,打算同彭芝花照面,但被身边的人给按住了。徐良一想:算了,这位铁观音肯定不好惹,我先别逞能,看事态的发展再说。如果康殿臣能应付了这个局面,当然很好;若应付不了,到无法解脱的时候,我再露面。因此徐良强心着火气,没动地方。现在一听,彭芝花要亲自搜查,知道事情已无法援和,康殿臣若不让搜,双方就得动武,能为了我让人家损兵折将吗?不行,我一定得出去。他用手一划拉,把两个佣人拨到一边,咳嗽一声,挑帐慢踱方步来到前厅:“彭老剑客,你不必发怒,也不用动手,山西人在此!”当时这厅里就是一阵大乱。康殿臣等小孤山的人有点吃惊,彭芝花的随从更是惊慌失措,步步后退。

  彭芝花看了徐良一眼,冷笑道:“嘿嘿,白眼眉!徐良!你果然在这儿!老康头,你还有何话讲!”康殿臣道:“老剑客,徐良确实在这儿,刚才我那么说,是想骗你,我想着咱们都是南海人,总不会撕破脸吧。”铁观音道:“康殿臣,你不必狡辩,我要先拿下徐良,然后再同你算账。”

  彭芝花虽然没同徐良交过手,但也知道此人有些能耐,所以没敢小瞧。她转过身面对徐良,一伸手拽出背后那对仙鹤掌,厉声说道:“徐良,你真是胆大包天哪!听说你在中原出息的了不得,今天又跑到南海来逞能,这明明是欺负我们南海无人哪!今天我要先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知道南海飞仙的厉害!接招!”彭芝花话音一落,摆仙鹤掌劈头盖脑向徐良打来。

  徐良一看,这个老太婆太不近情理了,一句话不让说,就动手啊,打就打呗,我今天就领教领教南海飞仙的厉害!徐良想到这儿,伸手拽出金丝大环刀,一招拨草寻蛇,转换丹凤朝阳,往上就迎,两个人眼看就要打在一处。

  康殿臣可吓坏了。虽然他知道徐良武艺高强,但他敢断言:徐良决不是彭芝花的对手。这位铁观音手狠心黑,真把她惹恼了,可没徐良的好啊!白眉大侠要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于心不忍哪!换句话说,即使徐良打赢了,也未必是福,他怎么能得罪得起南海的一仙二圣、肖道成和夏遂良呢?康殿臣想到这儿,急忙高声喊道:“二位切莫动手,康某有话要说!”

  彭芝花和徐良刚刚打了两个照面,就发现这个年轻人刀法纯熟,快似闪电,心里不由得暗自称赞。徐良也觉得出这个女人攻势凌厉,武功高强,也加了十分小心。二人忽听康殿臣喊话,徐良压宝刀跳在一旁,铁观音也退在一边,瞪眼瞅着康殿臣:“你为什么要拦着?”康殿臣道:“老剑客,康某有几句话要说,等说完了,你们再动手不迟。”“有话快说,少啰嗦。”“老剑客,你住南海,徐良在中原,过去素不相识,从无交往,既谈不上恩情,也没结过冤仇,相互之间是井水不犯河水,今日初次见面,为何就要动手呢?真使人感到莫名其妙啊!当然了,你是奉夏遂良之命来拿徐良的,徐良不服拿,这才动手。可是,老剑客想过没有,夏遂良也是武林中的普通一员,尽管他名望很高,但他也应该遵守大宋的律令啊!可是他纵容门人弟子,干出许多不法之事,并与官府作对,这怎么行呢!远的不说,就说当前吧,夏遂良、昆仑僧等人到三仙观以来,到处散请帖,传请柬,要遍请高人,同开封府和上三门的人决斗。彭老剑客,你是明白人,他们这样做犯法不犯法?这已经不是门户之争,而越出了国法呀!徐良作为开封府的办差官,抓差办案是他的本职,别人不该阻拦哪!你也好,我也好,咱们都是局外人,何必趟这浑水呢!就凭您这么高的身份,同一个晚辈动手,赢了并不光彩,输了可是身败名裂呀!依我之见,彭老剑客最好别管这事,站在高山观虎斗,立在桥头看水流,让徐良去见金灯剑客,见肖道成,他们怎么说,怎么论,与我们无关。不知彭老剑客意下如何?”“呸!康殿臣,怪不得你千方百计不愿交出徐良,原来你已经投靠了开封府,给上三门溜须拍马呀!看来你已经背叛了南海派,那就是我们的仇人,我现在要先抓徐良,然后再与你了账。徐良,你还不束手就擒,等待何时!”

  徐良听了彭芝花这几句话,简直气炸肝肺!摆钢刀就过来了:“康老寨主,多谢您老人家的盛情,这个事情您不用再插手了,她彭芝花不也是个人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今天就要会一会南海飞仙,看她是怎样一个铁观音!”徐良说着话,纵身形跳到了当院,钢刀一摆喊道:“彭老剑客,屋里地方小,要打到院里来,徐某奉陪!”

