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四十四回 房书安智激钟林 小太保火烧群寇

  司马珍脸往下一沉接着说道:“四爷,你想过没有,我们出家人,讲的是早晚三朝拜,神前一炷香,慈悲为本、善念为怀,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能帮你们什么忙呢?抄山灭寨是你们官府的责任。王典他们犯了法,他自己承担,跟贫道毫无相干。因此,我师徒决不能出头帮忙,请四爷原谅。善哉,善哉,无量天尊。”司马道爷说完就把眼闭上了。四爷真没想到,这老道说话这么噎人。不过蒋平经验丰富,马上付之一笑:“道爷所言是实,不过我蒋平也认识不少出家人,玉泉山三清观主云中鹤魏真、大相国寺北侠欧阳春、少林寺八大名僧等,这些人有的是三清门人,有的是三清弟子,但他们想的做的跟您大不相同。记得道门有这样的话,杀恶人即是善念,本身就是做好事情,这与慈悲为本、善念为怀是一个道理。道爷,您是觉着咱们没什么交情,所以才拒绝吧?可钟雄与你与我们都是莫逆之交。道爷,您不能见恶不管,还是助我们一臂之力吧。”南侠、智化也劝。就见司马珍面带怒容,霍然站起:“三位,免开尊口。我说话算数,来呀,送客!”司马珍拂袖转身进宅去了,把这老少几个留到这儿了,南侠的脸是红一阵、青一阵,智爷也不自然,蒋平气得胡子都撅起来了。日月飞行小太保钟林脸像大红布一样,迈大步跟师父就出去了。到了后院,钟林把老师衣服抓住:“师父,咱不应该这样对待四爷他们。再者我爹爹和他们同殿称臣,交情深厚……”道爷把袖子一甩说:“大胆!放肆!钟林,你爹把你交给我,就是让你跟我学艺,在这儿得听我的。送他们出去!”钟林嘴撅得能拴头驴,进了屋冲几位一抱拳:“今儿个不知哪阵风不顺,他老人家严词拒绝,几位老前辈看怎么办?”蒋四爷拍拍钟林肩膀:“孩子,不要为难,你作不了师父的主,看来也只好如此。再说,我们是求人家,帮忙是人情,不帮是本分,我们看看他也不白来,孩子,我们告辞了。”

  大家都往外走,大脑袋房书安没动地方,他翻着母狗眼正想主意呢。房书安心说:这个老道是六亲不认、滴水不进。你瞅那模样,你不就是南昆仑吗?我姓房的经得多了,我就不信不能把这老道鼓捣出去。走,没那个便宜事。房书安思来想去,把眼光落到钟林身上,心里说:我能把这小伙子拐走,我们在山上好好折腾折腾,看你管不管,到时候,看你出头不出头。房书安打定主意,站起来:“我说钟林,我有话和你说说行吗?”“行啊。”“找个没人的地方。”蒋平知道他要冒坏水儿,几个人就等着。“房爷您有什么话?”“孩子,我可不是说你师父的坏话,你趁早别在这儿了,跟着这‘杂毛’学下去,没什么好处。他是人情不懂,是非不清,学能耐,不能光学武术,还得练达人情。刚才你全听着了,我四爷爷说的话哪点不对?你瞅他脸都变色了,还把袖子一甩,把我们留这儿了。”钟林一听有点刺耳:“房爷,嘴下留德,您不乐意,别当着我说我师父。”“我有什么就说,不爱听我也得讲。你爹爹那个人就明辨是非,想当年七雄闹君山,你爹爹那可说是要人有人,要势有势。但是他明白,一听这七个人讲得有道理,马上倒戈保了大宋朝。我赞成这样的人物。你是他的儿子,你也应该是这样的人,要做一番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大事,眼下救艾虎下山,取回徐良人头,这两件大事,你师父他不肯帮忙,可你是将门虎子,能袖手不管?有种就跟我走,咱们上叠云峰,你敢不敢?”“房爷,我现在还没满徒,得听师父的,待我禀明再去。”“你小子鬼点子还挺多,你哪是禀明你师父,这叫撤梯子逃跑。明知你师父不答应,还去禀他干什么?我认为老子英雄儿好汉,闹了半天,你是饭桶松包,咱们没得说,算我看错人了。”房书安一使激将法,钟林就受不了啦,热血沸腾:“房爷,你说我背着师父这么做行吗?”“有什么不行?你早晚不得在开封府当差吗?现在无非是先行一步。到了叠云峰嘁哩喀喳,把王典、霍玉贵这帮贼全打趴下,再把徐良人头取回来,救出艾虎,你在人前显胜,你爹该多高兴!连皇上也得加封你的官职。到那时你紫袍金带,光宗耀祖,该有多好!听你师父的就得老死在庙上。孩子你到底敢不敢?”“好吧,我宁愿叫我师父生一次气,就跟你们去一趟吧。我想真要办成了,我师父也就不怪我了。”蒋平在这儿全听见了,心想:房书安这小子比我当初还坏。

