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十三回 海外野叟大闹天王殿 白眉徐良调兵打三关

  王猿遍访八大名山,然后又随着老师回到海外金礁岛大佛寺。通过游历,他眼界大开,学到很多武艺,性情也有所收敛。万年古佛非常高兴,继续传授他武艺。光阴似箭,眨眼又过去十载,空空和尚的身体不如当初了,因为岁数太大了。这一天空空把王猿唤到床前,口打咳声:“孩子,人自古至今没有长生不老的,因为为师久居海外,又学习了武功,故此才活了这么大岁数,但早晚总有一死,我要回归西天朝拜我佛,你我师徒总有告别的那一天,趁我现在三寸气在,我打算让你到中原再去闯荡闯荡,将来有一番作为,为师死也瞑目了。”王猿一听很伤感:“师父,你老人家有病,弟子怎么能离开?”“这叫妇人之见,庙里弟子甚多,你不在床前,我也有人服侍,希望你能有一番作为。明后天你就下山到中原,我等着你的好消息。”王猿一看老师主意已定,这才领命。可是,回到屋里他睡不着觉了,心想:叫我有番作为,我干什么呢?他觉得有些兴奋。临别这一天,他跪倒在师父床前听训。空空和尚告诉他:“孩子,你现在有绝艺在身,得走正道,咱们出家人慈悲为本,善念为怀,不行恶事。你虽非三宝弟子,但是你跟我多年了,要谨遵莫忘。”“徒儿记住了。”“另外,你要牢记武林道的规矩,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不准你走歪歪道。你若凭武功,作出奸盗邪淫的事情,不但国法不容,你也对不起为师一片苦心。”“老师放心,弟子谨记不忘。”“另外,你手太黑,动不动就想把人整死,这个绝对不行。别忘了,但能容忍且容忍,给人以改过的机会;别忘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呀!将自心比人心,办事情就能圆满了。”万年古佛就像教小孩儿一样,千叮咛万嘱咐,把话说完了,这才打发王猿下山。

  王猿踏上中原大地,心花怒放,没有老师在身边,自己成了自由人了。他一琢磨,我上哪儿去呢?怎样才能闯一番事业呢?老师对我抱的希望挺大,我得干点正事。一开始他除暴安良,也做了不少好事,但觉得意义都不大,也不太过瘾。他一想,我还得做点阔事。这一天他到了河南,不管是住店或是在酒馆茶肆,他听老百姓议论的中心都是开封府,而且重点提到一个白眉徐良。人们对这个徐良简直都捧到天上去了。王猿听着有点儿不高兴,心说,徐良阿许人也,怎么这么大名誉?难道他比我还高吗?嗯,这也难怪,我刚到中原,牌子还没创出去,自然他走到前边了。我们两个人要会到一起,他未必是我的对手。但是,王猿也有个优点,他服人,只要你比他高,那他就服你。他就抱着这种想法,到了开封府,有三次围着开封府的府衙转悠半天没进去。他想找找徐良,瞅瞅他什么模样。后来找了个店房住下了,一打听才知道,开封府的官人都查办大同府阎王寨去了。他想,反正我是创业呗,无拘无束,我到那儿开开眼界。这样他才到了阎王寨。

  要说阎王寨,前边有三关,五步一岗,半步一哨,固若金汤,守卫森严。但是要挡王猿谈何容易,他善于爬山,就是悬崖峭壁,别人上不去,他就像闹着玩儿一样,不费吹灰之力。王猿到了山顶上,正赶上十阵赌输赢,英雄会大比武。他坐在高坡上,抱着一颗树大开眼界。下边比武的经过他全看见了,而且比武中间一报名,声音往上传,他听得非常清楚。徐良显示的绝艺他看得清清楚楚。王猿大吃一惊,哎哟,真是名不虚传啊!这小伙子真讨人喜欢,看来开封府做的都是正事,我应在暗中助他们一臂之力。王猿白天找个没人的地方闭目养神,比武时就来看热闹,晚上没事儿,他就闲溜达,他要看看十阵赌输赢的结局。有一次,他赶奔阎王寨前山,正赶上蒋昭刺探情况,遇上危险,被徐良解救,结果二人被敌兵包围,他出于仗义把两个人从重围中救出来,扔进狮子林,这都是王猿干的。