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十一回 恩将仇报父子遭难 以正压邪徐良拼命

  上回说了武元功和黄伦的关系,他们俩不仅是翁婿,武元功还是他的救命恩人,故此,武老爷子才这么理直气壮,黄伦才无言以答,本来他的心里跟明镜一样,觉着对不住老岳父,更何况有那份字据。私凭文书官凭印,自己逐条都写得清清楚楚,签字画押,怎么能改变呢?后来武元功把话说完了,让他表个态,黄伦长出了一口气:“唉,老人家,您说得完全对。千错万错,都是小婿的不是,您别生气,千万保重身子,我黄伦说话算数,您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现在我就遣散阎王寨的各路人马,该打官司的打官司,我头一个认罪伏法,交给朝廷发落,乐意杀就杀,乐意剐就剐,谁让我错了呢?然后,我把阎王寨的全部财产奉还给老人家,您看如何?”武元功这才顺过点气来。他看了看黄伦,真是又气又疼,气是气他干的事太越轨了,疼是疼他是自己的姑爷,女儿许配给他,生儿育女,好几个孩子了,这要到大宋朝认罪伏法,后果不堪设想。但是事到如今,也不能怜悯他,否则连自己一家子也得赔进去。老人家点了点头:“好吧,我就听你的。事不宜迟,你马上就得照办。”“哎,我现在就传旨。来呀,鸣钟击鼓。命全山的人到院中集合。”“是!”有人撒脚如飞到下边去撞钟击鼓。那天王殿修得挺气派,左有钟楼,右有鼓楼,每逢重大的事情,钟鼓齐鸣,全山的人除了离不开的,都得到院中听点。

  咚——咚——咕——……钟响了九声,鼓响了三通,全山六十四寨的头目,以及被请来的宾客全都到了,这天王殿院里边挤得水泄不通。人们也听说这件事了,一个个屏住呼吸听天德王黄伦的。黄伦一看人到齐了,这才垂头丧气地站到桌子前边高声宣布:“各位,我黄伦不才,走上歧途,我耽误了大家,你们跟着我,算倒了霉了。我现在正式宣布,取消我这天德王的称号,遣散阎王寨的人马。一会儿我开列个名单,除了名单上的人留下之外,余者你们能拿点什么就拿点什么,有家的奔家,有友的投友,咱们散伙吧!至于聘请来的高人,我更是一万个对不起,一定重重地答报。”说话之间黄伦鼻子一酸,好像要哭。他的话刚说完,旁边嗷一嗓子,金镖侠林玉奔出来了:“王爷,我看您这么决定不合适,我不怕武老剑客不爱听,我们投奔阎王寨是冲您来的,我们只知道天德王黄伦,根本不认识中山剑客武元功,如果不是为了举大业,办大事,何必到阎王寨来,中原这么大的地方,到哪儿不行。如今,我们惨淡经营,历经十载,呕心沥血,把这座阎王寨修建得铜帮铁底,怎么,您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散伙了,我们就得跟你到案打官司,这真是笑话。你做糊涂梦也不至做到这样呀。我说王爷,这件事万万使不得,请您收回成命。”林玉一带头,他师父飞剑仙朱亮也出来了:“哈哈哈哈,王驾千岁,刚才我徒弟说得太对了,武元功在这儿坐了一会儿,得得得,老人家把你痛责了一通,就把你说服了,就把你吓怕了,你就要遣散阎王寨,到案打官司,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宁愿战死,也不能被他吓住。