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七十六回 审妖道方知底细 围下院巧遇劲敌

  细脖大头鬼房书安,为捉拿莲花门总门长郭长达,赶奔到刘家集老刘头家。为什么上这儿来?老刘头说他儿媳妇邹氏不贞,与郭长达通奸。此事究竟真假,老房心里还没底,但盼这是真的。他由山冈上下来,直接来到刘家集,很顺利地来到小十字街。他借星斗的光辉一看,正是老刘家的杂货铺,因为白天他踩好了道,不走前门,一拐弯儿直奔矬墙而来。这矬墙没有一人高,由条石和碎砖堆砌而成。房书安站到这儿,脚尖一跳,扒着墙头往院中观看,但见三间房东屋点着灯呢,洗耳侧听,院里静悄悄的。房书安双脚点地,“噌”地一下蹿上矬墙,双腿一飘,就跳到院中。他高抬腿轻落足,凑到后窗户跟前,扒到后窗户上,用舌尖舔破窗户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往屋中观看。看到屋里靠南边有一铺炕,这炕收拾得很干净,被窝、枕头都准备好了。靠前院的窗户跟前,放着一张长条桌。桌上摆着几碟点心,还有酒杯、筷子、匙碟等。一个女人正在对镜打扮,只见她把眉笔、口红放起,转过身来,老房一看正是那个邹氏。他见她又把箱子盖儿打开,从里边拿出来几件新衣服,换了一件红色的觉得不合适,又换了件粉色的,而后拿镜子前后照照,看那样是挺满意,便把别的东西都归置好,起身到院儿里去了,然后又回到屋里,坐一会儿站一会儿的,看样子像是等人。房书安估计大概是等郭长达,就静心屏气地耐心等着,想看个究竟。等啊,等啊……好容易到了三更过后,就听见有人轻轻叩打窗户,“梆梆梆”。“来啦。”邹氏一阵风似地把房门打开。随着声音响动,房书安看见邹氏领进一个人去,借灯光一瞧,果真是个出家的道士。此人身高过丈,细条条的身材,头上九梁道冠,身穿灰色道袍,腰系丝绦,往脸上观看,黄焦焦的一张脸,三绺花白胡须,手里头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包袱,跟邹氏两个人携手揽腕走进房中。老房一看,不是郭长达,这个泄气劲就别提了。但是房书安一想:尽管他不是郭长达,也是莲花观的道士,如果把他抓住,也能问明莲花观的奥秘。别的不问,就问他八王千岁在哪儿,要能把这件事打探出来,也就不虚此行啊。想到这儿,房书安就不泄气了。这时就听邹氏在屋里撒娇:“你这人真是的,怎么来得这么晚呢?”老道手捻须髯,轻轻一笑:“呵呵呵……并非贫道失信,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最近我的庙里来了上眼皮儿管家了,我不得不听人家的,人家不歇着,我哪儿敢出来呢?”邹氏瞪了他一眼:“你总是人家人家的,你不是观主吗?你怎么还有上眼皮儿呢?谁能管得了你?”“哎,我虽然说是观主,可管我的人也不少,你哪知道其中的事情呢,妇道之家问这没用。哎,你看,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拿来了。”老道说着就把包袱往桌上一放,邹氏亲自打开,房书安也要看看是什么,一看里头有几块衣料,在衣料的浮头儿是一包首饰,有一对赤金镯子,几只戒指,还有一支凤钗,看样子沉甸甸的,都是些值钱的东西。邹氏一见乐得手舞足蹈:“嗯,这还行,你从哪儿弄的这些东西?”“哎呀,我身为堂堂观主,要拿这点东西还费劲吗?我没说吗,我的上眼皮儿来了,我得背着他,等他走了,我就随便了。”“嗯,你看酒菜都凉了,我还得热一热。”“不必了,我刚在庙上吃过。”“喝啊,不喝酒有什么意思?人家都给你准备了。”“好好好,我少饮一些,不过,我休息片刻还得回去。