  彭芝花气得双眉倒竖,咬碎银牙,甩手扔掉斗篷,摆仙鹤掌到了当院,在徐良对面拉好了架势,她的八个随从也跟到了当院。

  康殿臣一看,决斗已成定局,事情无可挽回,心一狠,发出了号令,他的四个儿子和四十几个喽兵,各拿兵刃,做好了准备,一旦徐良败阵,就要上前打帮手。

  且说彭芝花手指徐良,恶狠狠骂道:“丑鬼,我看你是活腻了,竟敢在老娘面前撒野,你与我拿命来!”“且慢。”彭芝花八个随从中的头一位,铁臂熊周胜过来了。她这八个随从,俱是三仙观请来的高手,虽称不起剑客,但武艺也非一般,尤其这位周胜,长得五大三粗,皮肤黝黑,满脸胡子,胳膊、小腿、胸脯上都长着黑毛,真和大狗熊差不多。周胜道:“老人家,杀鸡焉用宰牛刀。收拾这个小子,交给我们了,你就站一旁看着得了。”“周胜,你们可休要轻敌呀!同他交手,有把握吗?”“老人家,徐良也没长三头六臂,有什么了不起,你要不放心,让我们八个人齐上得了,我就不信他徐良一个人能顶得住这八柄长剑!”

  彭芝花心里虽然不大同意,但也不愿打击周胜的情绪,她知道这八位练就一套剑阵,厉害无比;另外也想看看徐良的能耐,好作到心中有数,于是点了点头:“诸位多加小心。”“知道了!”周胜一摆手,八个人一齐围了上来,把徐良圈在中间,八柄长剑摆成一个阵势,互相连环。周胜道:“徐良,进招吧!你若能破了我的剑阵,算是名副其实的白眉大侠;若破不了剑阵,看着没,这儿就是你的丧身之地!”

  徐良不但武艺高强,对阵势也略懂一二。见人家摆好剑阵,知道不拼命休想出去。徐良一时高兴,把大环刀还鞘,插在背后,一伸手拽出了青龙剑。徐良拿手的兵刃是刀,但对剑术也不外行,他要以青龙剑来破剑阵。徐良抽出宝剑闪目观瞧,看出这是按阴阳八卦摆的阵势,八柄剑分为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徐良一想:我从乾位杀起,先把你的阵势搅乱再说。想到这儿他摆宝剑杀了过来。八个人见徐良出手,直攻乾门,知道他懂得破阵之法,急忙摆剑迎敌,一时间八道寒光上下闪动,犹如八条银蛇飞舞,缠住了徐良,九柄剑战在一处。

  徐良进入剑阵,步步踏着路数,丝毫不乱。他首先使出魔光剑中的第一招,叫“天河倒泻”,一招分八招,挡开了八人,剑锋一转,紧跟一招“霹雳狂风”,身随剑转,转眼间又同八人各对了一剑!好家伙,谁也没料到徐良有这么高的剑术,其身法之快,剑招之新,把铁观音给惊呆了!徐良接着使出了第三招,叫“旋转乾坤”,由阵里突出阵外,一转身,一柄剑反把八个人给困住!铁观音一见暗叫不好!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徐良宝剑闪过,红光迸现,一颗硕大的脑袋滚落在地,周胜已经死于非命。剩余的七个心一慌,弄不清徐良在阵内还是阵外,一齐摆宝剑往中间拼刺,惨嗥声起,又倒下了四具尸体,剩下的三个刚想要走,被徐良宝剑一挥,“扑通”、“扑通”,全都栽倒尘埃,也就是片刻之间,铁观音的八个随从倒下了四对!

  康殿臣见徐良大获全胜,不由得高声赞叹:“好一个白眉大侠,果然名不虚传,老夫算开了眼了!”康勇、康猛等人也跟着叫好:“好啊!三将军一鼓作气,再接再厉呀!”

  彭芝花早气得七窍生烟,她杏眼圆睁,暴跳如雷:“丑鬼,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与我拿命来!”“老剑客不必发怒,山西人在这儿等着呢!只要你乐意交手,我就奉陪!”徐良心里明白,别看他一柄剑杀死了八个随从,但要想战胜彭芝花,决非易事!他急忙把宝剑还匣,拽出了金丝大环刀,等着彭芝花发招。

  按理说,彭芝花同徐良交手,应该等徐良发招,一者自己是个长辈,二者显出容量,可是今天彭芝花早急了,等不得徐良动手,她的仙鹤掌挂定风声就打过去了。徐良不敢怠慢,闪转腾挪,与她战在一处。两个人打了三十几个回合,没分出输赢。这是因为彭芝花性急,招数有点乱;徐良稳重,以柔克刚,这才打了个平手。虽说是平手,徐良明显地处于下风。彭芝花见战不下徐良,心中有点发急:来的时候是九个人,现在剩了我一个,康家父子还虎视眈眈站在一旁,如果我同徐良打的时间长了,体力不支,他们再乘虚而入,我岂不败在此地!干脆用暗器把这个丑鬼打发走得了。原来彭芝花这对兵刃不但厉害,而且还是暗器,兵刃前边的铁掌是活的,一摁绷簧,铁掌耷拉下来,勾在仙鹤的翅膀上,露出铁杆。这铁杆是空的,里边藏有用毒药煨就的十二支铁莲花,只要打到人身上,必然中毒而死。