别人我不管,就拿老朽来说,我本来不想出来,是你命人再三用重金请我,老朽无奈,这才出山,我竭尽全力辅佐你这个天德王,我这老命都豁出来了,怎么你这么畏刀避剑呢?刚才我听出来了,可能你跟中山剑客武元功有点私情,他救过你,你是他的女婿,你作为一个晚辈不敢说什么,那是你。可你不能代表我们大伙儿,阎王寨是我们大家打下来的,是我徒弟帮你创建起来的,难道你一个人就可以一手遮天吗?这件事根本行不通,从我这就不答应。”他一说完,陈东坡也说话了。前面说过,他掉进鹰愁涧,被树接住了,才保住他这条狗命,虽然没死,也受了点伤,左边这条腿,让老将梅良祖给打坏了,现在还用药布包着,为行动方便架着一条拐,背后还背着金棋盘,腰中挎着金棋子。这老家伙闻听此言,嗷嗷怪叫:“阿弥陀佛,王驾千岁,刚才这二位说的我完全赞成,要想解散阎王寨,门儿都没有,我不管别人,从我这儿讲就通不过。你怎么能畏刀避剑呢?王爷你应当收回成命,听我的话,马上传旨,把老匹夫武元功立拘锁带,把徐良乱刃分尸。事情很清楚,你这老岳父根本不向着你,胳膊肘往外拐,猪八戒啃肘子,骨肉自残。他为什么把徐良带来?你看看徐良就站在他身后,趾高气扬,闹了半天他投靠了开封府,给包黑子当走狗,做大宋朝的鹰犬,不惜把你这姑爷给出卖了,用你的鲜血换取他的荣誉。你这么大岁数了连这么点是非都分辨不清,赶紧传旨吧!”这三个人一带头,底下就是一阵骚动。“对,这三个人说得对,不同意散伙,抓徐良,抓住老匹夫武元功……”说着就要起哄。黄伦一开始是蔫了,听这些人一说,心里头死灰复燃,一琢磨也是这个理儿,可我有字据在人家手里攥着呢,别人可以这么说,我怎么好张嘴呢?他有点左右为难,连晃脑袋唉声叹气:“这——这这这……”武元功这么一看,“噢——黄伦啊,看来你是没有决心悔改呀,这不是么,你又动摇了。”老头儿一瞅,今天不动武看来是不行了。还没等他说话,他儿子武亮压不住了,“噌!”就蹦到众人的面前,把掌中这条枪一晃,高声喊道:“呔,你们要干什么,起哄?攒鸡毛凑掸子,仗着人多势众,如果是这样,你们错打了主意。我们爷几个浑身都是胆,来了就不怕,怕了就不来,看来黄伦这人还不算歹人,事情就坏到你们这些人身上,你们都是些什么东西?山猫野兽,你们为了个人的野心,叫黄伦挑起大旗来,你们跟着在里边混事情,早早晚晚达到你们不可告人的目的。如今黄伦有所悔悟,你们不但不劝他,还往泥塘里拉他,看来是可杀不可留。有小太爷在此,我看你们哪个不服!”武亮说完,把掌中枪晃三晃,摇三摇。你说他能把这帮人给镇住吗?这帮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每天都是靠着杀人过日子,一看武亮口出狂言,不由得火往上撞。金镖侠林玉“吱啦”一声把大宝剑拽出来了:“师父,各位,往后撤,我教训教训他。”他拉宝剑直奔武亮。武亮认识他,刚才介绍了,他就是山上的大帅金镖侠林玉。武亮咬碎牙关,好小子,你头一个站出来反对,如果没有你,不会引出这么多麻烦来,你也不用当大帅了,今天我送你上西天,你着枪吧!飞起就刺。金镖侠接架相还,两个人就在天王殿打到一块儿了,其他人都在一旁看热闹。山西雁徐良在武元功身后,徐良发现,一开始进行得挺顺当,说着说着弄翻了,老西儿一想,这是从我身上引起来的,人家是翁婿,老武家和老黄家是至诚的亲戚。