那上眼皮煞是厉害,这两天他性情暴躁,动不动就点名,发现我不在,非责怪我不可。”“哟,上眼皮,上眼皮,一进门说了八百六十个上眼皮,他是干什么的?”“他是剑客呀!”“什么叫剑客?”“嗨,要不说你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呢,剑客就是在武林当中有能耐的人,不达到一定程度,称不了剑客。此人武艺精通,本领高强,而且性急脸酸,六亲不认。我要把他得罪了,我这条命都保不住,别多说了,这不我把东西给你送来了,休息片刻我就走。多咱上眼皮离开我那儿,我就把你接到庙里去,那有多好!”邹氏听完满意地一笑,把酒菜重新热了热,他们俩就在长条桌上吃开了,还说了些淫词浪语等不中听的话。房书安也不乐意听,便用两个手指头把耳朵堵上,一会儿再把手松松,听他们是不是说正事。就这么反反复复多次,而后听那老道说:“天气不早了,安歇吧,我打个盹儿就得回去。”就见邹氏帮老道卸掉道冠,脱了衣服,她自己也脱衣服……房书安把眼睛一闭,直到屋里的灯光灭了,男女说笑声消失之后,才把熏香盒子拿出来,顺着窗户捅了个眼儿,把熏香盒子的嘴儿人进去了。与此同时,在自己的鼻子上,闻上解药,不闻他也得迷糊。房书安用手一掀,“嗖嗖”两股白烟喷进屋里,“阿嚏——阿嚏——”两声喷嚏过后,屋里就没声了。房书安一看大功告成,就大大方方从后窗户转到前门,用小刀把门闩拨开,迈步进到屋里。他先把长条桌上的灯点着,然后端着灯,奔炕跟前而来,炕边没有帐帘,看得清清楚楚,一对狗男女赤条条在那儿躺着,嘴吐白沫,已经人事不省。房书安先把赃物卷巴卷巴带到身上,又搜查老道的衣服,发现老道身上带着凶器,是两把匕首,就把匕首收了,推门出来了。他顺着矬墙蹦出去,来到山冈一看,刘老头儿还坐在这儿等着听信儿呢。房书安冲他一点首,老刘头儿跑过来了:“怎么样?”“跟我来。”老刘头儿跟着他奔到家门口。等快到进门儿的时候,房书安乐了:“我说老头儿啊,你可别生气,你是明白人儿,咱们是抓差办案,你看见就得了,你儿媳妇真不是个东西,那野汉子还在屋里呢。”“那怎么办?”“已经睡熟了,人事不省。”“那咱一进屋,他就听见了。”“听不见,我给他们用上药了。”于是房书安先跳进去,把街门打开,把老刘头儿放了进去,两个人来到后院。老刘头儿推门进屋一看,“哎呀!”臊得面红耳赤:“呸!真是不要脸到极点了!哎——房老爷,我干点什么?”“你呀不用干别的,就拿着被把他俩全给我包起来,你跟我换班儿扛着,扛回开封府,就干这点儿事就行。”老头儿按照房书安所说,用被子把这对狗男女包起来卷好,像煎饼卷大葱似地系了三道腰,然后灭了灯,两个人退了出来。房书安反手把门锁好,这才跟老刘头儿一替一换地赶奔开封府。这儿离开封好几十里地,背着俩大活人,可不是轻活儿呀,把老刘头儿累得两鬓流汗,房书安也压得上不来气儿。后来老房急了,背不动就放在地上,像拖死狗似地拖,就这样,一直到第二天日头升得老高老高的时候,他们才来到开封府。老刘头儿在外边等着,房书安到里边去报信儿。他刚进开封府的校尉所,张龙、赵虎、艾虎、刘士杰这些人正在里面议论他呢,见面就问:“你哪儿去了?大伙都找翻天了,你怎么才回来?”“哎呀!我办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什么事?”“我把郭长达抓住了。”“是吗?你别瞎说了。”“真的,不信你问他是不是叫郭长达。”“你是怎么抓住的?”“啊呀,有意思透了,一言难尽,先把人弄进来再说。”说到这儿房书安领着大伙来到开封府的衙门前。众人一看,地下放着个大行李,是长条的,旁边还站着个满头大汗的老头儿。“郭长达在哪呢?”“在行李里头呢,陪着他来的还有个堂客。”“啊?!”大伙儿七手八脚地把行李卷儿先弄到里边,把老头儿也领进去了。