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十二回 王商被弃野人岛 王猿得遇万年僧

  救徐良的这个人,大战飞剑仙朱亮。徐良在后边看着,他一瞅,大吃了一惊,啊!这个人跟朱亮伸手,就好像闹着玩儿似的。那朱亮是什么身份?在八十一门当中也是佼佼者,成了名的剑侠,武功盖世,但是跟这个人比较起来,可差得多的多。徐良纳闷儿:究竟这个人是谁呢?他的功夫怎么这么深?跟自己是什么关系?他在这胡思乱想。说到这,咱得介绍一下。

  他叫王猿,绰号海外野史。这名起得名符其实。为什么他有这么大的能耐,原来这与他的出身和经历有密切的关系。他爹叫王商,是福建省福州人,说起他来话就长了。那时候,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陈桥兵变,一条亮银盘龙棍,打下六十四座郡州,一统天下。那时的宋朝,兵精粮足,人强马壮,万国来朝,赵匡胤名扬四海。多年的战争结束了,马放南山,刀枪入库,老百姓得以休养生息,各行各业空前发展起来,其中航海业也发展起来了。在福州,有个大买卖人叫王商,就是王猿他爹,家里有五条船。他这船都是飘洋过海的大船,专门给人家运送物资,走一趟就不定挣多少银子。这个船上的人都是他家的伙计,每年都要出海几次。他继承祖业,二十多岁就当了东家。他家资巨富,待人宽厚,人们都愿意到王家来驶船卖命。为此,他的钱越挣越多了。有一次,王商领着船队飘洋过海,往外地运送绸缎和药材。古代的船都是木船,上面扯着帆,船头上有罗盘,这条船上四五百人,东西都放在舱里。这次上哪去呢?据说是上海外红毛国。这是个什么国家也说不清楚,反正离大宋很远,船在海上要走一个多月。这次也该着倒霉。王商带领船队出发了,当时晴空万里,据有经验的人判断,这次出海最顺利。没想到离开福州不到两天,突然天变了,一阵龙卷风把王商这支船的船杆撅折了,船失去平衡,翻了个底朝天,五百多人中有特热水性的人得了活命,其余均丧生海底。王商从小在水边长大,精通水性,但是要在江河里头还行,在大海之中,无风三尺浪,再遇上这坏天气,就把他打得半死不活了。因为船坏了,他两手一抱,有块木板被他抓住了。就这样,王商连淹再冷再怕就失去了知觉。别看他不省事了,这木板可没撒手,飘飘摇摇往前来了。雨过天晴,他一个人飘到一个孤岛上。这岛叫“野人岛”,四面环海,岛上有一伙野人,究竟这野人什么模样,王商也只是耳闻,但没见过。大概过了一天工夫,他才慢慢苏醒过来,往四外一看,大海茫茫,身后是一片孤岛,岛上是原始森林,悬崖峭壁,这是什么地方呢?离福州多远呢?他也不清楚。他心想我完了,身逢绝地该怎么办呀,只有等候过往的船队了,不然只能冻饿而死。王商正在恐惧之时,忽听身后“唰唰唰唰”树叶子响,随后跳出一伙野人,慢慢地扑上来,把王商包围了。王商一看,娘啊!这是什么动物啊?一个个青面红发,蓬头垢面,赤身裸体,甚至分不出男女,他被吓得“唉哟”一声就昏过去了。这帮野人把他围上了,摸摸这、摸摸那,但没有伤害他的意思。这伙野人由个女的负责,看来还是母系社会呢,他们有他们的语言和手势。经过研究,他们把王商背进岛上一个山洞里,这些人都在这里住,之后又给他喂水,王商这才明白过来。他一看,这就是野人,这就是猿人,他被吓得明白一阵,糊涂一阵。过了几天,他不那么怕了,再一瞅,这帮野人并不想要他的命,不仅如此,还采野果子给他吃,他的心也就安稳些了。有道是饥不择食,他饿坏了,野人拿什么,他吃什么,借以维持生命。但是他也发现,这些野人对他警惕性挺高,只要他一动弹,就有人盯着他;他想出洞,有人守着出不去。他身边就由这个女野人看着,有时把他吓得只好闭上眼睛。可能因为这帮野人远离大陆,好不容易看见这么个人,长得溜光水滑挺好看,他们这里可没有,因此都喜欢他。这头子对王商尤其爱护,拿树叶子给他盖呀,亲自给他采果子吃呀,晚上挨着他睡呀,照顾得无微不至。但不管怎么说,王商也是害怕。俗话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想不到的事,没有做不到的事。日久天长,王商跟这个女野人实质上就成了夫妻了,他不这样命就保不住了。想不到转过这一年,这女野人竟然怀孕了,孩子果真生下来了。这孩子野人不野人,猿猴不猿猴,混身长满乳毛,比一般婴儿重得多,天生就是猴形,高颧骨,缩腮帮,凹眍脸。王商一瞧,我的娘!这是个什么玩艺儿呢?他又羞又臊。这孩子就是咱们上边说到的那个王猿。这猿字就是他爹给起的名字,是猿猴的意思。这孩子不到一周岁就跟这帮野人在一起,从小胆子就大,动作十分灵敏。又过了两年,这孩子登山爬树似猿猴,碰一下不在乎,摔一下没关系,不用练武术,他就有这么好的基础。

