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七十八回 盛友如云侠剑齐集开封 同仇敌忾群雄共赴武场

  包大人听完蒋平的禀报,当天晚上修好本章,次日早朝,赶奔八宝金殿,出班跪奏,把八王的近况诉说了一遍。仁宗闻听勃然大怒,把龙案“啪”一拍,高声喊喝:“胆大的贼寇,竟敢在辇殿之下,兴风作乱,囚禁朝廷的八王!朕必发天兵,殄灭匪巢!”皇帝这就要起兵。包大人闻听,又赶紧启奏:“陛下且慢!”仁宗一愣:“包卿家,为何拦朕?”“陛下且息雷霆之怒,他们凭的就是手中有人质,八王爷的性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倘若万岁发兵攻打,他们必然狗急跳墙,先下毒手。臣如此计划:八月初一,命徐良等前去打擂,先把贼稳住。等把八王爷救出来,再发兵攻打匪巢也不为迟。”“嗯。”仁宗点点头,“卿所奏极是,但愿你们旗开得胜,届时朕也许赶奔莲花观前去观擂。”“臣遵旨。”包大人启奏完了,退殿回府。

  到了府里,包大人处理了几件临时的案子。第一件就是在莲花观捉到的那个小观主郭达,包大人提笔判他十年徒刑,送往沧州监禁;第二件是跟他通奸的邹氏,此女败坏风气,逼迫本夫,虐待老公公,手段也很残忍,判处五年监禁;另外,把刘老汉找来,给了他五十两纹银,让他回家度日。刘老汉感恩不尽,涕泪横流,谢过包大人,下堂去了。

  包大人又命圣手秀士冯渊、蒋昭蒋小义,备好车辆,把妙手先生刘世奇送回南郑。临行之前,包大人赠送纹银五百两。妙手先生直摇头:“相爷,这是小人应尽之责,我是分文不受!”包大人见老先生固辞不受,同蒋平一商量,就给老先生送了一块匾,亲自书写了“侠义可钦”四个大字。然后命蒋平把老人家敲锣打鼓送出东京,由冯渊和蒋昭把刘世奇送往南郑县福寿堂药铺。

  不细说诸事,单表翻江鼠蒋平连日来到处奔波,忙了个手脚不停。他上半日在府里值班,下半天还要到迎宾馆去看看有谁来了,好安排人接待。这一天,蒋平带着白芸瑞、徐良又来到了迎宾馆。南侠展昭、黑妖狐智化把三位迎到里面,爷儿五个坐下闲谈。自迎宾馆成立以来,至今还没见过一位客人,大家有些焦急。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门上有人禀报:“回展老爷、智老爷的话:门外来客人了!”喝!几个人一听真高兴,正愁着没客,来了!大家都站起来,赶奔出去迎接,只见店房外面并排站着四老头儿。

  嘿,四个老者这个好看哪!头一个,面赛三秋古月,银髯飘洒前胸;第二个,面如姜黄;第三个,面似重枣;第四个,长得是花脸。这四个老者每个人都是头戴草纶牛,下穿多耳麻鞋,手拄一条拐杖。徐良一看不是别人,竟是春秋四老。徐良赶紧上前跪倒:“四位老人家,欢迎,欢迎,晚辈徐良迎接来迟,请多多恕罪!”春月春光好把徐良拉起来:“孩子,没想到咱爷儿俩又见面啦!”“说的是,不过常言道:两座山到不了一起,两个人总有见面的时候。四位老人家请进,请进!”说话间把四位老人家迎进客室,向人们一一作了介绍。蒋平一抱拳:“四位老人家,难得你们千山万水前来帮兵助阵,我代表开封府的包相爷和各位英雄,向四位致意了!”春光好手捻银髯微微一笑:“四义士不必客套。咱们都是上三门的,祖师爷亲,门户亲,我们来帮忙是理所当然。不过咱把丑话说在前边,我们哥四个可没什么能耐,无非是摇旗呐喊助威罢了。”一句话把大伙都逗乐了:春秋四老没能耐,谁还有能耐呢?正说话间,报事的人又进来了:“报,客人到!”