这时候开封府的人都听到信儿,徐良、白芸瑞、翻江鼠蒋平、北侠欧阳春、南侠展熊飞以及在这儿帮忙的全都赶到校尉所,把老房团团围住。房书安晃着大脑袋就将昨晚经过讲述一遍。山西雁徐良把眼睛一瞪:“房书安,你离开开封府为什么不跟大伙打个招呼?害得大伙到处去找你。”“我说干老啊,我的本意是想到莲花观摸摸底儿,哪知道慌不择路把道儿走错了,误走刘家集遇上刘老头儿上吊,我见死哪有不救之理呀?救下来一问,从中出来个郭长达,我也不知道真假,就打算把他抓住,现在果然抓到了,虽然不是真郭长达,但是他是莲花观的人,想知道八王爷的下落,可以问问他的口供,我想这也不是白费事吧!”蒋四爷闻听点点头:“书安哪,你这就算做对了,我们大家正为此事着急,谁也拿不定主意,有心发兵攻打莲花观,又怕郭长达一狠心把八王爷给杀了,人家手中掌握着人质呢,咱没办法呀。管他是谁呢?问出他的口供,对咱们或多或少有用。”大伙七手八脚把绳子解开,被子一抖,“啊!”一下子全把脸背过去了,谁知这二位赤条条一丝不挂呀!霹雳鬼韩天锦瞪着大眼珠看了看:“真他妈的没出息,这——这——这怎么办呢?”房书安说:“我这儿有解药,给他们抹上就好。”就这样给他们抹上解药,又找来衣服给他们穿上。时间不大,这对狗男女就醒过来了,邹氏睁着惊恐的眼睛一看,像在梦中似的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已被一根绳子牢牢拴住。那个老道也不例外,刚把眼睁开,脸上就重重挨了两个耳光,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已被五花大绑。房书安用手指指他们:“二位到地方了,你们高兴得有点过劲儿了吧!实不相瞒,这乃是开封府,你们摊上官司了,有什么事你们照实就说吧,倘若嘴硬,小心皮肉受苦。”房书安说完了问徐良:“干老,您说这事怎么审问呢?是不是需要禀明包大人?”徐良也拿不定主意,又问蒋平。蒋平摆摆手说:“算了,算了,包相爷心里头急得要命,像这种花案他焉能审讯?不如咱们几个先过一堂,看看有没有必要禀明相爷。”众人一听也好,就先把那邹氏带出去了,让老道直溜溜跪在众人面前。霹雳鬼韩天锦准备了两把鞭子,在旁边担任皂隶。这皂隶是专门给上刑的。韩天锦“啪啪”给他两鞭子,把老道打得昏头转向。蒋平把茶几一拍:“听着,我问你什么,你得回答什么,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郭——郭——郭长达。”“什么?你到底叫什么?”“我叫郭——郭达。”房书安一听差一个字,那位是郭长达,这位叫郭达。蒋平接着问:“你自称是观主,你是哪个观的观主?”“我是莲花观的观主。”“胡说!莲花观的观主是郭长达,怎么又变成你了?”“哎,这个大老爷,我有下情回禀,我是莲花观下院的观主,莲花观有上院和下院,您说的那个郭长达是总院的大当家的,我是下院一个小当家的,他叫郭长达,我叫郭达。”蒋平看他没说瞎话:“好了,我先问你,你多大岁数了?”“五十八岁。”“我说你这三清弟子讲什么呢?怎么干这种事?三清弟子讲的是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照灯,不准贪恋红尘,你可倒好,没事在外边寻花问柳,勾结民间少妇,你这是怎么回事?哪条道经上有这条?”老道一听连连叩头:“哎哟官长,我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嗯,认错就行,我再问你,除了干这种坏事之外,你还干过什么坏事?”