这次他仍然到前山溜达,无意之中又遇见山西雁徐良被飞剑仙朱亮那帮贼围住了,眼看就有危险,王猿这才公开露面,把群贼的眼迷了,把徐良救到后山。飞剑仙朱亮领人追到树林,他一见王猿就被吓了一跳,王猿是新出世,他怎么能认识呢?用五金拐杖一打,没想到被王猿把拐杖给抢过去了。王猿手中拿着拐杖哈哈一笑:“老匹夫,你这哪是拐杖,依我看像麻杆儿,你要是不服气,你就看看吧。”说完他抓住拐杖的两头,用膝盖一顶,哎,“咯叽叽——”拐杖变成乾坤圈儿了,当啷一声把它扔到朱亮的脚前:“老匹夫,就这玩艺儿还打仗呢?趁早回炉另造。”“啊!”把飞剑仙朱亮吓得魂不附体,心说:这是人吗?他有多大的劲?这时候金镖侠林玉过来了:“师父,逢强智取,遇弱活擒,这个野人甚是厉害,不是一个人能赢得了的,干脆让大伙上吧。”朱亮点了点头,往后一退,把手举到空中,吩咐一声:“冲!别让他跑了。”“冲啊,别让野人跑了。”这群贼寇各抡刀剑往上一闯就把王猿困在当中。王猿手里没兵刃,那刀枪棍棒他看不在眼,最后他在喽罗兵中选了两个胖子,抓住他俩的脚脖子当把,把他俩抡开了,用人打人,“劈里啪啦”“哎哟,哎哟”这俩人被打成零碎了,再换俩。在场的人无不惊骇,这一下子王猿的名字就传开了。徐良在后面边看边想:王猿毕竟也是个人,精力是有限的,阎王寨有得是人,死一个,上来十个,那不得把王猿活活累死吗?山西雁徐良站起来,高声喊道:“老人家风紧,撤乎。”徐良说了一句行话,王猿也懂,“风紧”,就是对我们不利;“撤乎”,就是快跑。王猿一想也对,你们仗着人多,不算能耐,等我把大事安排完了,回来再算账。王猿杀开一条血路,来到徐良近前:“好孩子,撤乎!”这两个人一前一后奔后山就跑。跑来跑去到了一座悬崖峭壁,徐良上不去,王猿把徐良抓过来往胳肢窝里一夹:“孩子,闭上眼睛随我来。”顺着峭壁哧哧哧,他上来了,朱亮领着人也赶到了。抬头一看,上不去,干瞪眼瞅着他俩跑了。朱亮收兵回去,暂且不提。

  单表王猿和徐良,到了悬崖的顶上,回头一看没有追兵了,王猿长出了一口气,把徐良轻轻地放在地上。老西儿一瞅这位真是活宝,开封府要是多这个人,平山灭岛不费吹灰之力。他把衣服归整归整跪倒再次谢过。王猿拉着他的手:“徐良,你知道我是谁?”“你的底细我不清楚。”“好,咱俩就认识认识,往后多亲多近,不管岁数大小,咱俩交个好朋友,你是我兄弟,我就是你哥哥。”徐良一看,辈数也不合适呀,王猿一扑棱脑袋:“我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肩膀头齐就是弟兄。往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谁敢动你一根汗毛,我叫他赔一根金旗杆。”徐良大喜,俩人就在悬崖上跪倒,口盟结为把兄弟。徐良有这么一个盟兄,真如同彪虎生翼。磕完头了,俩人一商议,徐良说:“事到如今,咱俩要想对付阎王寨不行,我得回大同府搬兵去,你老兄留到山里作内应,我两天之内把军队搬来,咱们里应外合,大破阎王寨。”王猿说:“好吧,你只管放心地去,我就留在里边,只要你来了,我随时都可以出现。”两个人约好了,徐良顺着房书安领他走的那条密路,混出阎王寨,回归大同府。

  徐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大同府。他一瞅这城,眼泪好悬没掉下来,心里像乱箭穿心一般,什么原因?离开大同府还不到五天,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走的时候大队人马,趾高气扬,回来剩下自己孤苦伶仃,想起老少英雄们命丧狮子林,徐良的眼泪就掉下来了。进了大同府被人发现了,“哦,这不是徐三将军么!”“徐良回来了!”像众星捧月一般,把他接进公馆。徐良来不及换衣服,要立刻见大人颜查散。