如果我站在这儿不管,我算个什么东西。老西儿徐良想到这儿就想过去战林玉,被武元功一把把他拉住了,冲徐良晃晃脑袋,挤咕挤咕眼睛。徐良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心里琢磨着,大概老头儿有把握,怕我过去把事情弄糟,他可能还有什么锦囊妙计,所以徐良一犹豫就没有过去。那么老头儿是什么意思呢?老头儿是这么想的:在天王殿,我们爷俩杀多少人,我们怎么折腾没关系,因为有黄伦,不管怎么说,他现在还是天德王,他说话是有分量的,你不能伸手,你们水火不同炉,顶头的仇人,你要在这儿伤了一个人,你可出不去;倘若你出点事,把命扔在这儿,我就成了千古罪人,武元功是这么想的。咱不表他怎么想,单表小英雄武亮。这条枪上下翻飞,力战金镖侠。他认为这些人都是毛贼草寇,能有什么能耐,真要拉出来,未必有真本领。其实武亮想错了,伸上手来是大吃一惊。哎呀,这林玉可真了不得,这把宝剑上下翻飞,确实有独到之处,比我这能耐强,我想错了。他心里边一着急,难免手就有点迟钝。林玉呢?恨不得一宝剑把他杀了,心说:把你们爷俩杀了,满天云彩就散了,那时候天德王就得向着我们,可人活着就不好办,他是安的这个心。他发现武亮一招不如一招,节节败退。金镖侠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虚晃一宝剑飞身跳出圈外。他往外一败,武亮以为他要跑,压枪刚想追,就见金镖侠一伸手拽出一支金镖来,回头就是一下子,“看镖!”武亮忘了人家有暗器,只见一道亮光直扑面门,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唉!”他这一叫,这支镖正中颈嗓,扎进去有三寸多深,可惜神枪小白龙立即摔倒,绝气身亡。林玉跳过去,一手把镖拽出来,宝剑一挥,“咔嚓”一声把人头砍下。这件事情从伸手到分出输赢也只不过十五六秒钟,就这么快。武元功在上面坐着,亲眼目睹儿子死得这么惨,老头儿能不心疼吗?只见武元功“啊呀”一声,身子一挺,好悬没背过气去,被徐良给扶住了,“老人家你不要难过。”其实这都是废话,能不难过吗?徐良此时也不知怎么劝好,武元功忽然跳起,须眉皆奓,用手指点着黄伦;“黄伦啊好小子,你看见没看见,你的好朋友把你兄弟活活给杀了,我也不活了,我把这条老命就交给你了。”老头子像疯了似的,一伸手把龙书案给掀翻了,探臂膀,拽出万字青铜铎,忽地一声扑奔金镖侠。你甭看林玉能耐不小,可跟武元功比就差得多了,只几个照面就有些招架不住了。飞剑仙朱亮一看,嗯,我过去吧,我徒弟结果一个,我再包下一个,这件事就算结束了。他甩起五金的拐杖,“刷”一下奔将过来,连话都不说,直奔武元功就打。武老剑客用万字青铜铎一架,“哐啷”一声,拐杖就崩开了,两个人就战在一处。这阵黄伦没词儿了,他心里千变万变,他希望山上成功,但担心老岳父出危险,心说:老岳父你向着我多好,将来我当了皇上,你不就是太上皇吗?起码也是皇亲国丈,吃好穿好,你这老头儿怎么就想不开呢?再一说,你骂我也行,逼我也行,得分个场合地点,你在天王殿当着这么多人公开叫我散伙,你这不对啊。看怎么样?结果引起了公愤,这不是你自找的吗。他有心劝朱亮别打了,可这话也说不出口,朱亮为谁呀?因此他左右为难,一筹莫展。