“这——这——这怎么说呢,我还干点坏事,总院每一年给我们下院拨三千两银子,这是供我们下院大伙花的,我因为有私心,就先吞了一半,那一半给大伙花,我——我——我这也是不对,也是坏事。”“还有什么?”“还有——就——就是老百姓到庙上烧香许愿,我们拿话吓唬人家敲竹杠。”“没问你这个,叫你说正事!”韩天锦过来“啪啪”又是几鞭子,打得郭达狗叫似的:“老爷,我实在不明白您是指什么说的。”徐良插话:“我问你,郭长达最近干些什么?你知道不知道?”“嗯——知道一点,听说他跟官府作对,把安庆宫的八王爷囚禁到莲花观了。”“八王爷关在什么地方?”“这我怎么知道?”徐良一看他不老实,过去就把他的耳朵给薅住了。徐良的手多有劲儿,一薅把他脖子抻了有多长:“说!怎么回事?八王爷到底在什么地方?你到底知道不知道?”“知——知——知道,我说,我说。”“讲!不讲今天就宰了你!”房书安把小片刀拽出来搁到郭达的脖子上,“你说不说?不说实话我就往里一推。”这一下可把郭达吓坏了,脸也变了颜色:“哎呀!别,别杀我,我说,我说……”

  “他呀,是这么回事,我们总观主郭长达跟官府作对,把八王爷囚禁在莲花观。开始囚禁在朝天亭,据我所知,朝天亭有消息儿埋伏,不易被官府发现。后来又听说打赌击掌,开封府又请出什么高人,郭长达觉得心里没底,就把八王爷挪地方了。”“挪到哪儿啦?”“这,挪到我那下院了。”“现在还在吗?”“在,在……”“详细说!”“唉,我说,我全说。八王爷挪到我们下院,算今天是第三天。一来我那个下院在西山坳的大山里,离刘家集十二里地,非常荒僻,一般人想不到那个地方;二来下院里还有个地道,全是用大石头垒成,修得非常坚固。上面把盖儿一扣,神仙也发现不了。郭长达指示我,一定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如果把八王爷看住,算我有功;如果把八王爷丢了,扒我的皮。”“八王爷现在身体怎样?”“身体不算好,本来上了年纪,又连害怕带折腾,能好得了吗?带到我那儿之后我就发现他发烧有病,为了不让他断这口气,我给他准备了点干草,拿了两床被褥,还告诉小徒弟,一日三餐准时给他送水送饭。别的我就不清楚了。”大伙儿正愁八王爷没着落呢,没想到房书安立了大功,于是眼前为之一亮。但是蒋平问得挺细:“八王千岁在莲花观下院都有谁保护呢?”“我这下院一共十二个人,包括我在内,虽然会点武术,但都稀松二五眼。我们总门长当然放心不下,又从总院给拨来十位,带队的是个小个儿,据说是从外边请来帮忙的。此人长得像个活猴,脸还挺酸,像个钦差大臣,总门长指示我们听他指挥,目前此人负责监管八王千岁。”“这个人是哪儿的?叫什么名字?”“哪儿我不知道,好像是姓陆,叫陆昆,还有个绰号叫三尺什么魔。”他刚说到这儿,徐良就知道是谁了。他想:这人肯定是三尺地灵魔陆昆,是飞天神魔陆青的亲哥哥。那个陆青死在徐良的刀下,他的哥哥又来了。这陆氏双魔是最难惹的,没想到郭长达把他派到莲花观下院看守八王爷。行了,这算摸清了。但房书安还不放心,一把把郭达给薅住了:“我再问问你,你们莲花观下院有没有埋伏?”“没有,就有个地道,没有消息儿机关。”“好,现在先得把你押起来,要有的话,回来把你的舌头割下去。”“我要是说了瞎话,你们杀剐自便。”大家问了再三,一看再没新词儿了,就把老道收监。至于那个女人邹氏,因属花案,也暂时押起来。刘老汉怎么办呢?为了怕他回家出事,就让他在开封府跟打更的住在一起,等过后再行处置。众人开了个紧急会,大家觉得八王爷已有着落,现在应该立刻赶奔莲花观去解救八王爷,否则夜长梦多,迟则生变,若被发觉,再把八王爷转移了,就不好办了。