颜大人连鞋都顾不得穿,率领一班文武群僚小跑着到外边迎接,一见徐良,两个人抱头难过。颜查散拍着徐良的肩头:“徐良,你可回来了,山里的事儿我们一无所知,英雄们现在何处?”徐良闻声把脚一跺:“大人,完了,全完了!”一句话把家里的人全惊呆了。南侠展熊飞、黑妖狐智化、钻天鼠卢方、彻地鼠韩彰、穿山鼠徐庆全都来了,徐庆气得给徐良一巴掌:“混账东西,你哭什么?你倒好好跟大伙讲讲,是怎么完的?”徐良口打唉声,一边擦眼泪,一边把比武的经过及贼寇炮打狮子林的事讲说一遍。他这一说不要紧,在场的人咕咚咕咚躺下十来个。一听说这些人死得这么惨,能不难过吗?连颜大人都背过气去了。众人赶紧抢救,好不容易把这些人抢救过来,老少英雄咬牙切齿,不平阎王寨,不给大家报仇誓不为人。徐良说:“我回来就是搬兵来了。大人,现在我们山里边有内应,您放心,赶紧调大兵攻打阎王寨。”颜大人点了点头,马上传下号牌,请飞叉太保钟雄来参加紧急会议。当晚,公馆衙门灯火通明,在场的人开了个紧急会,颜大人跟飞叉大帅钟雄研究好了,决定四路分兵攻打阎王寨。头一路,三千铁骑,五百步兵,归徐良率领。徐良要抢三关,从正面杀进阎王寨。另外,根据徐良提供的路线,飞叉大帅钟雄三路派兵,把阎王寨包围。他们定的信号是,明夜晚间三更天,在山头举火为号,四路大军一齐冲杀。同时,颜大人命快马蓝旗,通知野马岭的铁帽子王爷岳横,一旦阎王寨打响,让他马上分兵进攻,攻打宁夏国,两路齐头并进,可以收复失地,安定边塞。人们忙开了。

  光阴易过,转眼到了次日天明,徐良饱餐战饭已毕,起身告辞。临走时,颜大人敬酒三杯,要听徐良的喜信儿,老西儿也当众下了保证。现在他一个人,人单势孤,颜大人又派了黑妖狐智化做他的助手,由两个人领兵前往。这天天刚擦黑,三千五百军队就开始行动,那快劲儿就别提了。日没西山以后,部队加快了速度,徐良还嫌慢,在前边一个劲地招呼:“快,跟上!跟上!”定更天就来到头道山谷。徐良一瞅,阎王寨的头道关口叫鬼门关,城关十分坚固,城头上灯火通明,来往巡逻的士兵一个个都挺精神,随时提防宋军的进攻。徐良不敢靠近,让智化把营扎住,他一个人想爬上城去,然后开关落锁,放大军入关。徐良干这种事不费吹灰之力,想当年在朝廷里他也这么干过。他凭借经验,爬绳索爬上鬼门关,巡逻的哨兵发现了,就是一愣:“什么人?口令!”还没等话音落地,徐良的弯刀就到了:“什么口令!什么口令!”噗噗两颗脑袋落地。然后,徐良抖擞精神,杀开一条血路,顺着马道来到城门下。城门洞有不少喽罗兵,“城上是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了?”说着话徐良就到了眼前。“噢,我打的,你们不要吵闹,我送你们回老家!”说完,嘁哩喀喳把喽罗兵赶散,把城门打开了。徐良冲外面就喊:“智大叔,城门打开了,赶紧进来!”外面炮响三声,鼓声震天,三千五百军兵杀进鬼门关,迅速占领城关,留下二百人把守,余者继续往里进攻,赶奔第二道关口,叫断魂关。奇怪的是,徐良他们刚到断魂关,城门就开了,再看这一个个喽罗兵把刀枪都放在地下,拱手投降。徐良感到纳闷儿,这是谁干的?忽见人群之中走出一个出家人,这人身材高大,面似淡金,徐良借着灯光一看,认出来了,正是自己赶奔长安游览时遇上的那个和尚金背罗汉武申。武申曾经向徐良表示,我到了阎王寨,必然助你一臂之力。原来说的是客气话,今天还真实现了。武申奉命把守第二道关口,他一看宋朝的军队来了,把守关的喽罗兵缴了械之后,开关献城,所以一刀一枪都没费,徐良就占领了断魂关。他拉着金背罗汉的手千恩万谢,武申也乐了:“徐三将军,贫僧话复前言,不为别的,就为一个‘信’字,如今帮你的忙,我献了一座城关,今后咱们两人还要多亲多近。”徐良乐得直拍大腿:“那可好了,我一定在万岁面前给你请功。”“请功是小事,徐三将军,再往前走就到天王殿了,你赶快进攻,贫僧为你开道。”徐良高兴得直蹦,回过头对大家说:“各位,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是大伙为国尽忠的时候了,杀呀!”喊杀连天,进攻阎王寨。

