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十八回 报父仇假徐良作孽 除奸佞真白眉扬威

  蒋平看见范继华,赶紧收拾衣服,垂手站在旁边,众人也都规规矩矩地站好。范继华岁数不大,有派头,旁若无人,面孔像木雕泥塑一般,轻轻走下楼,坐在椅子上,总管过来磕头,“参见千岁,千岁,千千岁。”“嗯……怎么回事?三更半夜喊叫,出什么事了?”“开封府的人上咱们宫里抓贼来了。”“胡说!我这宫里怎么会有贼呢!”“他们非说贼在咱府里。”“让他们过来见我。”“是。”他来到蒋平和南侠面前,眼珠子一瞪:“千岁叫你们过去回话呢。”蒋四爷跟南侠代表开封府的人,到范千岁面前,跪倒施礼,“卑职叩见千千岁。”“嗯,我瞅你们挺面熟,可想不起是谁呀。”“卑职蒋平。”“卑职展熊飞。”“噢,听说过。怎么,我这府里居然会有贼?”“卑职回禀,确实有个贼,被我们追得无处逃躲,就跃墙进府了。”“你们看准了?”“一点不带差的,有血迹为证。”“你们搜没搜?”“奉包丞相的堂谕,搜了。”“抓住没有?”“没抓住。前面搜了,这后面还没搜,我们打算向您请示。”“大胆,放肆!蒋平,这内院乃是三尺禁地,是天子所赐。就凭你们的身份,大言不惭,还要搜查,岂有此理。这样吧,要有贼的话,他也跑不了,本宫自行搜查,倘若发现贼寇,必然绳捆车送,交与开封府。你们不必劳神了,退下去吧。”蒋平一看,完了,上命难违呀。四爷万般无奈,往上叩了个头,跟南侠站起来,冲众人一挥手,大伙儿退出安乐宫。“咣”,人家把大门关上了。徐良赶紧过来问:“搜出来没有?”“没有啊。人家后院不让搜。”“这个王八驴球球的,这安乐宫有什么了不起,我非要搜。”“孩子,等等,你别不服,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他在皇上面前,告咱们一状,那可受不了。”“就这样算了不成?”“那倒不是。请相爷出面说话。”大伙一听也对,一个个忍气吞声。徐良告诉大家严加防守,把安乐宫围了个里八层、外八层。然后,蒋平和南侠起身回开封府。

  他们向包大人述说一遍,包大人挺为难。出面不是不可以,关键是没有把握。蒋平跟南侠一再保证说:“贼肯定在里头,范继华一阻拦,肯定有鬼。他跟这个贼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不让搜呢?大概他有难言之隐。”包大人点点头,吩咐备轿。开封府的校尉、护卫八班人役,全准备好了,头前挑着灯,包大人坐轿到安乐宫。包大人下轿往门前一站,吩咐蒋平叩门。“咣,咣,咣,!”蒋平用劲敲门。“谁?”总管把门开开,一瞅包大人来了,黑脸蛋子沉着,他腿肚子有点抽筋:“唉呀,相爷驾到,小人迎接相爷。”“免礼平身。你到里面禀明范千岁,就说包拯求见。”“是。”包大人等了很长一段时间,就见中门大开,灯光一闪,范继华亲自出来迎接,一抱拳,“哈,哈,哈!包相爷,大驾光临,不胜荣幸,我这厢有礼了。”包大人也拱手道:“千岁,卑职冒犯,深夜特来打扰。”“没说的,里边请!”把包大人接进外书房,分宾主落座。范继华挺不自然:“相爷,黑夜来到卑府,想必是为了抓贼之事吧!”“正是!方才听蒋平、展昭禀报,有一贼寇逃到贵府,这个贼人关系重大,他关系到假徐良是谁,也关系到血染皇宫一事。皇上有圣旨,再三追查此案。我身负重担,不得不亲自领人前来。虽然范千岁的内院乃三尺禁地,不许外人出入,我看不见得吧。把贼人抓住,对你有什么不好。望千岁恩准。难道说,还非得卑职上殿讨旨不成?”范继华一愣:“哪里话。相爷,是公就有私,是私就有弊,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既然你执意要搜,我哪敢阻拦呢。好!您就搜吧。”包大人吩咐道:“蒋平。”“在!”“既然范千岁法外施恩,赏给咱们一个脸,你就搜吧。不过,叫众人要多加谨慎,不要损坏东西,也别把人惊吓着。”“是!”包大人等着听信儿。因为事情太重大了,搜不着怎么办?别看范继华嘴那么说,要没有把柄被他倒咬一口,可够瞧的。