  彭芝花打定主意,两个人又过了一招,她假装败阵,向西北便退。徐良在后边压刀就追,两个人相距也就在八尺左右。彭芝花听音辨向,暗中高兴:徐良,今天该着你死,到了阴曹地府,休怪老娘艺狠心毒啊!她摆动右手中的仙鹤掌朝背后一指,铁掌落下,“嗖嗖嗖”三支毒药铁莲花直奔徐良面门打来。这一连串的招数一气呵成,铁莲花疾如闪电,快似流星,两个人相距又那么近,彭芝花自忖这一招是必赢无疑。

  徐良见彭芝花往下败,他压刀追赶,心里也高度警惕着。他看出对手的招数并没散乱,而且占着上风,现在突然败走,必是想用败中取胜的方法赢我。这败中取胜或是回马枪,或是打暗器。徐良心想:我这十几年专研究如何打暗器了,你想用暗器赢我,谈何容易!因此他就做了对付的准备。追着追着,徐良见铁观音猛一转身,冷不丁举起了仙鹤掌,徐良知道是暗器到了,急忙摆好钢刀,三支铁莲花接连飞来,被徐良的刀背一磕,“当当当”,全都打落在地。铁观音“哎呀”一声,二一次按动绷簧,再次飞出三支铁莲花,同样被徐良打落,她这右手仙鹤掌中的暗器算放完了,连徐良的衣裳边也没挨着。

  康殿臣并不知道彭芝花要用暗器,因为南海飞仙武功高强,平时没用过这东西,今天是情况特殊,不得不用,一打出来,康殿臣便大吃一惊,心说:完了!两人相距那么近,徐良能躲得了吗?等徐良接连打落六支铁莲花,康殿臣高兴得直拍巴掌:“还得说白眉大侠,手法真高啊!”

  彭芝花放暗器没打着徐良,就等于失手啊!羞得她面红耳赤,真有点气急败坏了,用力一甩,铁掌又按好了,扭转身就想和徐良拼命。徐良嘿嘿一笑,说道:“老剑客,既然你施放暗器,咱就再比试一下暗器得了。”徐良说着话,把金丝大环刀往嘴里一叼,伸双手由百宝囊中掏出两把石子,没容彭芝花作好准备,左手一抖,“哧哧哧”,石子像雨点一样,劈头盖脑,向彭芝花飞去;彭芝花见势不妙向右边侧身,徐良的右手一抖,没羽飞蝗石又打出去了,徐良靠这两手飞蝗石打倒过不少英雄人物啊!彭芝花一看这么多石子,散开来一大片,碰上一颗都不得了啊,真要被打得鼻青脸肿,岂不太丢人了!好个彭芝花,不愧为南海飞仙,仗着超人的轻功往起一纵,跳起一丈多高,徐良的两把飞蝗石都落空!徐良一见,甩双手又打出了六支袖箭,彭芝花在空中摆仙鹤掌把袖箭全给打落在地,还是没能碰着!彭芝花心想:这下该歇口气了。哪知道脚刚沾地,只听徐良喊了一声“看镖!”“刷刷刷”,六点寒星迎面飞来,吓得彭芝花扑身倒地,一个就地十八滚,躲过了钢镖,再看对面砖墙上,飘摆着六条红绸,钢镖全打进去了!

  铁观音一口气躲过徐良的三种暗器,又累,又吓,只见她鼻洼鬓角的汗水出来了,站在那儿微微有点发颤,说话的声音也有点变了:“丑鬼,你还有什么暗器,全抖搂出来吧,让老娘再领教领教!”“哎呀老人家,你真行,全让你给躲过去了,我只有这么几手,别的没了。”“好啊,你要没有,告诉你,我这儿还有六支铁莲花,非让你尝尝不可!”徐良眼珠一转,往前走了两步,倒提宝刀,双手抱拳:“老剑客,你真是名不虚传,徐良十分佩服。这样吧,咱们俩刚才比试多时,都累得不轻,兵刃,暗器,都较量过了,咱们先到屋里喘口气,喝点水,你若愿意再比,山西人奉陪;不愿再比,想上哪儿上哪儿,我们也不阻拦,你看如何?”“徐良,咱俩的账今天必须了结,我要不取下你的狗头,决不离开金斗寨!”“老剑客,我就那么点能耐,全用完了,真要再比,非输了不可。您就高高手,让我过去得了。”“没那么便宜!难道说我那八个随从就白死了不成?”“这样吧,我给你磕个头,您就饶了我吧。”徐良说着话,前进一步,单膝跪地,就要磕头。彭芝花牙一咬心一狠,趁势伸右手抓向徐良的天灵盖。就听“哎呀”、“扑通”,有人摔倒在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