  光阴似箭,王商在野人岛上已经过了六年,王猿四岁。有一天,野人们都出去采果子,女野人也不在洞里,王商自己溜达出来了。出了洞他爬上一个最高的地方,有时那女野人就领他在这里坐着。这里是野人岛上的制高点,坐在上边放眼四望,周围是滔滔的海水。王商现在衣服全没了,用树叶子做了个围裙,头发也不梳,不知道的以为他是个野人。王商坐在这里辨了辨方向,可能那边就是福州。他不由得流下眼泪,心想:我们老王家祖祖辈辈吃斋念佛做好事,不知是缺了什么德,如今都应到我身上了,落此磨难。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何年何日才是我的出头之日啊?难道说我就在这野人岛上了却此生不成!要真是这样,那我宁愿投海自杀,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边掉泪边想着心事。忽然,他发现海面上有几个白点儿,心就一动,是不是自己眼花了?他揉揉眼睛仔细一看,白点儿越来越大,越来越真。他搭起凉篷站起身,再仔细一瞧,啊!果然是船队。这是他在岛上第一次看见船队,他高兴得就甭提了,但盼船队在野人岛靠岸。正像他希望的那样,船队离他越来越近,甚至船上人大声说话他都听见了。王商见此情景,从山头上撒脚如飞往山下跑,跑到水边一看,原来这船队就是他们家的,旗子上边有“王记”二字,王商乐得光想喊,但却连一句话也不会说了。他急得叫唤开了,“唉!唉!唉!”连跳带晃手,船上的人发现了他。船队到这里干什么呢?打算靠岸,修理修理桅杆,可没想到这里有人。驶船的一瞅,开始被吓了一跳:“怪物!这里有怪物!把他逮住带回福州,装在笼子里卖票,肯定有人看,快把他抓住。”还有人抱着敌意,把弓箭拿出来,准备射死他。王商一着急说出话来了,这是几年来他头一次说话。“别伤我,我是人呐!我是福州的,叫王商啊!”话声借着水音传出去好远,船上的人听清楚了,他说他姓王。这船队就是王家的,人们以为那次在海上遇难王商早已死了,现在这个船队还是老王家管着,船主叫王云,是王商的本家兄弟。他赶到船头一看,果然是个人啊:“别杀他,看意思他是向咱们呼救,赶快放小船把他接上来。”小船靠陆地放下来,找了几个胆子大的,等船靠稳了,这些人闪到两边,王商就跑过来了。他跟头把式地爬到小船上,头一扎就嚎起来了。这帮人用小船把他接到大船上,找了件衣裳披到他身上。王云问他,他说:“我就是没死的王商。”王云仔细一看:“唉呀!大哥,你还活着?”王商点点头。“哥哥你怎么活着的?这几年你吃什么?”说话之间,就听野人岛那边嗷嗷直叫,野人发现了。因为这个母野人采了不少果子,带着王猿从外边回来了,进山洞一瞅王商没了,她等了一会儿还没回来,她有点犯疑,站到高处一看,看到船队了,再一瞅,那不是王商吗,被小船接到大船上了。她不干了,嗷嗷一叫唤,发出了信号,全山野人一下全出动了,拿着石刀、石斧、石块、木棒直冲向海滩。王商回头一看,忙说:“快离开,这帮人可野了,都不是人,是动物!”大船提起锚来,一掉头走了。这些野人干跺脚,追不上了。那个母野人还挺有感情呢,眼望着王商远去了,坐在地上连哭带嚎。小王猿不懂事,在旁边眨着眼睛看看,他知道那是他的亲人,但叫不准。就这样王商被救走了。这个母野人坚持着往下活,抚养小王猿。王猿九岁时,母野人因想念王商一病不起,死在山洞里,野人们把她抬走了,就剩下王猿了。王猿慢慢成了头子,野人们都听他的,他照样领这帮野人采果子,度时光。