  这回蒋平他们可以放开手搜了,把这内院八十一间房子翻了个遍,结果没有。唉呀,蒋平冒汗了,徐良鼻子尖也冒汗了。这一夜白折腾了,怪事。徐良到外面,问负责监视的刘士杰:“你在外头看见有人出来没有?”“没有。”徐良回来跟蒋平说:“还是咱们没搜到,继续搜。”这都搜了四遍了,范继华挺不高兴,把脸一沉:“包大人,这怎么解释。这叫一而再,再而三,三而五,折腾我们整夜没睡觉啊!我不让搜,好像我有什么想法;让搜,也没有这么干的。这是干什么,没有就是没有,难道还拆房子挖地不成?相爷,是不是有点过分呢?”包大人也没法了,这时候,房书安进来了:“干爹!干爹!”徐良问:“什么事?”“干爹,我刚才领人搜,有个地方我很怀疑,你跟我来。”他们进了佛堂,房书安说:“你看,除了幔帐、神像,就是桌子,我觉得这地方很可疑。”徐良跟包大人请示,包大人跟范继华交涉:“范千岁,你听到没有,只有一个地方我们没搜查,如果搜查之后,没有,我马上领人退出,您看怎样?”“唉!好吧。不过,咱把丑话说在前面,佛堂搜查完了,还没有,咱可不能就这样拉倒,我要跟你手拉手面见天子,我奏你一本。让皇上派人来看看,你们这分明是以大压小,你们的眼里根本就没有安乐宫。”包大人点点头:“好,真要搜查不出来,我愿在天子面前领罪。搜!”包大人也豁出去了。蒋平众人到佛堂,开始搜查,搜了半天,结果没有。蒋平过来给房书安一个嘴巴,“你干什么?刚才一撤,不就完事了,你怀疑,非说这没搜。这不搜了吗?没有。结果把范千岁激怒了,要跟咱包大人到皇上面前打官司,你说这多麻烦。你说,贼在哪里?”“爷爷跟我发什么火呢?我根据经验判断,我觉得这儿有鬼。您先别着急,我再看看。”房书安又进了佛堂,往上看看,又往下看看,翻得乱七八糟,有个大桌子,长八尺,高四尺,是神案,没动地方。房书安把桌帘拉开,什么也没有。他提桌子,特别沉,好像长在地上一样,怎么也提不动。徐良过来,两只手扣住桌帮,双臂一叫力,“嘎吱吱”,把桌子掀开了。房书安哈腰,“嗯,你们看!”大伙儿围拢过来一看,桌子四条腿都挺粗,每条腿下头都垫着一个铜环。他们一个角一个人,往上拉,发现一个盖子,下边是个地道。“嗯。”徐良把盖子掀开一看,黑洞洞,不见底,于是请包大人。时间不长,包大人由范继华陪着来了。徐良用手一指:“相爷,你看,这是什么?”包大人皱眉说:“范千岁,这是什么所在?”范继华脸全黄了,“相爷,这有什么奇怪的,下边是个暗室。装的都是……嗯,都是比较值钱的东西。唉,这么跟您说吧,我是当千岁的,送礼之人能少得了吗,我怕闹贼,就修了这么个暗室,里边放些珍珠、玛瑙、钻石、翡翠等值钱的东西。”这些话前言不搭后语,矛盾百出。包大人一看就知道有鬼。“搜!”房书安刚把脑袋往里一探,“啪”从里面就打出一支镖来,他一缩脖了,把帽子打掉了,吓得直冒冷汗。“唉呀!我的妈呀!相爷,有人打镖。”