正在这时,分出输赢了,忽听啪——咕咚一声,众人擦擦眼睛一看,武老剑客被飞剑仙朱亮一拐杖拍在后背上,摔倒在地。那还得说武元功的功底深,不然的话一拐杖把脊梁骨都得打折了,命就保不住了。老头子摔倒在地,觉得头重脚轻,两肋发胀,一口鲜血喷洒在地上。朱亮恶狠狠第二次把拐杖举起来刚想砸,黄伦这才说话:“且慢,且慢!老剑客棍下留情,别打了,这就够瞧的了。”黄伦抢步泣声,不住地摇头叹息:“老人家,唉,这是何苦来着?这可都是您自找的,老人家我对不起你,不过我一定将功补过。您老人家这么办吧,到我的宫内先去休息,我派人先给您调治伤症,我们同开封府的事您最好甭管了。来啊,抬下去。”朱亮一听,把眼睛瞪起来:“王爷,您这是妇人之心,留着他早晚是个祸害,你想他能不报复吗?你这是何苦呢?”“哎,不不不,老剑客说错了,受人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一点儿都没报他,还要老头儿的命,於心不忍啊!不管他怎么恨我,我也得这样对待他,凭他的心吧,来人,搭下去,搭下去。”林玉一看,天德王黄伦已经作出决定,也不好违背,只好暗地里派了几个人,明为保护武元功,实则把他软禁起来。武元功被抬下去了,但他带的这些人全让人家拿绳子捆起来了,连车老板也没有幸免,就剩下个白眉徐良。徐良一看,这可好,来时一大帮,如今就剩自己了。武元功当时劝他,他没伸手,如今武老剑客受那么重的伤,人家的儿子掉了脑袋,所有的人都被活拿了,徐良能善罢甘休吗?把老西儿气得直哼哼:“好啊,你个王八羔子,老子跟你们拼了!”徐良拽出金丝大环刀,他要血溅天王殿。

  山西雁徐良到现在也就豁出一头了。他明知道,在这地方伸手,绝没有便宜。一则自己人单势孤,二则面对强敌。别说是徐良,就是比他身份再高的人也得不到便宜。但是,一人舍命,万将难敌,徐良豁出去了。他想到炮打狮子林,老少英雄都死了,我还活得什么劲,我一个人回到大同府,面见颜钦差,我说什么呢?有一天我回到开封,包大人那里我怎么交待。人家都为国尽忠了,就我还恬脸活着,怎么那么不害臊呢,大将军宁死阵前不死阵后,我呀,也不活了。他抱着一颗必死的决心,当然勇不可挡。到了现在徐良显得更沉稳了。噌——往前一纵,跳到众人当中:“朱亮、林玉,你们这帮狼崽子,说人话不办人事,我跟你们势不两立!哎,这么办好不好,这屋子里施展不开,有种的咱们到院子里头,你们敢不敢?今天山西人我跟你们拼了!”朱亮和林玉一商量,他说的也不是不对,这是办公的地方,桌椅板凳太碍事了,哪如在院里动手宽绰。也许徐良这小子有歪点子,到院里想逃走,哼,你休想!我们布下天罗地网,你插翅也难飞。朱亮想到这儿做出决定:“把院里敞开亮开,今天看这老西儿究竟有什么能耐。”“哗啦”一声众人都退到院里去了,人们都闪向两旁,当中间打开一个场子,像街头卖艺、就地画廓那个形式差不多。人们掌起灯球火把亮子油松,现在天已经黑了,不借着灯光看不清楚。就见群匪在两旁一个个持剑悬刀,怒目而视,徐良一个人在当中一站,把金丝大环刀往手中一提,问林玉他们:“你们哪个过来想跟山西人动头一阵?”林玉晃晃脑袋使了三回劲没敢过去。他跟徐良伸过手,尝过苦头,所以林玉没过去。旁边有不知趣的,其中被请的有孙氏弟兄,头一个叫八臂哪吒孙殿魁。这孙殿魁跟三手真人刘道通交情莫逆。