  王猿十二岁那年,也该着有事。这一天,晴空万里,从海上来了一只独木舟。这独木舟就是一棵大树,树头树根剁去了,剁了树皮,从当间一分两开,在里头挖个槽就可以坐人,外边刷的桐油。独木舟上坐着一位上年纪的老僧,他身材高大,新剃的脑瓜在阳光下反着光。别看他年纪大,可神采奕奕,精神饱满。他两条腿劈开,不用摆船的,不用掌舵的,运好气功,凭两条腿推着独木舟自如地往前进。他抬头瞅瞅野人岛的风景,赞不绝口:“啊!真是世外仙山,桃源圣地,大好了!如果能在这修座庙宇,将来安度晚年该多好啊。”他心里一动,决定上岛看看地形。他是谁呢?他是海外金礁岛一位出家的老和尚,江湖上人称万年古佛空空罗汉。在宋朝时,练武术的分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这十三派当中有个海外派,空空罗汉就是海外派的教主。他经常带着弟子到海外去,目标是赶奔天都国。据说天都国就是印度。此外,像爪哇、苏门达腊、南洋群岛等,凡是有僧侣的地方,他全去朝拜,他会好几个种族的语言。因为他常在海外游历,听说有个野人岛,这地方最好,但始终没去过。今天他从海上飘流到此,为了看地形,他的独木舟靠了岸,大和尚迈步下来了。他围着岛转了半圈,好地方!太好了!真是赞不绝口。这里距大陆不远,坐船两三天就可以到达,顶多十天就可往返一次,运送粮食和物资也不费劲。他边想边往岛里头溜达,没想到找到那个山洞了。他用鼻子一闻,一股腥臊味儿,开始他以为是野兽洞,就闪到洞口,往里扔块石头,什么反应也没有,老和尚决定进去看看。他进去一瞅,烂草、树叶、野果子堆得到处都是。他明白了,这里有野人居住,不然怎么叫野人岛呢。他想必须快快离开这里,免得找麻烦。他赶紧往外走,刚到洞口,王猿领着一帮野人采果子回来了。他们哪见过这种装束的人啊,秃脑袋,穿着又肥又大的袍子。王猿“嗷”的一声叫,蹦起多老高来,野人们全拿出拼命的架势,毛都奓奓起来了,牙也龇上了。王猿一纵身直奔万年古佛。老和尚一看深感奇怪:这是人呢还是猴呢?再不是什么怪物吧?我非得现绝艺将他抓住,看个究竟,然后把他捎到我的庙里去,让我的弟子徒孙们也开阔开阔视野。