  且说钟林,背着师父,把五金龙虎棍拿出来了:“房爷,咱们什么时候走?”“现在就走。”临走的时候,钟林觉着给老师留个话好,就跟守门的小老道说:“师兄,我去办点事,一会儿师父要问,你就说上葵花冈去了。”“师兄,你可早点回来。”“我知道。”钟林交待完了,就跟蒋平众人起身。南侠和智化觉着这么做不妥,有心过去拦房书安,被蒋平叫住了:“别,一路酒席对待一路宾朋,这才叫对症下药。你们二位甭管。”

  到了葵花冈一打听,红文、龙天彪还没回来。这时已掌灯了。蒋平怎么琢磨也不踏实,替他们捏着把汗。大家一商议,房书安提出来,跟钟林冒险上山,看个究竟,大家同意。钟林从小在这儿长大,对路径了如指掌,平时老师管得严,眼下如同小鸟出笼,把他乐坏了。他们商量好走百丈崖,这条路近,下去就是前大厅。俩人走在上面正好听到底下有人喊叫,灯笼火把一照就瞅见艾虎、龙天彪,身上背着红文女剑客被诸贼追杀。房书安先喊了一声,给艾虎他们定定神,然后他俩才顺藤出溜下去。他们俩下来与艾虎、龙天彪相见。把艾虎乐得:“书安,你可来了。这是谁呀?”“你们都是将门虎子。他是日月飞行小太保钟林,钟雄老元帅的儿子,南昆仑司马珍的徒弟。”彼此见礼。这时候王典他们也追上来了。钟林剑眉倒竖,虎目圆睁:“我说房爷,各位别怕,我今天全包了。你们几位先休息,等会儿我领你们出去。”艾虎一听,这小伙子口气不小,且看他能耐如何。只见小太保钟林,一晃五金龙虎棍,就飞身过去挡住王典。王典众人站住,借灯光一瞅,不认识这位年轻小伙子。王典把双镋一分,嗷嗷暴叫:“娃娃,你是什么人?莫非你是开封府的爪牙!”“有话好好说,用不着叫唤,小太爷有名有姓。我爹钟雄,现在是洞庭湖水军大帅飞叉太保,我是他的不孝之子,日月飞行小太保钟林是也。我老师就是火云宫观主,南昆仑司马珍。”王典听后一愣,心说:道爷,咱们有过连山之好,井水不犯河水,你我所管辖的地方,相互决不侵犯,而且每逢年节,我都派人给你送礼,彼此多年相安无事,怎么你把徒弟打发出来帮忙开封府了?又一想:不能吧,这小孩儿是不是背着他师父来的?王典心里七上八下,想到这儿大喝一声:“钟林我且问你,你老师果然是司马珍?”“废话,还有拿师父骗人的吗?”“今天晚上是你自己来的,还是你师父叫你来的?”“这……”钟林一琢磨,得了,我说个瞎话吧。钟林把眼珠子一瞪,“我是奉师命先来一步,他一会儿就到,今日定要把你们这帮贼寇斩尽杀绝。”王典明白了,心说:司马珍,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养来养去,养成个仇人了。