刘道通被徐良给劈了之后,把孙殿魁给气的,连饭都吃不下去。现在他见就剩徐良一个人了,打算给刘道通报仇雪恨,便从背后抽出五金折铁宝刀,“噌”——蹿到徐良面前:“丑鬼,老爷子我陪你走一趟。你拿命来!”过来就是一刀。徐良往旁边一闪,把刀躲过去了,用金丝大环刀压住他的刀背子,道:“山西人的刀下不死无名的小辈,老糟头子你叫什么名字?”“孙殿魁!人送绰号八臂哪吒。”“噢,你就是八臂哪吒孙殿魁?”“嗳,你听说过?”“没有。”你说这有多泄气,把孙殿魁气得脑瓜一扑棱,既没听过,你一惊一咋的干什么?“哎,孙殿魁你从哪来还给我滚到哪去!咱俩没有仇恨,你让朱亮过来,你让林玉过来,你让阎王寨的人过来,你是个无名小辈,好容易活到五六十岁了,我能忍心要了你的性命?你赶紧给我滚!”“好小子,你他娘别吹了,死到临头了你还发狂,看刀!”“嚓”的一刀,照徐良脖子来了。老西儿一哈腰把这刀躲过,连让他三刀,然后徐良这才还手。老西儿一回手使的就是回光返照绝命刀。徐良豁出去了,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有什么客气的!再看徐良一动手使了个盖顶三刀,“嚓嚓嚓”,朝孙殿魁的脑袋砍过来;孙殿魁一看,来势甚猛,忙用五金折铁刀往上招架,其实徐良这是虚刀。他手腕子一晃,刀走下盘,“嚓嚓嚓,”奔孙殿魁下三路又是三刀。孙殿魁赶紧脚尖点地,往空中一纵,徐良刀随人转,人随刀转,使了个末秋斩。这着真快,“呜”一声直扑孙殿魁的腰部,本来孙殿魁忙上忙下,有点眼花缭乱,没注意这一着,孙殿魁大叫一声:“啊呀不好!”刀过人亡,孙殿魁被拦腰斩断,死尸栽倒在院里边。群贼大乱,用钩杆子把死尸抬回去。他弟弟孙殿英哭着就上来了:“哥哥你死得太惨了,小弟给你报仇,看刀!”他跟徐良伸手五六个回合,老西儿使了个绝命刀,“咯嚓”一声劈为两段,死尸栽倒,喽罗兵用钩杆子又把死尸拽出去。正在这时候,大力神车新远也没打招呼,晃丧门螺丝棍从后边扑上来了,照徐良的后脑勺就是一棍。别看徐良没看着,可大将军眼观六路,耳听八面风,徐良一听耳后恶风不善,赶紧一低头,大棍走空,徐良没转个儿刀先到了,“唰”一声直奔大力神车新远的双腿,车新远使了个旱地拔葱,往空中一纵。再看徐良,把左手一抬,“嘎巴哧噜”,就是一支袖箭,这支箭的准劲儿就别提了,正好打在车新远脑门子上,扎进去有半寸多深,车新远仰面摔倒,没等他爬起来,徐良一个箭步跳到眼前,大环刀一晃,“咔嚓”人头落地。丧门神金大力在旁边一瞅:“啊呀好小子!敢伤我的好弟兄,你接棍!”抡棍子还没等过来呢,徐良一倒手就是一支镖,“嗖——啪”,正中颈嗓,金大力仰面摔倒,被徐良赶上去又是一刀,把人头砍下。咱就这么说吧,上来一个死一个,上来两个死一对儿,那快劲儿就别说了。再看徐良,从头到脚被血染红了。不知是他受的伤,还是别人迸得鲜血,白眉都变成红眉了。飞剑仙朱亮在旁边一瞧:“好啊,小子,死到眼前,你还来个回光返照,弟兄们上!”朱亮拎着拐杖就上来了。他一上来,他徒弟金镖侠的胆就上来了,紧跟他师父也扑上来了。陈东坡架着个拐也奔上来了:“啊,勒死他,杀——”“哗”阎王寨子五王八侯七贤十六郡偏副寨主上来三十多人,一下把徐良给包围了,刀枪并举,奔徐良下了毒手。老西儿一看,这太好了,这么打才过瘾了,远了用飞蝗石,近了用刀劈,不远不近用镖和袖箭。