  蒋平率人赶奔店房门前一看,是两个人。上首这人长得身材高大,头戴逍遥巾,身穿黄布袍,腰系丝绦,双垂灯笼穗,胖袜云鞋,背后背着一支单拐,手拿一把折扇;往脸上看,他面似银盆,两道苍眉,一对俊目闪亮如灯,鼓鼻梁,方海口,五绺花白胡须。看下首这人,把人们吓了一跳:长得阔口咧腮,满头打卷儿的头发,多日不梳洗,都擀了毡啦;一张脸黑黢发亮,两只眼睛向外鼓着,大狮子鼻,鲇鱼嘴,满嘴的蒜瓣牙里出外进,一脸连鬓胡子,相貌十分凶恶;他手里拿的是一把大芭蕉扇。这俩人,只有徐良认识。他赶紧抱拳当胸:“哎呀,原来是你们二位老人家,徐良这边有礼了!”两人一见徐良喜出望外:“三将军一向可好?”“托二老剑客的福,我还好——四叔,我来介绍介绍。”原来他们乃是江湖上最著名的人物:天聋仙师赵朴、地哑仙师粥马瘟魏百宝。

  众人像群星捧月一般把两位老剑客请进厅堂。春秋四老一见,赶紧站起来,冲着两人一抱拳;两人也向四老还了礼。蒋平忙命仆人献茶。魏百宝是热心肠,性烈如火。大家刚坐稳,只听地哑仙师魏百宝嗷嗷直叫:“徐良,我问你:是郭长达在东京立下了什么八王擂了吗?”“不错。”“哼,这个老匹夫,我早就认识他。四十年前我就说他不是个好东西!他身为莲花门的总门长,竟敢如此猖狂,囚禁国家的八王爷,真是死有余辜!但等开擂那天,我要报打头阵,会斗郭长达,我把他撕碎了,碾烂了,也不解心头之恨!”大伙都乐了,知道魏剑客心直性耿。徐良一笑:“老剑客,您先休息,有您出力的那一天。我估计,这个仗小不了哇!”“你知道都有谁给他当帮凶?”白芸瑞补充说:“老剑客,据现在所知,有血手飞镰江洪烈、三尺地灵魔陆昆、飞剑仙朱亮,别的还不清楚。”“嘿嘿,全是碌碌之辈,不值一揍哇!”魏百宝这话说的可是口大了些,但人们也没抬杠。蒋平吩咐赶紧摆宴,给六位老人家接风。厨房里早有准备,刀勺齐响,不大一会儿,摆上了丰盛的酒席。

  大伙团团围坐,蒋平向六老频频敬酒。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夏至夏天长老剑客说话了:“四义士、徐良,但不知你们都邀请了哪些人帮忙啊?”徐良回答说:“我们请的人可不少,除了你们几位高人之外,还请了四川蛾眉山的白云剑客夏侯仁、冰山北极岛的风上人雪竹莲、辽东六老、云南三老、山西二绝、乾坤五老、中山五老等人。”“好哇,据我看这是一场生死决斗,既是开封府跟贼人决斗,又是门户间的决斗哇!你们还是多加谨慎才是。”“谨遵老人家的吩咐,我们全做了准备。”“好好好。”人们正说着话,这时报事的又跑进来了:“报,回蒋老爷、展老爷,客人到!”众人一听全放下了筷子。蒋平吩咐徐良、白芸瑞去迎接,他继续陪着六个老人家。

  徐良和白芸瑞来到店房前一看,来的又是四个老者。头一个是黑脸儿;第二个白脸儿;第三个红脸儿;第四个也是黑脸儿。原来正是辽东六老中的四位。头一个家住筠州卧虎沟,乃铁面金刚沙龙;第二位是徐良的老岳父,家住陕西三千户,人送绰号大刀镇陕西,名叫严正方;另外两位乃是辽东来的,一个是翻江海马尚君义,一个是浪里白条石万奎。再一看,咦?不单是他们四个,而且还带来了不少人,有徒弟有伙计,还有两辆轿车,有两个大姑娘从车上下来了。这两个姑娘生得千娇百媚,万般的风流。头一个白净面皮;第二个面色有些黑。她们腰中都挎着刀,虽是女子,但一派英雄气概。她们是谁呢?乃尚君义的女儿尚玉莲,石万奎的女儿石榴花,是跟着老人家从辽东来的。徐良一见,赶紧抢步上去,跟众人见面。四老捻髯大笑:“良子,多时不见,你可好哇?”“多谢老人家关心,我活得还好。芸瑞,来呀!你都不认识,我给你介绍介绍。”白芸瑞刚进世面,哪里认得这些高人?徐良一一作了指引。白芸瑞向各位老人家行了礼,然后往里相让。黑妖狐智化张罗着,把车赶到大院去,派人卸车,给牲口刷洗饮遛,备上草料,招待仆人的也有专人负责。把几位主人接进厅堂,屋里的人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蒋平又给指引了一遍。然后大家重新归座。尚玉莲和石榴花是晚辈又是女孩子,蒋平和展昭对此早有安排,在秦家店的后院包了几间房子,独门独院,是专门招待女眷的。负责的一个是南侠的妻子丁月华,第二个是徐良的妻子严英云,带着几名丫鬟左右侍候,丁、严二人把她们引到了后宅,另设一席,不提。