  徐良率兵发起猛攻,大军直抵入云关,这是三关的最后一关,也是最难打的一关。这座关城高耸入云,故此得名,大有一夫把关,万夫难进之势。城关是用巨石垒成的,两面是两座山头,当间一座城关,上边准备了灰桶炮子擂木礌石强弓硬弩。因为那两关丢失,有人跑回来了,赶紧向天德王黄伦禀明经过,黄伦大吃一惊:“谁领兵来的?”“王驾千岁,就是那个白眼眉徐良。”“又是这小子,看来徐良不死,本王没有宁日啊。”在旁边的金镖侠林玉过来了:“王爷,您不必担忧,只要把入云关守住,阎王寨就没事,我愿领一哨精兵,牢守此关,打退徐良。”天德王点头:“卿家,事关重大,你就辛苦辛苦吧。”“随我来!”林玉率领一班寨主,转身就要走。从旁边过来一个人:“等一等,等一等。”林玉回头一看,正是细脖大头鬼房书安。房书安这两天睡不着觉,天天晚上做恶梦,他一想:现在是我选择最后道路的时候了,这贼我是干够了,我得脱胎换骨,重作新人,我干老儿徐良神仙一样大难不死,如今领兵攻打阎王寨,这寨是保不住了,我还跟这帮贼鬼混到什么时候,不如趁此机会弃暗投明。但他又一想:我是臭贼出身,顶风臭八百里,谁能要我呀?我得立点功劳,可这功劳怎么个立法,他拿不定主意。房书安主意不少,能耐可不大,他正在犹豫的时候,听说徐良进攻第三道关口,这可是关键时刻,我若能设法献关投降,岂不立下大功一件,将来到了开封府,我也有个交代啊。房书安打定主意,头天晚上,他与他那两个磕头把兄弟——要命鬼黄荣江,追命鬼黄荣海就商量过了。这俩人开始有点不同意,认为他的想法有点荒唐,开封府能要咱们这臭贼,别折腾了半天,自己去送死。房书安一扑棱脑袋:“你们把我干老儿说成什么人了,我干老儿是大丈夫,顶天立地,他当初许过愿,等我立功之后在开封府保举我当差,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关键时刻你们听我的没错。”房书安没鼻子,还挺能白话,最后就把这俩人说活了。正在这时,徐良领兵攻打三关,天德王黄伦传下旨意,在天王殿议事,他们三人也来了。房书安一看金镖侠林玉领令守关,心想:这事可不好办,林玉一则有能耐,再则懂韬略,再守住坚城,徐良有多大的能耐也上不来呀,急需内应,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啊。他冲着黄荣江、黄荣海一使眼色,俩人就明白了。房书安抢步起身出来了:“大帅你等等,我说几句。”林玉一看是他,先有三分不高兴,因为瞧不起他:“房爷,什么事?”“我打算跟王爷请示请示,帮你守关如何?”“哈哈哈哈,房爷,留起你这份好心吧,你干爹打关,你这个干儿子能真心实意把守吗?”“这话说的,他把我鼻子割下去了,我能不恨他吗?你别看叫他干爹,那是吓出毛病来了,实则我恨透他了。这次我想把他抓住,连耳朵带鼻子一块儿给他割下来,叫他管我叫干爹。”一句话说得大伙儿都乐了。天德王黄伦马上传旨,让房书安三人帮助金镖侠把守入云关。旨意一下就不能改动了,林玉这才点头,率领一千喽罗兵,扑奔入云关。一听外头开了锅了,冲呀,杀呀,火光冲天,金鼓震地。林玉从马上跳下来,率领偏副寨主和三鬼,顺马道奔腾,来到城头上,扒着垛口往下一看,宋兵非常勇敢,虽然受伤的人很多,可架着云梯一个劲儿往上攻,两边由灯笼火把照亮,借着火光林玉看到,在前边冲锋陷阵的,正是金臂罗汉武申。他心想:武申,你可够意思,我用请帖把你请上阎王寨,好吃好喝招待,闹了半天你是个奸细,在紧要关头你投降了开封府。把林玉恨得牙根都痒痒,用手指着城下,高声大骂:“武申,你个秃驴,忘恩负义之辈,等我把你抓住,把你下油锅,点天灯!”武申抬头一看是林玉,哈哈大笑:“林玉,死到眼前你还猖狂什么?