徐良连踢带打,飞剑仙朱亮的帽子也被徐良给打掉了。徐良身上的暗器是有数的,时间不大,袖箭打光了,石头子打没了,几支镖全打出去了,就剩下这把金丝大环刀了。他累得眼前发黑,心里怦怦怦地直跳,上气不接下气,心想我要吐血了,一口血吐出来,我命休矣。就听金镖侠林玉喊:“师父,抓活的,然后千刀万剐,给死去的众人祭灵”。“对,抓活的!”徐良心里说,你们啊,休想,实在不行,我也得留点儿劲自己抹脖子,不当俘虏。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在天王殿的房檐上蹲着一个人。这人来半天了,抱着肩膀看热闹,院里的一切经过他全看见了,一边看着一边挑大指:“徐良这个人光听说过名字没见过,这么一看真是好样的,年纪轻轻有如此高超的本领,真是难能可贵。尤其可贵的是,面对强敌,毫不畏惧,我就赞成这样的人。”他后来一看,人家上来这么多人,徐良招架不住了,零碎儿也抖落得不大离儿了。这人一看,我该露面了,不然的话,徐良的小命就保不住了。他一回手,拽过一个特大号的面袋子,里边装的全是白灰。前面说过,蒋小义夜探阎王寨遇上危险,被徐良救了,哥儿俩刚要回狮子林,被朱亮领着人给包围了。正在紧急关头,树上有个人,扔下一袋子白灰来,把贼寇的眼睛迷了,趁着混乱的机会,那个人一伸手拎起徐良和蒋昭回到狮子林,隔着墙把他俩扔进院里去了,那人是谁呀,就是这位。这位别的还差点儿,专爱扔白灰。你别说,这玩艺儿还真有用。就见他把口袋绰起来,一拽口袋底,往下一撒,“噗——”这一袋子灰马上飞开了。他往群贼堆里甩,这帮贼谁也没注意,一抬头,“啊——呸,啊——”眼睛里鼻子眼儿里全是白灰了,呛得直咳嗽,一阵大乱。这个人利用这个机会,比狸猫还快,跳到徐良面前,伸出手来把徐良的腰带子抓住,往胳肢窝一夹,扭头上房,哈腰就走。朱亮眼迷了,但并不重,就在这一刹那,他发现有个人。这人穿着一件又黑又肥的上衣,腰里系着根儿绳子,似乎光着脚丫没穿鞋袜,裤腿卷着。这个人是散发披肩,脑袋上勒着一条皮条子,五官貌相没看太清,因为他动作太快。朱亮心中暗想:哟,暗地之中竟然有人把徐良给救走了,我看你就是长翅膀也飞不出阎王寨。“来啊,给我追!别放他跑了,追!”“哗——”众人跟着飞剑仙在后头就赶。喽罗兵身法不能那么快,他们还得走二门,转月亮门,出大门,顺着街撵。可朱亮等人就用不着了,飞身上房,一个个比燕子还快,猛追不舍。按下朱亮这边先不说,单表这个人。

  他夹着徐良奔后山,离天王殿三里多地是一片树林,他不跑了,把徐良往地上一放。徐良的肋条差点没折了。怎么的?让这位给夹的。老西儿从地上一骨碌就起来了,把眼睛揉揉,因为他眼里也有点白灰,徐良又吐了吐,“啊!什么东西?”揉完眼睛一抬头,把徐良吓得一蹦。因为眼前这个人长得太凶了。只见他个头不算太高,七尺左右,比徐良矮了一头,但是有一样,特别的宽,肩膀没有三尺也差不了多少;再往脸上看,是张凹脸条,脑门突出,下巴往上翘着。在突脑门下头一对深眼窝子,镶嵌着一对闪闪发光的鸡眼睛,杠子眉毛,鹰钩鼻,菱角口,上嘴唇长,下嘴唇短,露着整齐闪光的白牙,两片大扇风耳;再往头上一看,散发披肩,头发都擀了毡了,大概几年也没梳洗过一次,一个球一个蛋儿的,用皮条子在脑门上一勒,把它给拢住了。