蒋平分析了一下形势,认为人去多了没什么好处,家里面还得留下人看家,于是思索片刻,进行了分工:南侠展熊飞和黑妖狐智化率领一些人看守开封府;日月飞行小太保钟林,蒋昭蒋小义率领小五义马上动身,埋伏到莲花观总院和莲花观下院中间,如果莲花观下院有人去送信儿,就抓紧将其抓获,若总院派人去援助,就将其堵截;余者跟徐良、白芸瑞、蒋平赶奔下院去救八王爷。安排已定,蒋平和徐良马上向内宅包大人禀明情况。包大人一听,这才舒展了眉头:“噢,这倒是件好事,你们无论如何也要把八王爷请回来!”“遵令。”蒋平跟徐良撤出来,马上按照计划行动。大家离开开封府后,蒋平又把冯渊叫回来:“冯渊哪,你马上赶奔相国寺,聘请凌空长老和北侠欧阳春赶奔莲花观下院与大家会齐,不得有误。”冯渊得令,转身就走。因为凌空长老是有身份的人,又是个出家的三宝弟子,在开封府出入多有不便,就住在相国寺,由北侠陪伴,遇事随时到那里送信即可。

  且说老少英雄,出了开封府,又出了东京城,一阵风就来到西山坳。他们又避开了大道,翻山越岭,转过刘家集,直扑莲花观下院。当时天已黑了,红轮西坠,玉兔东升,大家“呼啦”一下散开隐蔽起来。再瞧这座下院,规模比总院小多了,一道山门,两个角门,一座院落,前后三层殿,不但规模小,建筑也比较简陋。院落周围古木参天,十分荒僻。大概正因如此,才把八王爷转移到此。众人摸到近前,山西雁徐良脚尖点地,飞身上墙,胳膊肘挂在墙上,往院里观瞧。他见头屋院里站着一帮人,有出家的道士,也有俗家的,都站得整整齐齐。院里点着好几盏照灯,把院里照得通明。院中放了一把八仙桌和一把太师椅,太师椅上还搁着小板凳,小板凳上坐着一个人。这人站起身来,平顶身高不过三尺,小窄肩膀,两条胳臂长过膝盖,罗圈腿,秃脑门,因为年岁大,头发都秃没了,显得溜光锃亮,门楼儿头下镶嵌一对滴溜圆的红眼珠,大鹰钩鼻子,鲇鱼嘴,嘴角往下耷拉着,满嘴芝麻粒牙,伸出一条狗舌头,下巴颏底下留着一绺山羊胡,好像一把牛耳尖刀,往前撅撅着,还长着两个大扇风耳。他周身上下一身红,一件大红斗篷,长可拖地。由于他个儿太小,坐在椅子上不得劲,所以在椅子上又加了个矬凳,这才能够着桌子。这位是谁?正是三尺地灵魔陆昆。今天开封府的人来,可是一场硬仗啊!这位陆昆是怎么来的呢?前者开封府的老少英雄驻扎到葵花冈,攻打叠云峰青松狼牙涧。半翅蜂王典准备开人头大会,发请帖传请柬,请了不少人,其中就请了陆氏弟兄。当时三尺地灵魔陆昆因为有事不便参加,让自己的兄弟陆青代表自己去了。结果陆青一到叠云峰,正好遇上徐良二次出师,两个人一伸手,就让徐良的大环刀给劈成了两半。陆青一死,消息传到云南,就传到陆昆的耳朵里了,陆昆“哎哟”一声昏倒在地,当他明白过来以后放声痛哭。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凭他兄弟的能耐会死在徐良的刀下,因此暗下决心,不把徐良千刀万剐决不罢休。打那以后,他就离开云南,起身赶奔汴梁,到处要找徐良报仇。一天他走到河南地界,正好遇上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血手飞镰江洪烈。这江洪烈也是人中剑客,世外的高人,是属四川那一派的,与陆昆交情甚厚。见面之后江洪烈问:“老剑客,你这是上哪儿去?”陆昆就把经过讲述了一遍。江洪烈一听:“噢,是这么回事,那这么办吧,你要想给兄弟报仇,就跟我走。”陆昆问:“跟你到哪儿去?”“莲花观,我这儿接到一份请帖,是莲花观的观主飞云道长郭长达给我的,请我赶奔莲花观帮兵助阵。现在他人手不够,急需侠剑客。你去正好,咱们帮助郭长达实质就是为了自己,他们现在正跟开封府的对抗,你看怎样?”三尺地灵魔一听,便点头答应,跟血手飞镰江洪烈赶奔到莲花观来。他们赶到莲花观时,正赶上郭长达把八王爷转移到这儿。听说他们二位来到,郭长达心花怒放,就把血手飞镰江洪烈留在身边,把三尺地灵魔陆昆派到下院,让他专门负责监视八王,抵挡开封府的救兵。