  再说前边,报信儿的又来了:“报,客人到!”蒋平和徐良众人一听都乐了:看这事怪不?说不来都不来,说来都一天来了。蒋平让徐良他们陪着几位老人说话,自己带上展昭、智化迎到门外。抬头一看,来者正是云南三老。头一位,古来稀左九耳;第二位,梅花千朵苍九公;第三位,闹海老龙神苗九西。除他们之外,也带来了不少帮手,除去几位徒弟,就是老龙神苗三爷的儿子小龙神苗正旺和他的孙子海底寻针苗顺苗志奇。四爷跪倒见过师父和两位师伯;南侠、智化也过来施礼。老龙神把蒋平扶起来:“蒋平,我们来晚了吧?”“不,正是时候,离八王擂开打还有五六天呢。”梅花千朵苍九公又问:“蒋平,谁抢到我们前头了?”“春秋四老、天聋地哑二位仙师、辽东六老,除他们就是你们了。”“哦,好!往里走,往里走!”进了厅堂大家彼此见过,互道辛苦,重新又加了一桌,让大家归座。这就更加热闹起来了,说笑之声传出户外。

  却说云南三老,大爷古来稀是个性情温和的人,轻易不说话,苗三爷对人也比较随和,唯独梅花千朵苍九公性情开朗,脾气暴躁,是个急性子,屁股刚沾凳子就问徐良:“良子,听说你摊上了官司,是吗?”“噢,是的,不过事情早就过去了。”“我在云南听说出了个假徐良紫面金刚王顺,化装成你的模样,冒了你的名字,进皇宫作案,你为这事背了黑锅摊了官司。是这样吗?”“对,一点不假。”徐良把以往经过讲述了一遍。苍二爷把桌子一拍:“嗨,看来不怪别人,全怪我呀!是我有眼无珠,看错了人啦!想当初,我听人介绍才收了神拳太保王兴祖为徒,我认为他不错,哪知面善心恶,是个人面豺狼啊!唉,看留下多大的祸害!我在云南听了就急得火冒三丈,恨不得能肋生双翅,飞到东京,看个水落石出。良子,你受委屈啦!”“老人家请放心,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个王顺也没得到好结果,已经名正典刑了。”“好,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古来稀左九耳插话了:“蒋平啊,这次八王擂,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蒋四爷打着咳声,把事情告说一遍。古来稀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郭长达也太猖狂了,竟敢在天子脚跟下摆擂,囚禁一国的亲王,真是死有余辜啊!”蒋四爷点点头:“说得是啊,就因为他手中掌握着人质,所以才这样猖狂。只恨我等无能为力,使国家的亲王至今还在魔掌之中。”众人听了感叹不已。苍二爷说:“你等不必着急,不是只有五六天了吗?眨眼就到,咱们擂台上见输赢。我们老哥仨自离了三老庄就已抱定决心,不帮你们打胜了决不回云南!”众人闻听,非常感谢。正在这时候,门上的人又跑进来了,连他自己都乐了,笑哈哈地施礼:“报!报蒋四老爷、展老爷、各位老爷:客人到!”“噢?”徐良站起来,“待我出去看看。”