我告诉你,阎王寨完了,像我武申这样的何止一个人,你赶紧献关投降,服输认罪,或许能保住你的狗命,倘若忠言逆耳,将来你的死不堪设想。”“呸!秃驴少说废话。给我开弓放箭!”哒哒哒哒,箭如雨发。林玉提着宝剑亲自守卫,武申连着进攻三次都没攻上去,损兵折将,不但如此,武申两肩还受了伤,鲜血淋淋,脸熏得挺黑。武申倒提大铲,败归本队,来到徐良面前:“徐三将军,我对不起你,攻不上去。”“大师父,这不算什么,全怪我指挥无方,你到下面休息,先给伤口上点药,我跟林玉说几句话。”徐良说着,从当兵的手中拿过一块盾牌,一手提着大环刀,到离城十丈远的地方站住了,抬头往垛口方向望了望:“哪个是林玉?”林玉一瞅是徐良,气得说:“丑鬼,本帅在此!”“噢,我说林玉,咱们是老熟人了,你们现在完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赶紧投降吧,现在宋兵已经包围了阎王寨,你们就是插翅也飞不了了,我可不是吓唬你,我们的人都在你们阎王寨里边,一会儿就得全动起来,里应外合大破阎王寨,到那时,你后悔就晚了。快听山西人的话,把城关献出来。”“呸!你满嘴喷粪,来呀,给我射死他,射死他!”军兵又开弓射箭。正在这时,房书安溜到林玉身后了,他想:我也得冒点险,不豁出点什么不行。他暗中把一尺二寸长的小片刀拽出来了。这小刀别看不大,房书安就怕它不快,没事就磨,磨得都粘手。房书安紧握小刀,转到杯玉的身后:“大帅,你到旁边歇一会儿,我替你指挥。”“去你娘的!你个饭桶,滚!”房书安一看,这小子盛气凌人,拿我根本不当人看,今天我要让你知道我姓房的厉害。想到这,他紧握刀柄,往前一跟步,对准林玉的肋岔子就是一刀,要是平常,他根本就扎不上,但现在林玉主要的精力是对付徐良,根本没想到房书安对他下毒手。这一刀从左肋岔子扎进去,右肋间冒了尖。“唉呀!”林玉惨叫一声,宝剑落了地:“你,你……”意思是说,原来你是个叛徒,还没等说出来,黄荣江、黄荣海就蹿过来了:“你什么?”说着便把林玉的人头砍下来。喽罗兵回头一看,呀,怎么耗子动刀,窝里反了?这三位怎么把大帅给杀了?房书安振臂高喊:“诸位,我们乃是开封府的官人,在阎王寨卧底,现在要迎接我干老儿进城,降者免死!干老儿,我把林玉宰了,不信你瞅瞅林玉的狗头。”说话间,房书安把林玉的人头从关上扔下来了。徐良一听见这个嗡嗡声,就觉着挺亲热,知道是房书安,一见把林玉的人头扔下来了,徐良大喜:“房书安你做得对,你现在就开关。”“干老儿等一等,我这就现成。”喽罗兵不知是怎么回事,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林玉一死,旗倒兵散,谁还给卖命,军兵们扔下刀枪,逃的逃,降的降。入云关关门大开,徐良大喊一声,就占据了此关。徐良一进关,房书安把小帽子正了正,衣服归整归整,小片刀背好了,领着黄荣江、黄荣海来到徐良面前,规规矩矩三个人往地上一跪:“干爹在上,孩儿给爹爹磕头了。”徐良赶紧用手相搀:“房书安请起,你立了大功。”“爹,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这话一点也不假。我前思后想,当贼我是当够了。今后我打算重做新人,我得跟着您,将来有一天给您养老送终,爹您就把我收下得了。”徐良听着叫的那个亲热劲儿呀,就点了点头:“房书安,好了,一言为定,从今以后你就是开封府的办差官,保我的人一定能收下你。”“唉呀,爹,您真是我的亲爹,我谢谢您了!”说到这儿,黄荣江、黄荣海也直磕头。徐良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房书安说:“爹,我给您带来两个帮手,他们是我磕头的把兄弟,要命鬼黄荣江,追命鬼黄荣海,虽然过去也做过坏事,可是跟林玉他们不一样,爹,您就一块儿都收下吧。”徐良点头,让他们三人在军中效力。