  包大人马上命令:“把范继华给我看起来。”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能抓,要抓得请旨。人们知道贼在这地洞里,便把这座佛堂和洞口团团围住。蒋平闪到旁边就喊:“嘿,出来吧!你们走投无路,外面是天罗地网,乖乖地放下兵器,投降吧!”众人也喊:“我们把耗子洞可堵上了,要不出来,你们可就倒霉了。”不管怎么喊,下头都不言语。房书安出主意:“咱们开封府对面是个杂货铺,昨天进了不少辣椒,用大车全拉来,抹上油,点着扔进去,用风车往里扇风,用烟呛,非呛出来不可。”于是大伙儿真的一齐动手,拉来三车辣椒,大捆小捆,洒上油,连柴禾卷成包,点着扔进去了。房书安摇风车,“呜——呜——呜——”佛堂里外全是烟,把大伙儿呛得一个劲咳嗽。佛堂里呆不了,都跑到院里。房书安直淌眼泪,觉得差不多了,果然估计对了。洞里这几位开始捂鼻子、嘴,可是全是烟,怎么也不行了,得喘气呀。他们商议,宁愿战死在外头,也不能被呛死,往上冲吧。“啪、啪、啪”先打出一溜袖箭,再扔出几支镖来开道,紧接着“噌——噌——噌——”钻出七个人来。他们晕头转向,院里的人转圈站着,手里拿绳索准备抓贼。徐良一眼看见第三个,正是那个假徐良。他真像自己呀,难怪皇上怀疑。白眼眉,面如紫羊肝,穿青挂皂,打的暗器,那太像自己了。旁边有个老头儿,眼泪哗哗往下掉,跟红眼耗子似的,正是八步登空草上飞钱万里。后面还有几个,蒋平一看这第二个正是陆家堡庄主紫面阎罗陆凯;后面这几个都是山西遮天山的贼,双掌无敌震遮天尚然威更是漏网的一个大贼头。真没想到这帮人凑到一块儿,竟然在安乐宫里。

  包大人把脸往下一沉,“范千岁,这又怎么解释?”“唉呀,这……这是怎么回事,这贼怎么跑到暗室之中?唉呀,我那些财宝……”他满嘴喷粪,胡说八道。包大人一阵冷笑,“好了,你不必解释了,等我们见到天子,你再详细答复。不过现在得听我的,来人,把龙冠、皇袍扒下,先请范千岁到屋中休息。”手下的人给他摘掉龙冠,扒下皇袍,然后推到空屋,关了禁闭,上了门锁。包大人传话,把那些管家们,一律逮捕。这些人也不敢说别的,规规矩矩让人家捆上,押到空房。

  徐良提起金丝大环刀,跳到假徐良面前:“啊呀,你个王八驴球球的,你可认识你三老子?”他恨得牙咬得咯嘣嘣响,浑身发抖。假徐良咳嗽了半天,把眼泪擦干,勉强把眼睁开,看了看徐良,这小子一阵冷笑:“嘿……徐良啊!我实话跟你说,爷爷这次没白进京。别看我没整死你,却整死你爹了,把大五义整死三个,也总算给我的先人报仇雪恨了。纵然我今天死在你手,爷爷也就算闭了眼了。不过,我还有点不服。徐良,你过来,跟爷爷伸伸手,看咱俩到底谁武艺高强。”