  徐良转身要走,芸瑞也跟上来了:“咱哥俩一块儿去。”到门外一看,真是喜出望外,来人原来是金睛好斗梅良祖梅老剑客和山西第二绝神行无影倒骑驴的剑客谷云飞。徐良赶紧跪倒:“弟子参见师父、参见师叔!”二老把徐良扶起。徐良把芸瑞叫过来,向二老作了指引。两位老人一见芸瑞如此英雄,特别高兴。梅良祖这老头儿的脾气也非常暴,见面就问:“良子,听说郭长达摆下八王擂,是为什么?谁是帮凶?他闹腾到什么分上了?快跟我说说!”徐良笑着说:“师父,您老人家风尘仆仆刚来,先喘喘气,容弟子以后慢慢给您讲。”梅良祖急得把脚一跺:“咳,废话少说,你就快讲吧!”徐良一笑,心说:我老师还是当初那个脾气。他不敢违抗,就在店房门前,把事情的经过讲一遍,芸瑞在旁边作着补充。这时蒋平从里面出来了:“良子,谁来了?”“四叔,您看是谁?”蒋平一看:“哎哟!二位老剑客,咋不到里面去?我们正等着哩!”徐良回答说:“我师父正打听京里的事情。”“嗨!里边有地方,何必在这儿站着?往里请,往里请!”遂把二老请进厅堂。

  梅良祖进来一看:“哟!我来迟了,各位早!”他们都是熟人,大家彼此见过,蒋平请二老入席。徐良取来食具,满满地给斟上酒。梅良祖举杯在手,紧锁双眉:“各位,你们也该都知道了:郭长达这老家伙不是东西,几年不见,他倒像成了气候,竟敢在天子脚下摆下八王擂,大言不惭,要与上三门、开封府决一雌雄!我看他是活腻啦!”众人听了不住地微笑:可不是吗,郭长达这是自寻死路,弄不好连莲花门都难存在了。梅良祖让徐良过来,把近几天的情况讲给他听。徐良搬把椅子,坐在老师身边,如此这般地讲着。梅老剑客听着时而皱眉,时而瞪眼。

  这天晚上,包相爷亲自到秦家老店,看望各位老剑客,问寒问暖,非常热诚。众人一看,包相爷位极人臣,能这样礼贤下士,深受感动,都向包大人表示:关于救八王爷一事,请包大人放心,我等将竭尽全力。包大人不住地称谢。

  转日天明,蒋平、徐良、白芸瑞等,赶奔秦家老店给各位老剑客问安。大家正在谈话,门上人进来禀报:“报,各位英雄,客人到!”徐良一笑:“各位老前辈,这两天正是来人的时候,你们都坐着,待我出去迎接。”白芸瑞、蒋平、智化、展南侠,老少爷儿五个一起到了门外,抬头一看,嘿!来的却是中山剑客武元功、展翅腾飞臂摩天纪老纪华成、一朵红云飞莲道人纪华文。没想到这几位老人从塞北赶来了,原来请帖没有给他们发。蒋四爷抢步向前:“各位老剑客一向可好?欢迎,欢迎!”武元功一笑:“四爷,看来我们有些唐突了?没有收到请帖就自己来了。四爷,我们这么做,你是否认为——”“哎哟哟,老剑客言重了,您可别挑理儿。”蒋平不等对方说完就赶紧解释,“我不是不想请你们,只因路远,又怕你们家里忙,不便打扰,若是知道你们能来,那我是求之不得的哩!”徐良、白芸瑞等人也上来施礼,大家说笑一阵,把三位老人请到里边,山西雁徐良逐个作了介绍。众人彼此见过,重新归座。

  当各位坐下,徐良抱拳当胸:“请问三位老人家:你们是从大同府来的吗?”武元功点点头:“三将军,你猜对了。自从你们大破阎王寨之后,老朽一直留在塞北,整顿山寨。一年多变化可不小,现在边塞的百姓安居乐业,大同府秩序正常,去年还得了个大丰收。人们提到开封府,无不感恩戴德;提起各位英雄,无不想念啊!”蒋平又问:“你们是怎么得到信儿的?”武元功一指展翅腾飞臂摩天:“你问纪老。”纪华成手捻银髯笑着说:“四义士,说来话长。我们原不知开封府的事情,因我一个侄儿到开封办事得知这个消息,老朽告知武老剑客等,故此赶来助阵。”众人听了,觉得人家主动登门,真是难能可贵。徐良把京城的事情向三老介绍了一遍,三人闻听不住地感叹。众人心说:既然这郭长达敢摆八王擂,以此赌输赢,那么他必然有所准备,而且郭长达能量极大,手眼通天,结识天下的英雄好汉。他肯定也请来不少帮手,但都是谁呢?