  空空和尚往前紧走两步,冲王猿摆了摆手,意思是叫他过来。王猿长这么大,除了他爹之外没接触过人,他对眼前这人就产生了敌意,眼珠子一瞪,嗷嗷直叫,“噌”地一下子就蹿过来了,伸出手来就抓;与其说是手,不如说它是爪,手指甲壳就像五支杆钩似的。空空和尚往旁边一闪身,他一巴掌抓到岩石上,就听稀里哗啦,把石壁抓出五道沟来。空空和尚想:这还了得!这要是抓到人身上岂不得骨酥肉烂,我还得小心些。幸亏空空和尚会点穴之法,出其不意,“啪”一下子把手正点到王猿的穴道上,王猿有天大的能耐也动不了地方了。那些野人全愣住了,还没等往上扑呢,空空和尚把王猿往胳肢窝一夹,飞身离开洞穴,迅速跑到海边,上了独木舟。

  就这样,王猿被带到海外金礁岛的大佛寺。和尚们一瞅,老方丈带来个什么怪物,真有意思。开始时万年古佛把他关到笼子里,到时候喂他吃喝,告诉弟子徒孙不要伤害他,要表示友好,让他跟人贴近。别说王猿,就是一般的野兽,像狮子、老虎等经常有人驯它,它的烈性也会改变。随着日月消磨,王猿逐渐跟人产生了感情,老方丈把他从笼中放出,和他同吃同住,教他穿衣服,打手势,慢慢教他说话。王猿的爹本来就是人,再加上耐心辅导,他逐渐会说话了。万年古佛这才发现,这孩子天资聪明,一教就会,就有一样,兽性难改,一时看不住就到处乱蹿乱蹦。没办法,就得让专人看管他,甚至万年古佛也是跟他左右不离。老方丈想:这孩子究竟是怎么个出身呢?早晚我得摸清楚。又过了数载,经过多处走访,他去了福州三四次,终于把王猿的底细摸清了。因为王商回来了,他能不跟家里人说吗?一开始他抹不开,只说了怎么到的野人岛,怎么逢凶化吉,其余的事只字未提,可是架不住空空和尚老去找他追根问底,王商没法,只好向他吐露了实情。空空和尚一笑:“你现在有后代,他就在贫僧的庙中,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的骨血,你不要再说这事见不得人,在当时的情况下是情有可原的。现在这孩子已长大成人,我可以领来周济你们父子团聚。”万年古佛说话算数,有一年,他把王猿带到福州,和王商见面,王商在悲怆之际掉了眼泪,当着万年古佛的面,给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王猿,这猿字就是猿猴的猿。打那以后,王商患病身亡。他死后,王猿对财产的事一点也不想,他跟万年古佛已经分不开了,所以老方丈又把他带到海外金礁岛的大佛寺,专心致志地教授他武功。

  王猿无牵挂,把学武术当成了乐趣,老师真教,他是真学,爷俩摽着膀子练。王猿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学武艺可麻烦了,一开始弯腰、曲腿,再教蹿高蹦矮,腿肚子上得捆沙袋子,王猿可用不着,他翻山越岭快似猿猴,蹿高纵矮不费吹灰之力,两臂一晃,力大绝伦。他身上具备着这些好条件,老和尚无非是教给他精巧的招数,他把路子记熟就行了。因此,王猿学一年,就等于别人学十年,而且一学就会。在短短的十年中,万年古佛把自己的能耐十之六七传授到王猿身上。这时候,王猿已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一切都正常了,话也说得挺清楚了,就是一样,他的性格没多大改变,瞪眼就打人,野脾气一上来,吓得和尚们不敢靠近他。他只怕万年古佛,老和尚也了解他,山河易改,禀性难移。他常对王猿说:“你现在能耐不小,可得走正路,要有容人之量,若野性不改,你能交下朋友吗?尤其你这种脾气,更不适宜当三宝弟子,也不能落发为僧,将来艺成之后,你得闯荡江湖。就你这个性格,将来得不了好结果,你要切记!”在万年古佛劝导下,王猿大有长进,一般的道理他也能听懂了。