本来王典就疼姑娘,今天晚上发生这些事都要把他气疯了,因此对钟林忍无可忍,晃双镋飞身跳到钟林面前,举兵刃就砸,钟林哈哈大笑:“王典,你是总辖大寨主,揍你一个,等于打你全山。今天我要教训教训你!”说着晃五金龙虎棍便来接战。房书安在后头看着,见这钟林确有能耐,年轻人火力也旺盛。棍子沉重,动作敏捷,但是跟王典交手就不行了,王典这对凤翅鎏金镋,招准步稳,钟林却显得有点毛躁。房书安怕久战不利,就在一旁提醒:“钟林,你脑瓜活点,怎么不叫它冒烟呢?费这个劲干什么?”钟林这棍子里头有硫磺,是老师司马珍特地为他打造的。这棍子带夹层,大拇指一摁绷簧,棍头一转个儿,上面有小眼儿,里外对到一块儿,就能往外散药粉,药粉出来见风就着火。但钟林这孩子挺自尊,有一线之路,尽量不用这一招术。师父也说过,这一招就是防备万一,遇险、遇难方可使用。这时钟林心里已知不是王典的对手,凭真功夫恐怕难以取胜。房书安一喊,他灵机一动,就像打狗熊似地,用大拇指一摁绷簧,棍头一转个儿,钟林抡棍就砸。王典哪知道其中奥妙,他一看棍子砸下来,单手举起凤翅鎏金镋,往上一架,正碰到棍上,“嘡啷”一声,棍子里的药面撒了半翅蜂王典满头满身,一愣的工夫,就风卷着烈火着起来了。王典一看不妙,喊声“妈呀!”把风翅鎏金镋也给扔了,双手抱头就地翻滚。幸亏陈东坡、朱亮就在眼前,他们赶紧把大衣脱下来,连头带脚把王典包住,这才把火扑灭。眨眼工夫,把大衣打开再看,王典身上黑一块、紫一块,全身都是大泡。胡子烧没了,上身衣服也几乎全都烧光,王典已昏迷不醒。电光侠霍玉贵吩咐:“快,抬到前厅抢救。”喽罗兵过来,捡起兵刃就把王典抬走。电光侠这才知道这小孩儿的棍子有来头。一伸手,他拽出七星宝刀跳到钟林面前:“娃娃,你小子不够意思!你凭得不是真功夫,这叫暗箭伤人。看某家要你的狗命!”说着话,摆刀就剁,钟林能怕他吗?这就是“小马初行嫌路窄,大鹏展翅恨天低”。再看钟林,他抖擞精神,晃动五金龙虎棍便与霍玉贵战在一处。他还打算用火烧人家,但电光侠霍玉贵经验丰富,方才观战时候他看得清楚,他这刀尽量躲避大棍,不跟它磕碰,钟林这招使不上了,就得凭真能耐。两个人打斗到二十几个回合,钟林已无还手之力,只见霍玉贵这把宝刀上下翻飞,身形转动,好像狂风闪电一般。钟林手忙脚乱,汗都出来了,只是无法脱身,心说:坏了。正在这时,就听石崖上面有人高诵法号:“无量天尊,钟林不必担心,为师来也。”说话间就见一人手抓藤萝跳了下来。钟林虚晃一招,跳出圈外,回头一看,正是老师南昆仑。