  到了入云关已是三更天。智化在城关上点起三堆大火,发出信号,紧跟着阎王殿四周都开了锅了。“咚咚,嗒嗒,杀呀……”官兵发起进攻。

  先说残兵败将败回天王殿,嘴都不好使了:“报……报王驾千岁,可……可不得了啦,大帅阵亡!”啊!飞剑仙朱亮闻听,脸即刻变了色:“此话怎讲?”“是……是这么回事……闹了半天,房书安一伙儿是奸细,吃里扒外,把大帅杀了,放进徐良的官兵。”朱亮把脚一跺:“怎么样?原来我就想打死那个房书安,你们说他有嘴无心,结果这都是假的,我抓住他非把他的皮扒掉!来呀,随我来!抢回入云关。”说话间,他率领寨主刚到院里,就听着房上有人喊了一声:“呔!朱亮,你别猖狂,来,跟我大战三百合。”飞剑仙仰面一看,来人正是海外野叟王猿。他是当内应的,就见他手里抱了棵树,拿这玩艺儿当兵刃,简直是亘古少见啊。飞剑仙一看,火往上撞:“野小子,今天我跟你分个高低,来啦!”王猿飞身形,跳到当院,把树抡开来。这东西还真好使,树干高两丈,一扫一大片,谁也上不来。飞剑仙朱亮本来就不是他的对手,再遇上这么一件特殊的兵刃,更是一筹莫展。王猿在这里,一扫就一大片,这一帮忙不要紧,徐良引得胜之兵攻到了天王殿,喽罗兵一瞅,四散奔逃:“不得了了!宋兵打进来了,天王殿保不住了!”朱亮一瞅,徒弟也死了,我又不是这个野人的对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拽着陈东坡,转身回归天王殿。再一看天德王黄伦,钻到桌子底下去了,这二人把桌子挪开,把黄伦架起来。就见黄伦颜色更变:“二位剑客,如何是好?”“不用担心,有臣等三寸气在,保你平安无事,保你脱险。”朱亮背着天德王黄伦,陈东坡架着拐,拿着旗盘开道,杀出一条血路,奔后山就跑下来了,一边跑,陈东坡一边问:“老剑客,四面全是宋兵,你我投奔哪里?”“哈哈哈……”朱亮一乐:“老罗汉,你比我实在得多啊,自从到了阎王寨之后,我没闲着,把每一条路全看探过,有一条路可通阎王寨后山,那里有个仙人洞,谁也不知道,你就随我来吧。”这条路确实谁也不知道,叫仙人洞没有洞,这是朱亮瞎起的名。山有一道裂缝,人直着进去不行,只能偏着身子往里蹭。约有十丈远,再往里边,地方就宽阔了,从这儿往下走,能到后山麒麟坡,到了麒麟坡直接可以通到宁夏国。朱亮心想:这条道只要没人看着,就能平安脱险。仨人挤进仙人洞,高一脚浅一脚往前摸,黄伦四肢无力,跟肉包袱一样,全指着这俩人架着他。走着走着,眼前亮光一闪,离出口不远了,朱亮眼前一亮,暗咬牙关:徐良,好小子,别看我老了,我还得好好活着,留着三寸气在,必报阎王寨之仇!

  他们到了洞口,往外一探头,没把朱亮给吓死——就见眼前早把阵势摆好,几十位英雄圆睁二目,各拉兵刃,封锁住洞口。为首的一人,个头不高,头上戴着马尾过梁扣风巾,一对小黄眼珠,手中擒着一对分水蛾眉刺,这是蒋平。在蒋四爷身后,北侠欧阳春,展翅腾空臂摩天纪老纪华成,西洋剑客夏玉奇等人全在。守着洞口边的是金睛好斗梅良祖老剑客。朱亮很纳闷儿,前者炮打狮子林,全把他们崩死了,怎么又都活了?其实这事不奇怪。徐良那天晚上夜探阎王寨,路遇房书安,房书安向他告密,说他们要炮打狮子林,您要不回去送信儿,这帮人可保不住命了。徐良一转身,“通”一声,火起来了,狮子林被炮轰了。其实,徐良刚一离开狮子林,有一人就进了寨子,到院里大喊:“众位别睡了,你们快起来吧,大祸就在眼前!”这一喊,把众人全都吵起来了,不知是怎么回事,到院里看个究竟。梅良祖一看,站着个年迈苍苍的老者,这人长得大门楼头,翘下巴,一对小黄眼珠叽哩骨碌乱转,两只胳膊长得比别人长得多,往那一站,把手往下一耷拉,像个猿猴。金睛好斗眼前一亮,“哎哟!老伙计原来是你。”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