  王猿在金礁岛,转眼就是三十五载,他已是将近五十的人了,武艺学成,万年古佛对他爱如珍宝,因为老和尚把一腔心血都浇到他身上了。他跟王猿商议:“你光在庙里学能耐不行,还得出去锻炼锻炼,把你单独放出去我不放心,我陪你到中原走一圈,访访名人,看看人家的武功,跟人家过过招儿,再让大伙儿给你起个绰号。”王猿一听大喜。就这样,师徒二人到了中原。

  中原是武术圣地,练武讲究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这五大宗就是五大派别,“峨眉”、“昆仑”、“少林”、“武当”、“莲花”,这里的高人太多了,每派有各自独到的武功,万年古佛打算让王猿都见识见识。进了中原之后,他们头一站是奔四川峨眉山八宝云霄观,先拜会了八十一门总门长普渡普老剑客。他与万年古佛交情不错,相见之后他感到惊疑,为什么?谁都收徒弟,什么出身什么经历的都有,可像王猿这样的还不曾听说,真叫人觉得可笑啊。普老剑客把王猿叫到莲花台前,王猿遵命,过来给老剑客施礼。老剑客说:“这么办吧,你师父都教你什么了,你都给练一练,我看一看。”王猿心里还有点不服呢,心说:就这么个老道还是八十一门的总门长,他有什么能耐?叫我练我就练两下子,你未必能练得上来。王猿当堂献艺,轰动了八宝云霄观。这庙里有道士数干名,成了名的剑侠都成堆。别人不说,八十一门总门长就有四位弟子,头一名是上三门总门长白云剑客夏侯仁。上三门是什么呢?就是形意门,八卦门,太极门。在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户之中,上三门是正宗,地位最高,功夫最纯,人格也最好,所以大伙儿都抬头瞅着上三门。要当上三门的总门长,无疑从道德、脾性、能耐上,都得是佼佼者,所以白云剑客也在场。第二位是普渡的二弟子叫一字娥眉马凤姑。她长得挺漂亮,两道眉毛连在一起,所以叫“一字娥眉”。她武艺超群,是女中魁首,瞪眼就宰人,老剑客对她格外偏爱。第三个徒弟也是女的,叫寒江孤雁白灵女剑客尚云凤。她学艺几十年了,今年七十多岁,可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相貌十分俊秀,浑身穿白衣,所以叫白灵女剑客,她也在场看热闹。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总门长的老徒弟,叫白衣神童小剑摩白老白一子,看上去他就是十六七岁,一个银娃子,怎么看怎么漂亮。他是个小老道,见人不说话,不爱乐,待人亲近温和,但谁能知道,这个白一子也是年过花甲的人了,练功练得返老还童了,所以看上去长得特别嫩。八十一门总门长把自己平生所学全倾注到白衣神童身上了,在四个徒弟当中,他最厉害。今天听说来了个野人要当场献艺,谁不想开开眼啊,所以这四个徒弟都在场。