  司马道爷有事找钟林,发现徒弟不见了,就知道准要出事。把小道士叫来一问,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心想:钟林还是个孩子,钟雄把独生子托付给我,这进了山若有个三长两短,叫我怎么交待?司马珍一琢磨,现在不出头也得出头了,救我徒弟要紧,然后再找蒋平他们算账。司马道爷想到这儿,背上宝剑流彩虹,挎好百宝囊,换好短衣襟、小打扮,收拾好就起身奔叠云峰。因为庙离叠云峰不远,道路熟悉,没费什么劲,就找到山上。到了山上,人在哪儿不知道,东一头、西一头,把道爷找得晕头转向。走到百丈崖头,发现底下有人动手呢,拢目光一看,正是钟林。司马道爷这才放下心,孩子没事,得想办法把他救出来。他不敢耽搁,故此喊了一声,顺着藤萝就下来了。钟林一看是师父来了,赶紧跑过来,吁吁带喘,:“师父!”道爷当时把眼一瞪,真想过去揍他。但又一想:有话回庙再说,这是战场。所以道爷把火往下压了压:“还不给我退在一旁!”“是。”钟林知道老师有气,心说:你爱打、爱骂随便,反正我也把半翅蜂王典烧了。电光侠霍玉贵认识南昆仑司马珍。他单手晃刀,一阵冷笑:“司马道爷,您来得太好了!够意思!够朋友!把你徒弟打发出来跟我们叠云峰为仇作对,您可太对得起朋友了!”道爷知道人家误会了,赶紧解释,:“电光侠,不要误会。钟林是个孩子,不懂事,背着我来到山上,多有冒犯,请二寨主千万见谅。请问大寨主现在何处?贫道有话对他说。”“哼,还找大寨主?钟林已把大寨主烧坏了!”司马道爷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知道,后果已不可收拾了,道爷暗恨钟林,得罪了山寨人,火云宫已难存身,这个畜牲!但无论怎么恨,事情已经发生,道爷怎么说也说不通了。霍玉贵说:“司马道爷,甭演双簧了,你们师徒该收场了,我们山上人是好欺负的吗?你来了,有能耐把叠云峰给平了,没能耐我平了你火云宫!今天不拼个你死我活,决不罢休!”说着话,摆刀就剁。司马道爷万般无奈,拽出宝剑流彩虹,一道寒光出鞘。“无量天尊,电光侠,贫道念我们有连山之好,不愿意得罪你们才耐心解劝。要这么说,我南昆仑也不是好欺负的,你山大力强、以势压人,贫道也不能受!要分上下我奉陪就是!”说着话,摆宝剑便来大战霍玉贵。

  钟林在旁边暗笑,心说:老师你不是脾气好吗?结果也忍不住了,跟贼能讲出道理吗。钟林此刻希望打得越热闹越好。但是这两个人也是势均力敌,三十个回合,没分输赢。紫面金刚王顺在旁边看着,就从怀里拽出一只镖来,找好了机会一抖手就是一镖,就听“嘎嚓”一声,司马道爷的柳木道冠给打下来了。要不是南昆仑经验丰富,脑袋肯定得钻个眼儿。道爷吓得魂不附体,头发也散落下来。与此同时,三世陈抟陈东坡也趁机扔出一个金棋子,正好打在老道的肩头上,这下可够重的,打得司马道爷身子一歪,横着出去五六步,就觉着半身发麻。道爷一看,这仗没法打了,耽误得时间长了,这几个人谁也活不了。司马道爷单手握剑,转回身喊道:“钟林,快走!为师掩护。”房书安、艾虎、龙天彪、钟林一看,不好,背着红文剑客顺着藤萝拼命往上面爬。他们爬上崖头,又接司马珍上来,群贼在后面紧追不舍。司马道爷告诉钟林;“快,放火。”钟林拿着大棍子对着山头就磕,药面全撒下来了,见风就着,“噗”地一下,浓烟烈火顿起,群贼纷纷四散。老少几人这才平安脱险,回到火云宫来。

  道爷把钟林狠狠地责备一顿,非要用家法惩罚。房书安觉得事情是自己引起,就“扑通”给道爷跪下了:“老剑客,您不要教训徒弟,您就教训我吧。这个事都由我引起,我和他爹有交情,故此领孩子到了山上。您老人家要怪,就怪罪我吧。”艾虎、龙天彪也跪下了。艾虎也说:“仙长,您别怪我兄弟,他为了打叠云峰救我。我已感恩不尽,如他违犯道规,您就打我好了。”龙天彪也来劝说,把道爷弄得没办法了,双手相搀:“几位,这个事实在是欺人太甚,看来火云宫我得舍弃了。”房书安暗笑,心说:你还想在这儿呆呢?你要能坐稳当我就不叫房书安了,你这杂毛老道,快上山和我们一起干吧!司马道爷万般无奈,只得把小徒弟叫来,把东西全都封闭,锁好门,几个人起身赴奔葵花冈公馆暂避风头去了。这里老少英雄得聚,艾虎被救出来,可把大伙乐坏了。但也添了一桩心事,红文女剑客和司马道爷都受了伤,现在得好好调治养伤。