  白眉大侠徐良心想: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真有跟我长得相像的人,他是谁?为什么和我较量?竟然下其毒手打死我爹,此仇不共戴天。原来此人是紫面金刚王顺,家住河南小王庄。提起他,一般人不认识,但是要提起他爹,那是著名的神拳太保王兴祖。在前年五月初五,伏地君王东方亮打算借助擂台,把开封府的差官一网打尽,东方亮觉着自己力量不足,他聘请能人,经人推荐,就请出神拳太保王兴祖。他本来是上三门的人,他的授艺老师是云南三老第二老梅花千朵苍九公,苍二爷跟开封府的人相当近。但是王兴祖目空四海,骄傲专横。他听说徐良刚出世就有那么大的名望,从心里往外不服气。他接受邀请,到白沙滩镇擂。结果遇上了徐良,第一次交手两个人打了个平手;第二次交手徐良巧用了一招叫“翻子脚”转败为胜。当时如果王兴祖往下一撤步,说几句客气话,徐良就把他放了,可是王兴祖觉得当众丢丑,恼羞成怒,竟口出不逊,辱骂山西雁。徐良一怒,力劈王兴祖。这个消息震动全国,徐良也因此一举成名。世界上的事,就是正反两个方面,有乐的就有悲的;有高兴的,就有生气的。徐良成了名,那王家能完吗?头一个就是王兴祖的师傅梅花千朵苍九公,他找到擂台,非要把徐良废了,给徒弟报仇。连金睛好斗梅良祖、神行无影谷云飞,乃至云南三老那二老:古来稀、左九耳,闹海龙神苗九西全出头了,总算说服了梅花千朵苍九公。苍九公不但没动手,还收徐良为干儿,这场风波才算平息。但是王兴祖的大哥王兴龙却带着二子二女在武当麒麟山截住徐良报仇,结果王兴龙及二子二女全都死在徐良手下,又结下深仇大恨。王兴祖的儿子紫面金刚王顺,那时不在家。因为王兴祖要有继承人,对儿子寄托很高的希望,就把他送到熊耳山天竺寺,跟金掌佛禅僧学艺。王顺学艺八年,下山探家,没进家门,就见挽联高挑,门前挂着纸幡,院里放个大棺材,他大吃一惊。家里人说他爹叫徐良劈了。王顺“哎哟”一声,昏倒在地,抢救过来,他咬牙切齿,在灵前起誓发愿,要给爹报仇雪恨。不久,又传来他伯父王兴龙和叔伯兄妹全死在徐良的刀下的消息,差点把他气疯了。他要报仇,还得跟师父打招呼。他把丧事办完了,又回到天竺寺,向金掌佛禅述说经过,要求老师给假,找徐良报仇。佛禅觉得这事相当复杂,劝阻说:“孩子,你这个能耐是不错,但是要找徐良报仇,谈何容易,现在不是徐良一个人的事,它涉及各个方面。你看,从你爹死,前前后后,出来多少高人,其中有云南三老、中山五老、辽东六老、塞北双绝,将近一百人参加。看来徐良有帮手啊!他还有包丞相支持。论势力,你惹不起他,论人手,他户大人多,上三门有的是高人。你一个人能报了仇吗?你要想让为师帮你报仇,这我可做不到。我什么身份呀,为你的事下山找一个小小的徐良,我不能干。这事还得靠你自己,再说你现在的能耐,你报不了仇。这么办吧,你好好学武艺,等到有十足把握时,我再叫你下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为师保你有报仇的那一天。”这样,把王顺给劝说住了。王顺怀着报仇的心情,苦学本领,除了拳脚兵器外,他专门练暗器和刀。他知道徐良用的金丝大环刀,双手能打袖箭,打暗器最好,故此有三手大将的称呼。我也在这上下功夫,将来咱俩比一比,看看究竟谁高。金掌佛禅对他格外的疼爱,因此尽全力传授本领给他。他在熊耳山苦练了一个时期,能耐可就练成了。紫面金刚王顺跪倒在老师面前:“师父,我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再不报仇,还等什么,我恳求师父恩准,我要去杀徐良。报完仇,我再回来练武。”佛禅一看,这孩子决心已定:“好吧!王顺啊,既然你一心一意要为你爹报仇,为师不便阻拦。但是我还有一件不放心的事,那就是你的能耐,还没到为师满意的程度。你究竟能不能报仇,现在很难说,为师告诉你,倘若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可不管。”王顺叩头说:“师父,您放心,好汉做事好汉当,决不连累师父。我报不了仇,不怨别的,怨我的命。”