此人穿着一件黑袍子,又肥又大,又脏又破,腰里系根麻绳,下边光着脚丫子。徐良一瞅他这两只脚跟这十指怪瘆人的,手指甲盖儿都往下勾勾着,同鹰爪相似,脚指盖挺长,在地下抠抠着,好像野兽。这人的胡须奓奓蓬蓬,有点发黄。这么个人往前一站,徐良被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又一想,人家是我的恩人,在虎口之中把我救了,我得好好感谢感谢。想到这儿,徐良把衣服收拾收拾,跪倒在地:“恩公在上,被难之人给恩公磕头了。”这位连动也没动,像佛似地就等着徐良给他磕头。徐良磕完之后他也没说叫他站起来,把眼珠子一瞪,看了看;“徐良,你小子胆儿也太大了。我赞成你浑身都是胆,可有一样,你要是把命扔到这儿,将来什么人攻打阎王寨?什么人平山灭寇?你这是因小失大,从这方面讲,我不赞成。”徐良一听好像长者的口吻,这得问问人家是谁,早晚报恩呀。想到这儿,徐良站起来了:“请问恩公,仙乡何处,尊姓大名?您把名字赏下来,我铭刻在心,迟早要报恩。”“哈哈哈哈——都是这套词儿,报什么恩,我也不希望那一手,你也甭问我是谁。这么办吧,我把你送出阎王寨。”“到底您是哪一位?您得告诉我。将来见面我好有个称呼。”“算了,我要一报名,你还得磕头,挺麻烦的,随我来。”说着话转身领徐良就走。徐良心里纳闷儿,正在这时,朱亮他们就赶到了。“在这儿呢,在树林里。把树林包围了。”“哗!”灯笼火把亮子油松照如白昼,把整个树林给团团围住了。徐良一瞅,有点吃惊,什么原因?到了现在山西雁精疲力竭,再那样打下去,徐良打不了了。老西儿一瞅,我们就两人,人家那么多人,怎么办呢?再一看,前边救他这个人却毫不在乎:“徐良,别看他们人多势众,小意思。你坐到树根底下好好歇会儿,把他们交给我,我把他们脑袋拧下几个来,他就老实了。”说话之间他撒开两条腿,“噔噔噔”直奔飞剑仙。朱亮借着灯光一看,这不是个野人吗?一般人哪有这种打扮的,开封府什么人我都交,怎么不认识此人。想到这儿,他把拐棍一晃,厉声喝道:“对面,你是什么人?”这个人瞅着朱亮,把脑瓜一扑棱:“什么人?肉人。我说朱亮,我来了可不是一天了,暗地里我观察,你这个老家伙可不是东西,阎王寨的事儿都是你出的主意,你现在一手遮天,可以说是罪魁祸首。我看黄伦应该刀砍,你就应该万剐凌迟。我现在在这儿等着你呢,你说吧,你打算怎么办?是站着死,是跪着死,是我把你掐死,还是你服绑,这几条路你自选。”朱亮好悬没气死:“野人,你少口出狂言!”说罢,抡起拐杖就砸。出乎朱亮的意料之外,只见这位一不躲二不闪,把左胳膊抬起来接他的拐杖。因为朱亮这下打得太急,耳中只听“嘣”的一声,正好砸在胳膊上,把拐杖崩起来四尺多高,再看这位是纹丝没动。“哈哈哈哈,朱亮,你这拐杖比筷子沉不了多少,打在人身上也不疼,就这样,你怎么能取胜呢?”朱亮一见倒吸了一口冷气,啊呀,坏了,这是个怪物,就凭我这拐杖,这么大分量,怎么能砸他不动呢?嘿!一鼓劲他又蹦上来了,连着就是三拐杖。这个人左躲右闪,只是把致命的地方闪开,剩下叫他随便砸,肩头上挨了一下,后背挨了一下,没砸动。这个人仰面大笑,这一乐震得山谷都有回声:“哈哈哈哈,老猴崽子,你打完我了,我该跟你算账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