  再说,从昨天开始,陆陆续续来了宾客,左一拨儿,右一拨儿,整个秦家老店里院外院都住满了,把蒋平、徐良等人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为了议事方便,疯僧醉菩提凌空、北侠欧阳春,也从相国寺搬到店房里来,与众人住到一处。要论来的这些人资格老,能为大,还得属凌空和尚,无形之中就成了这里的主人。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觉就到了八月初一这一天。大伙儿按蒋平头一天的布置,八月初一是正日子,为了不引人注意,众人分散赶奔莲花观,散乱着夹杂在老百姓当中。

  单说山西雁徐良、玉面小达摩白芸瑞,带着细脖子大头鬼房书安、蒋昭蒋小义、小侠龙天彪、飞行小太保钟林,出开封府,过风丘门,在晌午之前就到了。原先莲花观的山门前只是一片空地,周围是小树林,现在整个被擂台给占了。再看这擂台,高达三丈六尺,与别的擂台不同,没有梯子。这么高,又没梯子,这就要看你的真功夫了,假如连擂台都上不去,那你就甭打擂了。还有,这座擂台十分宽阔,都是用半尺多厚的台板铺的,让木匠用刨子刨得溜光,上面铺着毡子,刷平刷平的。这擂台宽有四丈八,长有五丈二,上面用芦席搭着顶,翘檐卷脊,金碧辉煌。正中央悬着一块金匾,用金纸贴的大字离多老远就看见了,上写“八王擂”;四个角上挂着宫纱灯,在席棚上并排插着十八面彩旗卷动,显得十分壮观。擂台的后面有大红的帏幕,没有上场门、下场门。这后台比前面还宽绰,摆着桌椅板凳,是供莲花观的人休息、候场用的。前面的广场,已经挤满了老百姓。人们知道,这次打擂,是要以八王千岁赌斗输赢,这题目就很新鲜啊!另外,有不少人关心此事,要看一看,究竟是上三门厉害,还是莲花门厉害;是开封府的办差官厉害,还是贼寇厉害。因此,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把整个京城和周围六县都惊动了,把个莲花观围得风雨不透。郭长达让全庙的老道都在外面维持秩序,维护莲花观的安全,又特地派专人看护八王千岁,恐怕开封府乘乱把八王爷抢走。

  单说徐良诸人挤到人群中间,在离擂台不远不近的地方站住。时间还不到正中午,只好焦急地等待着开擂的时间。

  工夫不大,就听见后台“呼隆隆”地响起了众多的脚步声,估计后台坐满了郭长达的人。又等了一会儿,只见出来个小道士,手里拿着金钟,对着台下当!当!……敲了九下。钟声传向四面八方,台下“刷”一下都静下来了。小道士敲完了一句话没说,转身返回后台。