这陆昆跟他兄弟陆青一样,脸酸性急,翻脸不认人。他到下院之后,对手下人约束很严,要求呼之即来,晚到一步就骂,下院的人对他颇为不满。此刻他已睡了一觉,精神头儿上来了,就让手下人给他沏上茶水,在院里一边乘凉,一边集合点名。一帮人此刻正在挨他的训,可巧这时徐良来了。三尺地灵魔瞪着猴眼问他们:“为什么你们这个观主不听我的约束?他又上哪儿去了?”“这,这我们不知道呀!”陆昆瞪起猴眼怒道:“这么随便哪行?真要有用他的地方让我到哪儿去找?你们继续给我找,找回来向我报告,我要严加惩处,他若不服,我就把他交到总院去。”徐良听到这里,一撑身“噌”地跳到院里。院里那帮人一看从墙上蹦下个人来,都不由惊呆了。三尺地灵魔猴眼一转,直射到徐良身上,高声喊道:“什么人?”徐良一不慌二不忙:“什么人?肉人。”陆昆“啊”地一声双腿一飘,从矬凳上跳下来,把大斗篷“刷”地一捋:“哇呀呀……小辈儿你到底是谁?”“老家伙问我?你应当清楚,我是白眼眉为记,山西雁徐良,开封府的办差官。”陆昆一听是徐良,立刻从平地上蹦起六七尺高,脑袋晃的像拨浪鼓似地摇了半天,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好啊,闹了半天,你就是白眼眉!我且问你:想当初,八宝叠云峰青松狼牙涧有一个叫陆青的你记得不记得?”“我怎么不记得,他长得模样跟你差不多,也是个儿不高,长得跟猴似的,我们俩一伸手,就让我一刀给劈了。”“那是我的亲胞弟,我是他的亲哥哥三尺地灵魔陆昆。徐良啊,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们是同胞手足,此仇焉能不报?我今天就叫你拿命来!”说着,这家伙“欻”地一下闪掉大斗篷,一个箭步跳到徐良面前,“叭”就是一掌。老西儿一看,这家伙比猴还快十倍,就知道今晚遇上硬敌啦。但为了解救八王千岁,他把一切都豁出去了,他探膀拢背,一伸手拽出金丝大环刀。就在徐良这一拽刀的工夫,翻江鼠蒋平、玉面小达摩白芸瑞和小七杰的弟兄全从房上跳下来了,他们各晃兵刃,把个三尺地灵魔团团围住。陆昆一看,莫非八王爷被囚禁在此的消息让他们知道啦?为了探听底细,便问:“唉哟,今儿个来的人真不少,都是开封府的吗?”白芸瑞点点头:“不错,全是。你就是陆昆?”“正是老朽。”白芸瑞冷笑一声:“陆昆哪,咱们水贼过河,别使狗刨,干脆打开窗户说亮话,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不知道。”“不知道就告诉你,我们是来请八王爷的,快把八王爷献出来吧!”陆昆听后,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秘密的事他们怎么知道的?随后又是一阵狞笑:“嘻嘻嘻……小伙子,你是什么人?”“玉面小达摩白芸瑞。”“噢,白玉堂的儿子,就凭你们这些小年轻的,还大言不惭,跑这儿跟我要人来啦?八王爷在这儿也好,没在这儿也好,你们先露两手看看。谁要赢了我,我二话不说,就把八王爷献出来;要是赢不了我,管叫你们有来无回!”陆昆把猴眼一瞪,“欻”地亮了一个大鹏展翅,就等着白芸瑞上来进攻。白芸瑞手晃金丝龙鳞闪电劈往上一纵,就想伸手,被徐良一把给拦住了:“老兄弟,等一等,你也太着急啦,打他这个无名小辈还用你吗?有我就行啦。”“不,三哥,你能耐太大,打他这种货用不着你亲自动手,有小弟我就行啦。”三尺地灵魔陆昆一听,气得直哼哼,心想:好吗,瞧他们这顿谦让,真把我当成饭桶了,似乎他俩竟有把握把我赢了,这岂不是笑话!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