  再说山上半翅蜂王典被火烧了之后,幸亏救治及时,才转危为安,把他恨得直咬牙根。他女儿死了,而且死于自己手下,他为此更为难过。他命人准备棺停,成殓尸体,大哭一场以后,精神似乎不正常了。他在分赃大厅一坐,怒气冲天,撞脑袋、拍桌子、喊着要捉仇人,要扒仇人皮,点天灯,给孩子报仇!他破口大骂:“我们叠云峰狼牙涧请来的都是饭桶,吃饭卖力气,打仗往后退。都是什么东西!来人!告诉厨房,今天晚上大摆宴席,让他们吃,让他们喝!”他这一折腾,屋里人全傻了。不管是帮忙的,避难的,脸上都很不自然。别人不说,单说飞剑仙朱亮、三世陈抟陈东坡,他们因为阎王寨破了,无处投奔,才到叠云峰来避难。紫面金刚王顺,也是来这儿避难的,类似这种人不下百人。一听王典说这话都觉得寄人篱下不是好滋味。有几个人想:这事摊到谁身上也够受的,就那么一个姑娘还死了,怎能不伤心呢?再说,山上这么多高人,瞪着眼睛让艾虎跑了,王典心里能痛快吗。这么一想,也就不生气了。飞剑仙朱亮迈步过来:“大寨主,老朽有几句话要讲,不知大寨主肯听不?”王典一看是朱亮,把火往下压了压,擦擦眼泪:“老剑客,方才我说话你可别挑,我是心绪烦乱!”“大寨主,咱们谁跟谁呀,我能挑这个么?您说得完全对。可我们不是胆小,开封府的人进山,我们也不是不敢碰他。这儿山规挺严,我们不能随便行动,我们是怕给山上找麻烦。不然的话,我们早到葵花冈去砸他们的店房,把他们杀个鸡犬不留,现在我就跟您商量这事。您看开封府的人多猖狂,我们为什么就不敢去?老朽不才,我要在您面前讨个话,我想赶奔葵花冈去掏他们,非把跑的这几个人抓回来不可。哪怕只抓来一个,也要把他献到大寨主面前让您出气,给姑娘报仇!不知大寨主意下如何?”“老剑客此话当真?”“哎呀,我朱亮这把年纪了,能随便放空炮吗?您打听打听,当年在阎王寨为了救我徒弟金镖侠林玉,我单身闯过大同府,何况是小小一个镇店呢!”“老剑客,若如此我是非常高兴,可以去!”“遵命!”朱亮是在和王典叫劲儿,你说我们是饭桶,在这儿吃闲饭,我露两手让你看看!他转身往外就走。三世陈抟陈东坡过来了:“老剑客,等一等,你一个人去人单势孤,贫僧奉陪。大寨主,让我也跟着去吧。”“陈老罗汉跟着,我当然更是欢迎了,可以。”他刚要走,紫面金刚王顺又过来了:“大寨主,我呆着没事,也跟着去一趟怎么样?”“更好,你们三个人都去,肯定是马到成功!”“借大寨主吉言。”旁边又蹦出一位:“大寨主,既然他们三位去,在下不才,也跟着帮帮忙。”王典一看,说话的正是白莲花晏风。王典点头:“既然如此,就是你们四位了,余者守山,谁也别再动了。”

  这四个人奉命之后,先到巡捕寨,吃饱了,喝足了,就更换了衣服,起身赶奔葵花冈。这四个家伙如凶神恶煞一般,别看朱亮没守住阎王寨,不等于他没能耐,哪一个能是朱亮的对手?除了王猿之外,没有第二个。再说陈东坡,一块金棋盘,三十二个金棋子,还没遇上过对手。这紫面金刚是一口刀,浑身都是暗器,又贼又有能耐。白莲花晏风更是比谁都坏。他们下了山,往葵花冈走,一边走一边商议,掐着手指头计算开封府的人,一算计,这些人都不在话下。朱亮盘算一下,就这些人加在一块儿,也敌不住我这条五金拐杖,只要那个王猿不来,我就不怕。陈东坡说:“就凭我这块金棋盘,我还没服过谁。到了那儿,咱们一顿猛砸,哪怕只抓两个回来,大寨主面前也好有个交待!”说话之间,就到了第二天了。一早,他们就进了葵花冈。葵花冈外头又没有哨兵,无人拦挡。他们很顺利地找到公馆,到了门口,朱亮就拽出拐杖了:“弟兄们,看见没有?仇人就在眼前,给我往里闯!”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