  王猿初进中原,哪知道这些事,只知有自己,不知有别人,啪啪啪把功夫练完了,众人鼓掌喝彩。还没等万年古佛说话呢,王猿把胸脯一挺,嘴一咧:“各位,我说总门长,您看我练得怎么样?”普老剑客点点头:“很好!功夫确实不寻常,可见你老师没少在你身上下功夫啊。”“那么总门长,我想请你给我排排位子,就凭我的能耐,在全国是第一还是第二?第三还是第四?”这话一出口,总门长大为不悦,心说:你真是个野人啊,说话太不客气了,就你这能耐还想排第一第二,也太狂傲了,于是把脸一沉。在旁边的万年古佛有点挂不住了,站起身来一瞪眼:“混账东西,放肆!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峨眉山八宝云霄观,此乃武术圣地之一啊,你竟敢在总门长面前信口雌黄,真是可恶之极!”老和尚说完举拳要打,被普老剑客拦住了:“老罗汉且慢,王猿性情如此,情有可原,让我跟他说几句。”普渡乐了:“王猿,刚才你提的问题我很难回答你,为什么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是因为练武的高人有的是,你说我能把你排到第几?再一说,你还没和别人伸过手,我怎么能知道你的武艺究竟好到什么程度呢?”王猿还不服气呢:“你这里不是有的是人吗,把那不含糊的拿出来和我比比,你不就心中有数了吗?”他的话激怒了白一子,他想:这个人也太不客气了,摇头晃脑那个野劲儿,竟敢跟我老师分庭抗礼,看来不揍他他不会老实。小剑摩出来了:“师父,这么办吧,既然王猿不忿儿,我跟他当场比一比,分个高低。”普老剑客点了点头,但他知道白一子是烈火性子,别看他长得挺好看,但翻了脸,动起来可不让步,他跟王猿伸手,二虎相争,必有一伤,所以得嘱咐他几句,他把白一子叫到跟前,低声说:“白老,你千万手下留情,此人是不可多得的人材,要爱护,不要嫉妒,点到为止,听见没有?”白一子点头,就这样二人战在一处。王猿原以为自己不含糊,可跟小剑摩一伸手,使他大吃一惊。他一瞅这娃娃年岁不大,能耐不小,比自己的身法还快,往上一纵,好几丈高;往下一落,轻如鸿毛。这次王猿可长见识了,他深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话是千真万确的,自己可不能骄傲自大啊。这两人打了三百个回合不分胜负。万年古佛赶紧上前拦住了。“行行,点到为止。”扭回头问王猿:“孩子,刚才比武你有什么感觉?”王猿是直性人,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师父,我算过瘾了,没想到这小孩儿有这么大能耐。”老和尚一听,他又冒胡话了,把脸往下一沉:“混账东西,那是小孩儿吗?那是白衣神童小剑摩,论辈数比你还高一辈呢,你再胡说我摘掉你的牙。”王猿心中纳闷儿,他十六七岁倒比我高出一辈,这辈是怎么排的?我算记住这小孩儿了,我服了。就这样,他在峨眉山住了半个月,大开眼界,增长不少知识。之后。万年古佛又领他到河南嵩山少林总院。

  少林派名扬四海,中外皆知。到了少林寺,会见八大名僧,接待他们师徒的就是扭转乾坤欧阳中惠,铜金刚铁罗汉大力佛欧阳普中。两位当家人把他们请进去,万年古佛说明来意,八大名僧挺高兴,除了老七云游天下之外,剩下的都在。后来择了个时间,王猿当场献艺,他把所学的能耐全练了,欧阳普中非常高兴,当时就给他赠了个号,叫“海外野叟”,并对万年古佛说:“我挺喜欢他,您看这个绰号怎么样?”万年古佛乐着说:“还不跪倒给老罗汉谢恩,现在赠你绰号了。”因王猿生在海外,性情又野,现在岁数也不小了,所以叫“海外野叟”。十天后师徒二人离开少林寺,去一个最重要的地点——云南滇池岛的东海碧霞宫,要会见金灯剑客夏遂良。为什么叫王猿会他?万年古佛心中有数。拜会了那么多的人,要论能耐,就数夏遂良最高,如果我徒弟能过了那一关,就证明他的能耐确实了不起了。爷俩风尘仆仆到了目的地,可惜夏遂良外出访友不在,他们乘兴而去,败兴而归。之后,万年古佛又领他逛了八大名山,所遇高人不下五百多个,一提王猿海外野叟这个绰号,大伙都赞成。后来,人们都知道有这么个海外野叟,这是因为他身怀绝艺。他要威震阎王寨,双掌扫群寇。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