  王顺离开了天竺寺。原来他的模样根本不像徐良,只有头、脸型和面色有点像。王顺面如紫羊肝,绰号紫面金刚,这脸色差不多。可他不是白眼眉。他回到家乡,遇上他父亲的朋友名叫娄山。这个人有点特殊的能耐,他会乾坤颠倒、幻术大挪移。按现在的说法,就是他会整容。他这种能耐,在大宋朝时,是蝎子尾巴——毒(独)一份。他问王顺怎么报仇,王顺挺心直,说:“我到开封府堵住门,叫徐良出来,我们俩比一比,我不是用刀把他砍了,就是用镖把他打死。”娄山乐了:“哈,哈,哈!老贤侄,你在说笑话,我倒不是灭你的锐气,我也没看出你的能耐有多大,你想把徐良给整死,不那么简单。现在徐良的能耐,可了不得,大宋朝装不下他,提起白眉大侠,哪个不知呀!谁知道你紫面金刚王顺呀。”“那么照您这么说,我爹我伯父不是白死了吗?”“不,话不能这么说。我给你出个主意,万无一失。”“老前辈,您说吧。”“我见过徐良,刚才我一见你这体型、脸色与徐良有相似之处。不如你改头换面,变成徐良,那有多好。能找到报仇的机会就报,报不了的话,你就多做案,留下徐良的名字,栽赃陷害,借刀杀人,这叫双管齐下。”王顺开始没明白,后来才弄清他的用意:“噢,叫我变成徐良,那怎么能行呢?他是白眼眉,我是黑的。”“哈!我说老贤侄,你太实心了,化装化装吗,我叫你变成他,你就能变。不然的话,我怎么能叫乾坤颠倒、幻术大挪移呢!不信咱爷俩试试,我给你用药,叫你变样。”王顺半信半疑,在书房里,把门关上,他们就忙开了。娄山用些药品先给紫面金刚王顺染眉毛。抹上药之后,他就感觉脑瓜皮发烧,没到一个时辰,眉毛变了,又浓又密,刷白刷白,洗也洗不掉。“啊呀,您老人家可真有两下子!可我报仇之后,还得恢复我原来的样子,这白眼眉多难看。”“老贤侄,你放心,多会儿报完仇,我只要把药水一抹,就恢复原样。”娄山按照徐良的五官、相貌、特征就给他动了手术。将近二十天,王顺变得活脱脱就是徐良,甚至站到徐良面前,也看不出他是假的。娄山看前看后,又说:“孩子,你还得制造紧衣低头花装弩背到身后,再显得有点驼背,再弯着点腰,你就更像徐良了。你肩膀比他宽点,你两肩保持松弛,往下耷拉着,有点溜肩膀,那就更像了。还有一样,你这山西话不会说不行。要想报仇,含辛茹苦,你呀,什么也得学,你得学点山西话,作案的时候,你得说山西话。”娄山给他出主意,他样样都听。准备了两年,王顺也学了点山西话,制造了紧衣低头花装弩,穿上青衣,走了走,娄山一看真像徐良,很满意。王顺也心满意足:“老人家,这仇我算能报了。”“嗯,我保你报仇。不过,作案的时候,你得手狠点。杀人越多,案子越大,栽的赃就越结实。到时候让徐良浑身是口也难以分辩。”“老人家,你放心,为了我伯父和我爹,我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紫面金刚王顺离开了小王庄,赶奔东京,路过二仙庄,他进了饭馆,发生了一场误会。他正吃着,外面进来几个人,头一个是八步登空草上飞钱万里,后面紫面阎罗陆凯、海里蹦孙青、水上漂赵凯。这帮小贼抬头一看,“呀,这不是徐良吗!”他们连饭也没吃,拿起武器,拉开架式就把王顺包围了。钱万里用手一指:“好啊,你这个丑鬼,你跑到这来了,我要给死去的绿林人报仇,给我徒儿雪恨,来呀,把他劈了。”王顺一听,心中暗喜,说明化装的成功。他见外头没人,一抱拳:“各位,你们误会了。我不是徐良,我是紫面金刚王顺,我爹是神拳太保王兴祖,我的老师是天竺寺金掌佛禅。”钱万里一听口音变了,再仔细一看,不一样。“噢,你是王顺。”“请问老人家您是谁?”“我是钱万里,人送绰号八步登空草上飞。”他们认识以后,摆上酒席,就交了朋友,因为他们都跟徐良有仇。钱万里觉得非常奇怪:“孩子,那你怎么长得跟徐良一样呢?”王顺把经过讲了一遍,他鼓掌称赞:“好孩子,你真是智谋太高了,化装的太像了,一般人认不出来。这就对了,遇弱强擒,逢强智取。你真把徐良杀了,不但给你爹报了仇,给我徒弟报了仇,也给天下所有绿林人报了仇。好样的,我帮忙帮到底。”王顺一看,有了帮手,心里更踏实了,便问:“你们上哪儿去?”钱万里说:“老侄啊,咱无话不说,我们要赶奔汴京开封府找徐良算账去。无奈他的党羽也太多,我们无从下手。咱们结伴同行吧。再给你交个底,徐良的靠山是包黑子,咱们也找了一个靠山,你知道是谁吗?”“不知道。”“哈哈哈……”他一拍旁边的紫面阎罗陆凯,“咱们全靠他。”王顺问:“老人家,您有什么靠山呢?”陆凯看左右没外人,就说:“我这靠山比包黑子硬得多,就是安乐宫范继华。他爹范荣华,当年救过李国太,为国家立下不朽的大功。那是仁宗的恩人,加封一等安乐公,见官大三级。我是范荣华的干儿子,虽说我干爹不在了,但我这个干兄弟也很讲义气,我们经常有书信往来。我怀里有范继华邀我进京的信,我在他家一住,那是三尺禁地,咱们就是惹了什么事,捅了什么漏子,有安乐公保护,咱还怕什么呢?”王顺一听说:“这太好了,咱们就一起去吧。”

  这样,这几个小子就鬼混在一起,混进东京,住进范府。范继华野心勃勃,贪婪无厌。紫面阎罗陆凯是个大飞贼,在陆家堡是瓢把子,前半生,他可没少搂钱。他用珍珠、玛瑙、翡翠、稀世珍宝,贿赂范继华。这范千岁见到这些东西,眼睫毛都乐开了花,只要有钱干什么都行。因此他脑袋一热,也不管后果了,这帮贼就是抓着他的袍子襟,藏到安乐宫。今日真假徐良一见面,难免是一场血战。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