  小道士一回后台,接着出来的正是莲花观的观主、莲花门的总门长郭长达。他今天换了一身新衣服,头上戴着九梁道冠,一块美玉安在顶门,金簪别顶,身穿蓝绸子道服,圆领大袖,腰扎水红丝绦,后背量天尺,手持拂尘。他显得格外精神,胡须梳得刷亮,神采奕奕地来到擂台的台口,把拂尘摆了几摆,晃了几晃,大声呼道:“无——量——天——尊!善哉——善哉!各位施主请了!”本来台下已经够安静的了,经他这么一呼叫,把全场镇住,更是声息皆无,再加上郭长达嗓子也洪亮,离得老远都能听得很清楚。他接着说道:“各位!今天是八月初一,也是我们八王擂开擂的日子。我代表莲花门向各位来宾和观看比武的乡亲们,表示热烈的欢迎!”众人听了一齐鼓掌,等掌声落了,郭长达又接茬儿说:“众位,大概有人不清楚,我们为什么设这座擂,为什么又叫‘八王擂’?或者还要问我们立擂的宗旨、比擂的方法。贫道这就向大家交代清楚。为什么设这座擂?只因为上三门之中出了个赫赫有名的白眉毛徐良,以及近来出世的玉面小达摩白芸瑞,他们两个代表着三侠五义、小五义、小七杰,就是说代表着开封府。这徐良和白芸瑞,既是绿林人出身,却忘记了绿林的根本,对绿林人遇到就杀,见到就斩,毫不留情;他们为报私仇,对其他门户的人随意杀戮,手段残忍。不说别的,单说我莲花门,死在他们二人手里的就不计其数,尤其是死在徐良手里的竟数以百计!贫道作为莲花门的总门长,岂能视若无睹啊!但是同徐良他们讲理又讲不通,所以只能通过擂台来比试输赢,故此立下了这八王擂。立此擂的宗旨,就是我们莲花门要与上三门决一雌雄,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不是鱼死便是网破,为的是让天下的老百姓,各位子弟、老师,给我们作个见证,看看我们几个门户,究竟谁高谁低。另外,这擂为什么叫‘八王擂’?大家知道,大宋朝有个八王千岁赵德芳,这老头儿没事儿到外面化装私访,结果被我们发现请进了莲花观。我们的意思,打算叫八王千岁一碗水端平,给我们两家解解纠纷。哪想赵德芳年迈昏庸,不辨是非,一口咬定说开封府、上三门做得对,指责我们莲花观无是生非。因此,我一怒之下把他囚禁在莲花观,开封府三番五次来要人。怎么办呢?我就立下这个擂,如果开封府赢了,我们把八王爷送回去;如果开封府、上三门不是我们的对手,对八王爷,我们是杀剐存留,任凭自便。下面说比武的方法:这次立擂,东道主是莲花门,也请了其它门户的一些朋友来帮兵助阵。打擂的主要是开封府的办差官和上三门的人;倘若有人乐意给他们帮忙,我们也不拒绝。除了我们两家之外,就是看热闹的乡亲百姓,要是有兴趣,愿意登台献艺的,我们也欢迎。不过想要登台,你可得先把命豁出来——这地方,打死人不偿命!因此我奉劝乡亲们,但凡能不登台最好别登台,你就站脚助威得了。现在,就开始打擂!”郭长达说完了,一挥拂尘,返归后台。

  郭长达刚回去,“噌!”蹿出一个人来。这人三十挂零的年纪,身高九尺开外,宽宽的肩膀细细的腰梁,光着头,绾着牛心发纂,铜簪别顶,短衣襟小打扮,勒着十字绊,大带煞腰,下面是骑马扎蹲裆滚裤,登着一双皮脸儿爬地虎四喜快靴;往脸上看,面似镔铁,黑中透亮,好像黑锅底,两道粗眉飞插双鬓,一对大眼黑白分明,准头端正,方海口,满嘴的大板牙,稍稍有点连鬓胡子茬儿。只见他来到前台,先作了个罗圈揖,然后抖丹田喊道:“哟——呔!各位乡亲们,各位子弟老师!在下乃莲花门弟子,江湖上人称‘过天星’,名叫柳春达!打擂就要开始了,我先来登台练几招粗拳笨脚压压场子,请众人开眼!”这柳春达说完,往下一哈腰,“啪,啪……”把莲花拳八八六十四路练了一遍。别看柳春达长得丑陋,可功夫并不浅,他伸手似挖垄,蜷手如卷饼,身似蛇形腿如钻,拳似流星眼如电,猫蹿、狗闪、兔滚、鹰翻,蟒翻身、龙探爪、猴上树、虎登山,各种绝艺全抖搂出来了。老百姓不住地鼓掌,大声喝彩。因为人多,这掌声和喝彩声就像海潮翻腾似的。柳春达收招定式往那一站,气不长出,面不更色。照理说见好就收得了,但是柳春达经大家这么一阵用力鼓掌、高声喝彩,他就飘飘然,忘乎所以了。他嗓子眼儿一痒,就又吹上了:“呀——呔!各位在座的有没听清楚的吧?在下姓柳,叫柳春达,我乃莲花门的门人弟子,莲花观的观主郭长达郭老前辈是总门长,我是他本门的亲徒侄,曾学艺二十一载。今天我不想说别的,想问一问:开封府的人来了吗?徐良来没?玉面小达摩白芸瑞来了没?你们两个若是听见了,谁敢登台,跟姓柳的比试比试、较量较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